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命殓师 > 第300章 御剑术
    来人自然是萧隐。

    只不过此时的萧隐手中正握着斗魁短剑。

    方才萧隐眼见形势危急,便毫不犹豫地释放出了凝天剑气,帮老者挡去了那致命一击。

    萧隐看着老者刘清,温和道:“老人家,没伤着吧?”

    刘清这才回过神,连忙道:“哦,小哥,我没事。”

    青年将领目光一闪道:“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插手龙骑禁卫之事?”

    萧隐道:“救人要紧。”

    青年将领不禁大笑一声道:“救人?”

    旋即,面色陡然一寒:“我看还是先救你自己。”

    话音未落,青年将领两脚微微一点马蹬,身形飞窜而起,整个人如一头巨鹰一般,朝着萧隐飞扑而去。

    刷!

    青年轻轻一摆手中黄金长剑,朝着萧隐凌空一点。

    一道三尺长的金色剑气夹带着一股庞然巨威,如疾电般朝着萧隐飞射而去!

    这青年赫然是真元境修士,已然可以如此随意催生剑气。

    萧隐手中斗魁微微一抖。

    噗!

    同样一道三尺长的黑色剑气凝聚而生,只不过此时的凝天剑气相比萧隐真气境释放时,浑厚凝实了许多,更为独特的是剑气催生之际,隐隐然有一阵闷雷般轰响从剑气之内传出,这正是持剑者体内真元极为雄浑之兆。

    砰!

    剑气相撞,两股真元冲击之下,竟然同时化为黄黑两色的点点荧光,消散而逝。

    二人剑气相击,赫然是堪堪平手。

    然而与此同时,青年将领身形也如飞鹰般凌空扑至。

    一道黄金色刺目剑光闪起!

    青年将领竟然手持黄金长剑于半空中朝着萧隐头顶一剑刺下。

    只见这青年将领目中寒芒一闪,手中剑诀陡然一变。

    噗!

    这居高临下的凌空一剑,瞬间突然幻化出一大片金黄色剑影,以铺天盖地之势朝着萧隐当头罩下。

    顿时,萧隐方圆一丈以内,尽皆笼罩在了这一片剑影之下。

    这一剑来势极快,幻化的剑影范围极广,角度更是刁钻,萧隐想要闪避已然来不及。

    远处看到这一切都老者刘清,顿时面色大变,一声惊呼险些就要叫出口。

    然而萧隐面色不变,似乎早已料到此举。

    萧隐一抬头,看着转瞬即至的剑影,目中平静依旧,仿佛对这铺天盖地的剑影并不在意一般。

    萧隐左手突然诡异地掐了个奇怪的剑诀姿势,同时右手斗魁短剑陡然向上一挥。

    “去!”

    萧隐轻叱一声。

    遽!

    斗魁短剑立时脱手而出,剑身周围立时生出一道黑色剑光,整把斗魁短剑犹如一条黑色匹练般从萧隐手中向上呼啸而去,瞬间便迎上了头顶那大片的金色剑影!

    这正是萧隐这一个月来每日深夜苦心修炼的御剑术!

    噹噹噹!

    一连串密如雨点般的金属撞击之声登时从空中发出!

    那金色剑影在黑色剑光的迎头袭卷之下,只是坚持了片刻便崩溃开来。

    再看斗魁所化的那道黑色剑光,在绞碎了金色剑影之后,依旧保持着呼啸之势,朝着剑影身后的青年将领席卷而去。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瞬息,青年将领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便突然发现自己施展的剑影溃散而开,而一道黑色匹练却如狂龙般朝着自己席卷而来。

    青年将领心头立时浮起一丝极为危险之感。

    “不好!”

    青年将领手中黄金长剑一收,随后当胸一划。

    一片金色剑气立时浮现而出,化作一道薄薄的金色护罩犹如壁垒般,将自己护在其中。

    同时,青年将领脚下步法一变,身形疾速向下方坠落而去。

    咔!

    斗魁所生黑色剑光赫然命中青年将领身前剑气所化护罩。

    那金黄色剑气护罩只是坚持了片刻,便立时生出一大片形如蛛网般的裂缝。

    砰!

    黄色剑气护罩碎裂而开。

    不过,斗魁去势似乎已尽,没有再追射下去。

    嗡的一声清鸣之后,斗魁在空中轻轻打了个弯,如飞燕一般,从空中倒射而回,稳稳地重新落回了萧隐手中。

    再看那青年将领虽然也重新落回了地面,然而方才斗魁击碎剑气护罩的余力却也令其身形一滞,重心不稳,落地之后接连蹬蹬蹬地倒退了三四步才勉强站稳。

    “你!”

