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清的夜,大雨滂沱。

    连成一片的雨水宛如匹练,不停冲刷着大地。

    长年笼罩着冥河森林的茫茫迷雾,在瓢泼大雨的冲洗下,蓦然消融。

    林可已经预见了死亡。

    伤势严重的身体,几乎就要断气。

    然而,就在他弥留之际,一道神秘的光芒带着一片剧烈燃烧的火海猛然爆开。

    愤怒的火焰骤然吞噬周围的一切。

    雨水蒸发。

    树木焦炭。

    土地干裂。

    幽夜毒狼化为灰烬。

    随后,那一道冷若冰霜的声音再次传来,说出了一番漠然的话语,为苟延残喘的少年带来了一线生机。

    “肮脏的野人,服从我火之巫女,成为我之奴隶。我,便为你重塑生命。”

    大火冲天,焚灭一切。

    如此可怕的环境里,一位长发披肩的少女踩着一双简素典雅的黑色中跟鞋,慢条斯理地走到奄奄一息的少年身边。

    烈火犹如她的仆人,沿着少女的脚步,一路簇拥过来。

    少女大约十六岁,正是碧玉年华,长得美若天仙,面容姣好,肌如凝脂,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底下,是一双棕红色的瞳孔。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七分袖雪纺连衣裙,将亭亭玉立的身材完美地展示出来。

    绣着一圈金色花纹的袖口,以及连衣裙上少许的绚丽饰样,使她的气质不至于阴沉,反而显得高贵冷艳。

    林可狼狈不堪地瘫倒在地上。

    被周围火焰烧得裂开的土地,发出一股毒辣的灼热。

    后背似乎被烤熟了。

    幸运的是,他早已失去知觉。

    少女走到少年的跟前,居高临下地俯视下来。

    淡漠的目光不带一丝多余的感情,既不倨傲,也不温柔。

    “选择吧。”

    一阵如梦如幻的声音传入林可的耳畔。

    少年艰难地张了张口,断了的喉咙说不出话。

    巨大的窒息感将他捆绑着,拉下地狱。

    奴……隶?

    少年刚一心想,然后脑子一卡。

    漫无边际的黑暗涌了过来。

    他的眼珠子忽然上滚,泛起一片惨白。

    雨幕被火海截断。

    高温燃烧下,升起腾腾蒸汽。

    然而,万里长空,阴雨连绵,不知因何而起的大火,终究敌不过自然。

    大雨压了下来。

    黑裙少女眉头轻皱,淡淡的眉毛弯成月儿。

    瀑布般的雨,浩浩荡荡地盖下来。

    她抬头,扬起一只纤纤玉手,朝着无边无际的雨夜,随意一指。

    漂亮的食指上,戴着一枚漂亮的红钻戒指。

    随着她的随意一指,一团炫目的红色光晕冒了出来。

    接着,少女轻启朱唇,似在祈祷,似在吟唱。

    一个清澈动听的声音响起来,如同黄鹂初啼,洋洋盈耳。

    只是,少女所言的内容,却有些奇怪。

    “光幕保护。”黑裙少女轻喝道。

    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光幕凭空出现。

    呈半圆形的光幕,薄薄的一层,发出乳白色的光芒,把方圆百米内的地域笼罩起来。

    倾盆而下的雨水,被光幕通通挡开。

    雨林里。

    一个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背着小手,蹦蹦跳跳地闯入光幕里面。

    如若仔细看,会发现这个小女孩身上也依附这一层淡淡的光膜,在进入光幕之前,那层光膜时刻保护着她,使她不至于被雨水打湿。

    女孩八九岁的样子,满脸稚气,梳着一头长长的卷发,一双大大的棕红色眼睛灵动可爱,生得齿白唇红、粉雕玉琢。

    她一跑进光幕里,便扯开娇嫩的嗓子,大声叫唤:“艾莉娜姐姐,艾莉娜姐姐,你找到食物了吗?凯文那个小呆瓜,已经开始哭天喊地的说自己的肚子快饿扁了呢!”

    小女孩一边说,一边笑嘻嘻地跳到黑裙少女的身边。

    艾莉娜回过头,看见自己的妹妹活泼可爱的笑容,轻轻皱起的眉头迅即平和下来。

    “梅,你不在营地里休息,胡乱跑出来干什么。”艾莉娜带着一份关切,稍稍责怪起小女孩。

    梅·安吉尔圆嘟嘟的小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娇声娇气地解释:“艾莉娜姐姐,营地里太闷了,我又担心姐姐的安,就忍不住过来看看嘛。”

    艾莉娜没好气地说:“真是胡闹,你一个见习法师,担心我一个高阶法师的安,分明就是谎话。”

    “嘻嘻,”梅一把抱住艾莉娜的手臂,笑嘻嘻地说,“好吧,其实我就是单纯牵挂艾莉娜姐姐而已。”

    艾莉娜拍了拍梅的小脑袋,无可奈何地说:“我才离开了几分钟,有什么好牵挂的。倒是你,小家伙,这片森林非常危险,你擅自跑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别忘了,离家前,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担心的。”

    梅嘻嘻一笑,拍着自己幼小的胸脯,骄傲地说:“放心吧姐姐,你不用担心我,梅·安吉尔,也是一名响当当的魔法师来着。”

    “见习的。”艾莉娜补充道。

    梅的小脸蛋飞起一抹羞红,倔强地说:“那也是可以感知魔力、驱动自然的非凡人物!”

