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穿入魔法世界 > 第一章 雨幕之下
    傍晚,夕阳西下。

    渐渐暗淡的天空被落日余晖烧出大片血色的云层。

    火烧云远远地游弋在天际。

    鲜艳的夕阳光彩穿透云朵,洒落大地,染红万里山河。

    一天之中,太阳最后的荣光,仍然属于天空、大地和海洋。

    千千万万卑微的生灵仰望苍穹,与遥不可及的伟大之物共存。

    天边,肉眼可见的黑暗随着太阳的坠落而不断爬升。

    将夜了。

    一缕微风带着一丝凉意,吹动一片小小的黑色羽毛,在半空中打着转儿,慢悠悠地飘进了冥河森林。

    这个被圣魔大陆七大神尊下了谕旨封禁的地方,同时也被圣魔大陆所有生灵视为不祥之地。

    然而,黄昏时候的冥河森林,却显得格外的平静。

    没有想象之中的邪恶气息,有的,只是一片普普通通的广袤森林。

    冥河森林依附在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谷之间,长年不散的白色迷雾笼罩其中。

    若从高空俯视,浓浓的白雾几乎弥漫到森林的每一个角落,只能看到一个模糊而巨大的森林的轮廓。

    穿过重重迷雾,越过茂密的树林。

    在林中深处,一间简陋的木屋坐落在一处难得的空地上。

    带有明显的人为因素的空地和木屋,与周围蛮荒原始的雾气和密林格格不入,显得有点诡异。

    这里十分寂静,寂静只能听见外面啾啾响起的虫鸣和令人抓狂的兽嚎。

    木屋内,不过十平方米的面积,便有两张藤编的吊床绑在木屋房梁上,时不时晃荡几下。

    狭窄的空间里,一名衣衫褴褛的少年缓缓地睁开双眼。

    他睡在其中一张藤编吊床上,而另一张吊床相对空荡荡的,只放着一些杂物,无人安眠。

    风吹过树林,树叶哗啦啦的响着。

    这种声音,真的是让人死亡的前奏吗?

    林可躺在吊床上,安静地想着。

    爷爷说过,在最平常的地方,发出的最平常的声音,往往都是叫人去死的前奏。

    就像冥河森林每年都经历的黑暗飓风的前夜。

    林可并不质疑这句话。

    他小时候打猎,都会提防森林里随处可见的草丛和灌木,每当这些平常的地方发出轻微的声响,那就表示有危险的野兽将要跳出来了。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猛兽要躲在阴暗的角落里。

    那时候,它们都比自己强大,可以轻易杀死自己。

    那么,为什么强大的猛兽还要蛰伏在黑暗之中呢?

    后来,林可明白了。

    不是猛兽喜欢呆在阴暗潮湿的角落,而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活在黑暗中。

    这一年,应该叫什么?

    林可突然起身,跳下吊床。

    年少而健硕的身躯,挺拔直立在木屋里。

    林可在旁边那张无人的吊床上拿起一本厚厚的书籍,上面写着——《风羽大陆启示录》。

    爷爷说过,这个世界名为风羽,但不知为何,后来被人叫成了圣魔。

    其实,林可并不在意名称。

    他从小便在冥河森林生活,从来没有走出去过。

    他对世界的概念,仅仅停留在迷雾茫茫的冥河森林上。

    是不是整个大陆,就是这一片森林?