    青年将领站稳之后,又惊又怒,根本没料想,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内,自己竟然会如此狼狈。而且,看对面萧隐的神态,极为轻松自在,似乎并未出力的样子,羞恼之余心下更是震撼不已。

    不过这青年将领倒也不是寻常之人,目光微闪之下,立刻冷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青年将领凝视着萧隐,又看了一眼萧隐手中斗魁短剑,随即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道:“飞剑术?!你竟然会飞剑术?莫非你是奕剑阁的人?”

    萧隐摇头道:“不是。”

    须知世人大多只知飞剑术,以及藏有飞剑术的奕剑阁,却不知飞剑术乃上古御剑术流传下来的简化版本。萧隐自然不可能跟此人解释其中原委,何况说了,只怕也会被对方视为疯言疯语,随即只得对这青年将领的猜测表示否定。

    青年将领眉头一皱,冷冷道:“不是奕剑阁之人,却如何习得这一手飞剑术?莫非欺本将不知你们江湖之事?”

    不等萧隐答话,青年将领昂首道:“本将是大周皇朝龙骑禁卫宇文冲,官居四品栩军中郎将,乃大周五大神将宇文峰之子。此次奉长孙太后懿旨出宫办事,无关人等还请退散。本将看你身手不差,料来也是奕剑阁精英弟子,看在叶阁主份上,本将可不追究你方才冒失之罪,还不快快退下。”

    萧隐闻言,不禁有些哑然,心道此人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却打得一手好官腔,眼见动手似乎并不明智,便立刻摆出官家身份来压人。

    然而,不等萧隐说话,一阵哈哈笑声从萧隐身后传来。

    “哈哈……说得可真好,滴水不漏,官气十足。明明打不过,却要摆出一副臭官架子,搞得好像刚才输的不是你样的。”

    “什么人?!”

    宇文冲面色一变。

    只见一名头戴紫金冠,身着锦衣华服,手拿一柄折扇的翩翩公子从萧隐身后走出。

    正是东方谦谦,其身后星胧,焱月,幽兰等人也随之落入宇文冲视线之中。

    东方谦谦摇了摇手中天机扇,看着宇文冲认真道:“东方谦谦,日出东方的东方,谦谦君子的谦谦。”

    宇文冲目光微眯,面色微寒,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阻扰龙骑禁卫办事,想造反不成?”

    东方谦谦登时一笑道:“哟!宇文大人好大的官威,打不过,就想扣造反的帽子么?我等百姓还真是有些心惊胆战。”

    宇文冲微微扫视了一番萧隐一行,赫然发现幽兰扮作的四名随从竟然也是真元境修士,至于星胧,虽仅是真气境,然而身上却显露出一丝极为深不可测之感。

    宇文冲眉头不禁微皱,旋即沉声道:“尔等好大胆子,竟然沆瀣一气,对抗朝廷!”

    东方谦谦立马摇摇手中天机扇,道:“不不不!宇文大人误会了,我们岂敢与朝廷对抗,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宇文冲怒道:“巧言令色,无视太后懿旨,阻我龙骑禁卫办事,已是死罪。”

    东方谦谦嘿嘿一笑,正要说话。

    萧隐却一抬手,做了个阻拦的动作,道:“我等无意阻扰你们办事,只是……”

    萧隐朝着老者刘清等村民一指,道:“只是如此对待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怕是不妥。在下方才救人心切,这才冒昧出手,宇文大人还请恕罪。”

    说罢,萧隐朝着宇文冲微微一抱拳。

    宇文冲看着萧隐,目光微闪,道:“报上你的名字。”

    萧隐道:“殓师,萧隐。”

    话音未落,龙骑禁卫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怒雷般的惊喝:“萧隐?”

    紧接着,一道人影突然从龙骑禁卫中飞射而出,速度之快几如瞬移一般。

    瞬间,一名身着儒袍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这儒袍老者双目紧盯萧隐,目中泛出一阵精芒,道:“你叫萧隐?”

    萧隐迎着儒袍老者紧盯的目光,敏锐的感知之力立刻感受到隐藏在对方体内的一股磅礴气息。

    “真晶境!”

    萧隐心头微微一沉,有些预感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