    “好吧,我不跟你辩论。反正,下次你再擅自离开营地,我会让管家先生送你回家。”艾莉娜淡淡说道。

    “别别别,”梅急中生智,劝说道,“艾莉娜姐姐,你不是说过吗,冥河森林是被传说中的七大神尊下令封闭的禁地,我们好不容易偷偷溜进来,要是再大费周章地让管家爷爷送我出去,很有可能会惊动守界人的。”

    艾莉娜·安吉尔的脸上闪过一丝肃穆,讷讷道:“守界人吗。”

    梅见自己姐姐陷入沉思,不由舒了一口气。

    “话说——”

    梅转过头,大大的棕红色眼眸看向旁边的地面,那里正瘫着一个身着兽皮、面目狰狞的人形物品。

    她有些嫌弃地“咦”了一声,随后向艾莉娜问道:“姐姐,这一坨脏兮兮的东西,是什么呀?”

    艾莉娜回神,暂停了对守界人的思索,顺着梅的疑问,望向身下的林可。

    她柔和的目光迅速转变,再次以淡漠的神色凝视过去。

    “这是野人。”艾莉娜回答说。

    “野人?”

    梅皱起小小的琼鼻,轻轻嗅了嗅周围的空气。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进她的鼻孔。

    “咦——”梅捏住鼻子,瓮声瓮气说,“这个野人死了吗?”

    艾莉娜说:“快死了。”

    “啊?”梅抱住艾莉娜的那只手不禁用力紧了紧,急忙建议,“那我们快走吧,艾莉娜姐姐,我最讨厌看见尸体了,特别是又脏又臭的尸体。”

    “这可不行,我得把他救活。”艾莉娜说。

    梅惊疑道:“救他干什么?一个野人而已。”

    艾莉娜叹了口气,低声说:“梅,你忘了,我们的食物已经被那些怪物抢走了吗。”

    “是哦。”小女孩垂头丧气地撇着嘴。

    少顷,梅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气鼓鼓地骂道:“都怪那个眯眼大叔,连一个小小的包袱都看不住,还说自己是什么红莲冒险团的副团长呢,真是跟他们团长,那个傻瓜博瑞一样,一点用都没有!”

    “梅!不要胡说!”

    艾莉娜听到自己妹妹叱骂“眯眼大叔”时,面色平常;可是,当梅叱骂“博瑞”的时候,她脸色一变,忍不住呵斥起来。

    “博瑞是个真正的勇士,也是一个值得称赞的好人,更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你不该随意辱骂他。”艾莉娜义正词严地教训道。

    “是是是,我不该叫骂姐姐的心上人。”梅嘟着小嘴说。

    艾莉娜气势一滞,脸上稍微有些含羞。

    高贵冷艳的艾莉娜·安吉尔,终于露出了一点点十六岁少女才有的忸怩神情。

    “说起来,你也不要总是管朱利安叫成眯眼大叔……”艾莉娜开始转移话题,“梅,你要明白,我们的食物装在旅行魔毯里面,而旅行魔毯虽然能够隔绝空气、缩小物品,但是被缩小的东西,实际上的质量并没有发生改变。朱利安遭遇到那么多的怪物,却一个人背负着几百公斤的食物,与它们战斗,这样还能够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梅愣了愣,说:“原来旅行魔毯缩小物品的时候,并不能缩小物品的质量的吗?”

    “当然,说到底,旅行魔毯只是一件低级的魔法道具而已,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地打破这个世界的规则呢。”艾莉娜解释道。

    “嗯……”梅·安吉尔抓了抓自己的小脑袋,有些苦恼地说,“我一开始想说什么来着?”

    “对了,”梅一拍手掌,奶声奶气地说,“艾莉娜姐姐,我们不说眯眼大叔和你的心上人了,就说说这坨东西吧,你为什么要救他啊?”