    林可翻看书籍。

    片刻后,他又随手丢开。

    启示录上尽是些看不懂的神话故事,林可早已读过千遍,熟得倒背如流。

    他在意的,只是书后的附录,那里记载着一些奇怪的历史。

    林可权当日历来看。

    可惜的是,十七年里,他把所有的年号用了个遍。

    附录也看完了。

    时间走到了尽头。

    再也不用理会此后的日子,是什么年号了。

    游弋在天际的火烧云慢慢褪去了鲜红的外表。

    当下的天空彻底失去阳光的普照。

    入夜。

    黑暗笼盖大地。

    蛰伏于黑暗中的生命,在这一刻,重新醒来。

    冥河森林的平静被蓦然打破。

    震耳欲聋的嘶吼,从远到近,从四面八方不断传来。

    阴暗的世界,披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

    透过一阵沉重的呼吸,幽绿的兽瞳一片一片地亮起来。

    浓郁的血腥味,顺着黑暗,直指向少年所在的小木屋。

    林可脸色一变。

    压抑的气氛透着无尽的危险,令少年忍不住心惊胆颤。

    弱肉强食。

    林可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熟悉的词汇。

    他赶紧从旁边吊床上拿起一把匕首,蹲在木屋中央,开始挖掘沙土。

    匕首是石质的,二十厘米长的条型石头,上端圆润如柱,下端磨成一个尖角,刀口锋利,发着寒光。

    如此原始的石制匕首,在少年手中,耍得游刃有余。

    三两下挖掘,沿边垒起一堆泥沙。

    林可挖出一个土坑。

    坑下,有几块用叶片包裹起来的烤干肉块。

    这是他部的食物。

    他用备好的藤条绑上肉块,再将藤条紧紧地绑在自己的腰间。

    石制匕首别在藤条腰带上。

    紧接着,他拎起一根靠在屋角的大木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

    黑夜里,迷雾变得稍微单薄。

    一双双绿油油的兽瞳,在薄雾中闪烁。

    林可看不太清前方的野兽的貌,但它们嗜血的低吼,是黑夜和迷雾都遮挡不住的。

    他刚一走出木屋。

    嗖的一声,一头矫健的野狼飞跃出来,直扑少年。

    它绒毛浓厚,如同穿了一身铠甲,纯色的黑毛,在夜间有着极好的掩护。

    嗷呜!

    飞扑而来的饿狼发出一声兴奋的嚎叫,宽大的嘴巴里,是满嘴尖锐的獠牙。

    奇怪的是,它的獠牙不同于其他野兽,是雪白色的。

    它的獠牙与它的皮毛一样,皆是一片阴森森的漆黑色彩。

    幽夜毒狼。

    冥河森林最为常见的群居野兽,喜欢昼伏夜出。

    任何人被它咬上一口,哪怕没有直接被暴力咬死,它那黑色牙齿上的毒素也会在几分钟之内把人活活毒死。

    林可谨慎的脸上浮起几分恐惧。

    霎那间,幽夜毒狼已经扑到他的面前。

    少年急忙侧身闪躲。

    幽夜毒狼扑了个空,四肢一滞,在空地上稍微调整狼躯。

    接着,它粗壮的狼头旋即转动,嗜血的目光熠熠生辉,盯着林可,就像盯着一块香喷喷的肥肉。

    它弯下长长的腰身,后腿一屈,正想再次扑向林可。

    然而,在冥河森林生活了十七年的少年也并非常人,岂会给幽夜毒狼再次攻击的机会。

    林可捉住时机,脸色发狠,在幽夜毒狼跳起来之前,抡起手上的大木棍,对准它的腰板,使出浑身解数,猛然劈了下去。

    风声激荡。

    木棍与狼腰相撞。

    那硬木制成的棍子,在林可力以赴之下,砰然断裂。

    幽夜毒狼骤然发出一声哀嚎,脆弱的腰板传来一阵骨折声,绿油油的狼瞳渐渐合上。

    糟糕!

    林可没有丝毫的放松,反倒因为合手的武器被毁,心里变得更加沉重。

    幽夜毒狼,是冥河森林最为常见的群居野兽。

    少年的脑海里回响起爷爷的教导。

    他刚打死一头幽夜毒狼,便感到身后有四道劲风直冲过来。

    是其他的狼!

    林可连忙低头蹲下,躲闪过去。

    身后飞奔而来的四头幽夜毒狼,没有捉住林可,只能顺着惯性一把撞向木屋。

    啪啦几声,小小的木屋被撞得直接倒塌。

    逃!

    林可心思通明,知道自己敌不过四头幽夜毒狼,只能撤退。

    他迅即起身转过方向,手脚并用,狂奔出去。

    对于逃跑,林可没有一点心理芥蒂。

    从出生开始,他就一直在逃。

    这片森林,毒蛇猛兽层出不穷,为了生存下去,他只有不停的逃。

    他没有父母,只有一个爷爷。

    他没有名字,就自己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

    爷爷说他性情冷漠,只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他曾经对爷爷说过:“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可惜直到死去,爷爷也不相信他说的这句话。

    但是,他的确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他曾经是一名文明世界的高中生。

    一个跳楼自杀的高中生。

    在原始森林生活了十七年,林可对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几乎部磨灭了。

    他现在连说话都变得十分生硬。

    林可动作敏捷,转身飞奔,留下四头幽夜毒狼在散架的木屋废墟里挣扎。

    又活下来了。

    真好。

    当少年的心里升起一丝丝侥幸和暗喜的时候,一片无声的黑暗,蓦然笼罩下来。

    还有一匹狼。

    它一直潜伏在周围,一动不动。

    林可打死了它的族类,其他四头幽夜毒狼被困于废墟中,它都无动于衷。

    直到林可转过身形,带着一丝松懈,跑了出来。

    这匹狼随即扑倒林可。

    而后,它展开了丑陋的獠牙,准确而迅速地咬在了少年的脖颈上。

    一口咬断他的气管!

