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男主超甜 > 第009章 娃娃亲
    房门从外面大力推开。

    时白瑾看到房间的情形,脸色立即难看。

    “大少爷,不是你想的那样,小姐她是自己摔了。”跟在后面的月嫂连忙解释,却不敢却阻止时白瑾。

    其实她也怕大少爷。

    平日里大少爷嘻嘻哈哈的,一旦发火起来,那暴脾气连时先生都制不住。

    唯一能克住大少爷的也就小姐了,偏偏每次能让大少爷暴起的人也必是小姐。

    躺地上的时白梦也发现了时白瑾表情不对,尤其是她旁边的小白王,就好像是看到天敌一样,随着时白瑾的接近,小小身体已经缩成一团,仔细看还能发现他身体在轻微的发抖,抓着机器人的手很紧很紧。

    这反应可比面对她时要敏感多了,时白梦却一点都不羡慕,既忍不住心疼伊诺,又心惊她哥是拉了多少仇恨值?!

    “哥,我脚蹲麻了。”

    时白梦当机立断对时白瑾张开双手。

    求抱!

    及时打断这位仇恨哥继续加深仇恨值的可能性。

    果然,面对宝贝妹妹的撒娇,时白瑾顾不上教训某个嫌疑犯萌娃,弯腰把时白梦抱起来。

    酸麻的双腿一碰到时白瑾,时白梦生生咬住就要脱口的呻吟,身体一抽一抽的。

    时白瑾看着她泪眼汪汪又忍住不哭出来的样子,可爱得不得了,真是又好笑又心疼。

    “怎么搞的?”

    时白梦老实说:“脚麻。”

    时白瑾哭笑不得,“刚刚叫得那么惨,哥哥还以为你是脚断了。”

    时白梦不说话。

    她会在伊诺的面前失态惨叫,属于猝不及防。面对时白瑾却做不出这么丢脸的事了。

    谁让时白瑾自居哥哥,老是逗她玩。偏偏她一个灵魂年龄比他大的人,还被他几次都忽悠成功了。

    “好点没有?”时白瑾知道麻是什么感受,拍着妹妹娇弱的后背,哄着:“哥哥给你吹吹痛痛飞,今天梦梦真是最了不起的小仙女,都能忍着不哭了。”

    眼看时白瑾真打算来一记‘吹吹痛痛飞’,时白梦伸出手就把他的脸推出去,简直不忍直视。

    时白瑾被嫌弃得一脸幽怨,“两个小时前梦梦还说最喜欢哥哥。”

    时白梦扭头,就看见坐在地上的伊诺一声不吭,依旧维持着高度紧张的坐姿。

    有些事情急也急不来,反而欲速则不达。

    时白梦扯扯时白瑾的衣服,示意走了。

    时白瑾看了眼伊诺。

    时白梦瞪他。

    时白瑾嘿嘿一笑,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知道了,知道了,这是梦梦的小朋友,啧。”

    月嫂没想到事情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她看时白瑾来势汹汹时,还以为又要闹翻天,最后吃亏的肯定就是可怜的诺少爷了。

    没想到小姐竟然帮着诺少爷,莫非小姐真的想跟诺少爷交朋友了?这样当然好,她也能轻松点。

    晚上时父回来听了家里发生的事,诧异又欣喜的来访了时白梦的房间。

    虽然时白梦才六岁,不过作为家里唯一的女性小公主,早已拥有自己专属的房间。

    这一点让如今的时白梦很满意,无论是想安静的思考一些事,还是做些什么都方便。

    时父来访时,时白梦正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想事情。

    见时父来到床边坐下,时白梦也从床上坐起来,疑惑的望着时父。

    浓密的海藻似的黑发蓬松凌乱披在肩头,衬得嫩生生的巴掌小脸更小巧精致,歪歪头配上疑惑懵懂的表情,让本就疼爱女儿的时父满腔的父爱爆棚。

    “今天梦梦做得非常好,明天爸爸就给你买个新的存钱罐,梦梦还想要什么?”

    时父长相端正严谨,温柔起来却半点不含糊,实实在在的二十四孝奶爸。

    时白梦听见这话,心说这是第几次被问要什么了?忽然觉得原主的任性爱作死,也许真不能怪她天性如此,不管谁打小被这样溺爱着,八成都会养成任性自我的个性。

    由于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脑子里都是乱七八糟想法的时白梦,着实没有心思去想什么需要的东西。

    她现在才六岁,有什么好要呢。

    “诺诺为什么住我们家?”相比之下,时白梦更想了解现下的情况。

    记忆里原主对伊诺的控诉,说伊诺的妈妈是狐狸精。

    一个六岁的孩子不会随便说这种话,没有人跟她嚼舌根,专门解释这方面的话,根本不会懂这方面。

    根据她所知道的剧情,后来伊诺妈妈的死亡对伊诺的打击很大,虐身又虐心,是导致他逐渐黑化重大转折之一。

    时白梦还真担心这其中和自家有什么关系。

    时父没想到女儿会问这个问题,他先哑然了一会儿,摇头失笑。

    本来没打算回答时白梦,见坐在床上的女孩满脸认真的望着自己。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他还真跟女儿说起来,“诺诺的妈妈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把诺诺暂时放在我们家住一阵子。”

    “诺诺妈和你妈妈是很好的朋友,比亲姐妹的关系更好。”

    谈及自己的妻子,时父的神情更温柔,望着时白梦的目光却似透着她,看到心中的谁。

    “你妈妈的妹妹就是爸爸的妹妹,爸爸不会再娶,没办法给梦梦找新妈妈,以后就爸爸和哥哥也会照顾好梦梦。”

    “当初你妈还和你伊姨说好了,以后各自结婚生了孩子,要是一男一女就结亲家。”

    “哈哈,所以说起来,诺诺还是你的小未婚夫啊。”

    时白梦:“……”

    原来真相在这里!

    难怪书中的原主对婚约那么不在意。

    估计在书中原主眼里,这根本就是儿戏。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娃娃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的早就落伍了!所以书中原主才能那么轻易的谈恋爱,悔婚,直接给男主戴绿帽吧。

    时白梦觉得自己至少猜中了八九不离十,而原书描写的白王对这婚约似乎也不太在意……

    “哎,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你也听不懂。”

    时父摸了摸女儿的头,不认为女儿能听懂自己的话。

    或许是一时感怀,所以就跟女儿说了这些有的没的。

    时父哄着时白梦躺下睡觉,帮她盖上被子,离开前关灯关门。

    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躺在床上的时白梦将时父说的话整理了一遍,总算是想起了书中一笔提起过,白王在时家待的时间并不长就会被伊姨接走。

    虽原文看起来像是伊姨办完事把人接走,时白梦却觉得其中绝对有伊诺在时家过得不好,被时家兄妹两个欺辱的因素在。

    也就说,她想要改变在伊诺心中的印象,也就这一两个月的暑假时间了。

    一想到这个,时白梦心里又纠结起来了。

    最好的保命法子就是在这一两个月时间里,将原主对白王造成的心理阴影给补救回来,然后再也不要去参与跟男主相关的事,安分自在的过这一生。

    可是……

    伊诺萌娃坐在地上安静到让人心疼的模样,晃过时白梦的脑海。

    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真的要明明知道他将来会遭遇无数磨难,却假装不知道的冷眼旁观,看着他堕入地狱成为魔鬼般的存在么。

    ------题外话------

    写到娃娃亲的时候,有那么一秒我差点站了邪教(′?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