    艾莉娜盯着林可。

    肮脏的外表,原始的打扮,断掉的咽喉,以及……健壮的躯体。

    “梅,冥河森林虽然有很多理论上的动物,但是多数都有毒,无法食用。可是你瞧,眼前这个野人,偏偏活到了现在。”艾莉娜语气漠然。

    她抬起右手,对准了因为脑缺氧晕迷过去、即将死亡的林可。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救活,然后让他告诉我,他过去是怎么活过来的。”

    艾莉娜手指上的红钻戒指再次发出了一阵耀眼的红光。

    干裂的土地上,一个黑裙少女冰冷的目光投向一个将死的野人。

    “既然你无法选择,那么,我便帮你选择吧——我的奴隶。”

    名为艾莉娜·安吉尔的少女将漂亮的指尖轻轻点向名为林可的野人,美丽的脸庞布满了严肃和冷漠,如同君王面见自己的臣子。

    “生命之光。”

    黑裙少女说出了那四个字,红钻上的光芒便顺着她的指尖飞出,钻进了野人的身体里。

    无尽的黑暗如同汪洋大海,一浪接一浪地汹涌而来。

    林可被死亡的浪花淹没。

    当幽夜毒狼咬断他喉咙的时候,林可一度感觉到一股难以承受的痛苦和恐惧。

    然而,当死亡切切实实地降临以后,他的心里,却又浮现出一种难以置信的平静。

    这个世界,连大海都是黑色的吗?

    林可明明已经合上双眼,看不见丝毫的存在,但是,停留在死亡边缘上的那一瞬间,他的头脑,却出乎意外地清醒。

    这种说不出的清醒,让他看见了一些平常活着的时候看不见的东西。

    那是一个彻底的黑色世界。

    可笑的是,谁会把彻底的黑色世界当成是“看”出来的呢?

    空灵如神明般的状态,稍纵即逝。

    林可放弃了凝望。

    当真的死上一回以后,他突然明白了,原来深渊里面,皆是虚无。

    死亡不是终点,而是生命的另一种开始——这种话,通通都是骗人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一股天旋地转的眩晕感突然跳了出来。

    怎么回事?

    我不是……死了吗?

    一丝微弱的光芒打破了彻底的黑暗。

    那是怎样的光明啊——

    林可艰难地提起眼皮,露出一丁点缝隙。

    模模糊糊的视觉,似乎在观察着一个虚假的世界。

    光幕里。

    随着艾莉娜·安吉尔的魔法投落,林可咽喉上那道惨不忍睹的伤口,竟然渐渐地长出了粉嫩的肉芽。

    肉芽中,包裹着几条暗青色的血管,在不断萌生。

    十几秒的时间,肉芽已经将林可喉咙上巨大的伤口填充完毕,其中的血管,也完美地连接起来。

    站在旁边的小女孩梅·安吉尔,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过程。

    “好厉害!”小女孩发出一声赞叹。

    梅回头看着艾莉娜,大大的棕红色眼眸里,充满对自己姐姐的崇拜。

    “真不愧是艾莉娜姐姐,生命之光这样的五星魔法,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地施展出来了,哪怕在高阶法师中,艾莉娜姐姐都是最顶尖的存在了吧——”梅毫不吝啬对艾莉娜的赞美之词,“艾莉娜姐姐果然是新生代魔法师里,最有希望在二十岁之前成为大法师的超级天才呢!”

    艾莉娜收回手臂,深深呼出一口气。

    听到梅的赞词,她并没有生出骄傲之情,反倒是摇了摇头,对自己妹妹说:“所谓超级天才,不过是一些好事者搞出来的噱头,真正的魔法师,不会因为这些好听的话而迷失本心。”

    艾莉娜摸了摸梅的卷发,轻声说道:“多少天赋异禀的魔法师,穷尽一生都只能达到高阶法师的层次,哪怕是姐姐我,虽然有把握在有生之年突破境界,成为大法师,但是在二十岁之前就达到那个层次,还是太勉强了。”

    梅不以为然地说:“那可不一定,姐姐才十六岁,就已经成为高阶法师了,再过四年,未必不能成为大法师。”

    艾莉娜绝美的容颜闪过一丝微笑。

    “尽管如此,像姐姐这样的魔法师,整片大陆,可是还有足足十一个呢。”艾莉娜解释道。

    梅笑嘻嘻地说:“我不管,反正艾莉娜姐姐最厉害!”

    艾莉娜轻轻一笑。

    “艾莉娜姐姐,你看,这个野人眼皮一颤一颤的,好像快要醒过来了。”梅提醒道。

    “是吗……”艾莉娜应了一句,“既然如此,那就再给他来个五星魔法吧。”

    “好啊好啊!”梅抚掌笑了起来,清脆的笑声中,充满了兴奋与好奇。

    美丽的黑裙少女再度挥手,低声喝出四个字——

    “奴隶烙印!”

    神秘的红光飞速闪过。

    干裂的地面上,林可身上的伤势已经完消失。

    他颤抖着眼皮,要想睁开眼睛,看看周遭。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少女的声音传入他的耳畔。

    陡然间,一股钻心的疼痛感油然升起。

    好像有成千上万只巨头蚁在啃食自己的血肉一样。

    “啊啊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嚎声顿时传遍整个冥河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