    少年闷哼一声。

    眼睛蹬大,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身上的那头毒狼。

    大口大口的血沫涌出嘴边。

    身上泛起一阵麻痹。

    力气不断流失。

    骑在少年身上的幽夜毒狼狠狠地咬着对方的脖子,绿油油的狼瞳里闪过一丝人性化的得意。

    林可看见了这丝得意。

    然后,他凝起身上仅存的力气,静悄悄地摸出了别在腰间的匕首。

    匕首是石头做的。

    它是爷爷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原本有三十多厘米长,后来披荆斩棘,杀禽猎兽,用得多了,也就钝了,钝了便磨尖,尖了又用到钝,然后接着磨尖。

    这把已经变成二十厘米长的石制匕首,到底有多锋利,林可也不清楚。

    幽夜毒狼满是尖牙的大嘴咬着少年的脖子,一刻不停,绝不放松。

    少年抽出匕首。

    轻轻地抵在幽夜毒狼的皮毛上。

    狼毛浓密的野兽知晓自己的猎物想要作出反击,随后狼头一晃,咬合的狼嘴随即加大力气。

    少年顿时喷出一口血沫,身体开始剧烈痉挛起来。

    但是他的手依然紧握匕首。

    一股强烈的窒息感袭来。

    少年眼前模糊不清。

    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死亡的到来。

    轰隆隆!

    静谧的天地间,突然响起一声雷鸣。

    片刻后,一场倾盆大雨落了下来。

    银线般密集的雨水刷啦啦的打落地面。

    林可的脑子里忽然涌现出几段记忆碎片。

    那是另一个世界的记忆。

    八岁,外婆去世,那个自称是“父亲”的男人回到村里硬是拉走了自己。

    十岁,那男人的老婆把一盆烧开了的沸水泼到自己的后背上。

    十四岁,那男人和那女人吵架,那男人气得拿起一把水果刀,一刀捅入那女人的肚子里,然后把刀塞进了自己的手里。

    警察,好多警察。

    逃亡,带着鞋底里的七十六块钱。

    流浪。

    乞讨。

    一个城市。

    两个城市。

    偷偷混进一家郊区的高中。

    被一个退休老师可怜。

    被收养。

    被嘲笑。

    被围殴。

    天台。

    把一个殴打自己的混蛋推下天台。

    那天,万里晴空,天上没有一点云,干净得可怕。

    许多人包围过来。

    拿着喇叭,说着大话。

    少年面无表情,纵身一跳。

    那些老师曾说,人临死前,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回看自己的一生。

    可是,林可宁愿不去回看。

    又要死了吗?

    轰隆隆!

    几道狰狞的电蛇飞速游过天空。

    冥河森林里。

    幽夜毒狼依然俯首啃咬着少年的脖颈。

    少年的刀子依然抵在毒狼的皮毛之上。

    雨幕之下。

    幽夜毒狼有些不耐烦地晃动狼头,似乎在为林可的垂死挣扎感到厌恶。

    雨水冲去林可嘴边的血沫。

    一道雷电劈下,湛蓝的光辉照亮天地,映出了此刻林可微微扬起的嘴角和无比疯狂的脸庞。

    石制匕首到底有多锋利?

    少年颤抖着手,抵着匕首,轻轻一送。

    噗呲一声,二十厘米长的匕首部插进了幽夜毒狼的身体里。

    幽夜毒狼幽绿的瞳孔猛然一缩。

    这头极其聪明的野兽慢慢松开了紧绷的大嘴。

    顺着雨水,幽夜毒狼从少年身上滑落,跌倒在地。

    嗷呜!

    木屋废墟中的其他四头幽夜毒狼挣脱出来,纷纷发出愤恨的悲鸣。

    然后,它们陡然冲向少年,想要大快朵颐一番。

    少年气管已断,鲜血止不住地涌出来。

    他静静地躺在地上。

    双手无力地放下。

    呆滞的目光注视着天上的黑暗。

    心里泛起一个疑惑多年的问题。

    是不是整个世界,就是这一片森林?

    狼群扑上来了。

    突然间——

    透过浓郁的血腥味,一个轻灵的脚步声,穿过雨幕,不知从何处传了过来。

    是……谁?

    恍惚间,林可似乎看到了一阵耀眼的光芒在不远处涌现出来。

    不同于自然界的光,此时这道光芒,充满了狂暴与神秘的力量,让人捉摸不透。

    吼吼吼——

    强光过后,这片大地上登时爆开了一片炙热的火海。

    那火焰,在愤怒,在嘶吼,在吞噬所有物质。

    树林,雨水,幽夜毒狼,甚至脚下的大地。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烈焰中挣扎着,不停惨嚎。

    最后,它们被烧成了焦炭。

    如此炽热的火海中,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来。

    “肮脏的野人,给你一个选择。”

    “服从我火之巫女,成为我之奴隶。我,便为你重塑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