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说起来,海曼莎,你做早点做得太快了哇,我还想,给你们说说我昨天的新发现呢,你知道我昨天找到了什么吗?”宋世兴一边帮海珠华姐妹收拾早餐的餐盘,一边介绍起昨天的经历,“广埠屯女子师专的桂香园换了一批新的厨师,那口味,我和李凌晓都非常喜欢,超级喜欢,格外喜欢啊啊啊!”

    “不要在刷盘子的时候,聊一些能够让人过度兴奋的话题,尤其是,刷别人家的盘子的时候。”海曼莎掐了宋政宗的肩膀一下,“还有,你犯了你和珠华签订的条约里第四条,让我来念一下:咳咳,第四条,在饮食方面,海珠华同学享有‘片面最惠待遇’,一旦宋世兴同学向任何人发起请客邀请,则必须对海珠华同学发出同样的邀请;一旦宋世兴同学向任何人推荐美食,则必须对海珠华同学发出同样的推荐,因病等特殊原因忌口或过敏的食物除外。宋世兴,你想造反吗?”

    宋世兴笑道:“曼莎姐,我现在已经是中考状元了,地位不同了,我们应该,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你说对不对?”

    “嘿?早料到你有这一天,那好,你出去,我和姐姐打扫一下屋子。”

    根据海珠华和海曼莎的野蛮逻辑,宋世兴这时候要是离开屋子,那就这辈子也别想进海珠华家门了。所以,宋世兴只能认怂:“姐,我的好姐姐,我错了。我这就带你去广埠屯女子师专,我把我和李凌晓一起吃过的所有东西,都陪你一起再吃一遍。不过,得等中午,因为,海曼莎,你比珠华更不会控制放油量。”

    当然,宋世兴很快就发现了这句话存在的问题,比如,这句话可能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至少,海曼莎正在用很可怕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宋世兴,你死了。”

    “哎哎哎,曼莎姐,冷静,冷静。”

    “你这疯子,还有脸让我们姐妹冷静?”海珠华一边梳头,一边吐槽宋世兴,“真不知道我们姐妹是怎么禁得住你这么折腾的,要是换个人,搞不好,你已经死满八百遍了。”

    “我这么好看怎么可能死呢?”宋世兴顺手拿起海珠华的父亲在家常用的扇子来,“再说了,我死了,你不就少一个片面最惠国了?”

    “第一,跟我签了这个条约的人很多,其中男生占百分之八十。第二,你敢把我老爸的扇子玩坏了,我就用你肋骨做一个新的。”海珠华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第三,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珠华,你姐要杀我啊!”宋世兴仿佛找到了救星一般,“我们认识了足足有十六年了哇,你可得救我啊!”

    海珠华浅笑着,把扇子从宋世兴手里拿回来,然后放回桌上,紧接着,她拿出一张字条来:“活命倒也不难,来,把这个签了。”

    “这又是啥条约哇!”宋世兴又懵哔了,怎么这个海珠华格外喜欢跟人签条约啊!

    “分班结果还没出来,虽然我们都在理科重点班,但是呢,有些事儿我不放心。所以呢,这个,双向保护条约。如果我在将来的时间里,发生什么危险,你必须提供足够的保护措施。”海珠华介绍说。

    “这?那我呢?”宋世兴还是很懵哔。

    海珠华说:“武力问题,你可不能强迫我们女孩子。不过,如果你学习跟不上,考试没考好,我可以看心情决定要不要帮你。毕竟,你的大义没了,我这些跟你签的条约,也没啥存在的价值了。”

    “好,不过,这条约你不会给别人签吧?”宋世兴要签字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海珠华说:“其他人?我还不知道谁是其他人呢。”

    就在上个月,儿童节那天,因为姐姐被老师留下谈话,宋世兴去餐厅带晚饭,海珠华一个人去书店买复习资料的时候,被两个骑摩托的盗贼给抢了装着宋世兴送的儿童节礼物的袋子,因为宋世兴还在排队,海珠华只能一个人跑去报了警,然后凭借记忆中的车牌号,四处排查,最后虽然那两个飞车贼因为闯红灯和违规上高架桥,给一辆公交车撞成了糊状物,礼物也算是回到了海珠华手中,但是那个音乐盒,也被撞了个稀烂,所以,海珠华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尽管第二天,知道了情况的宋世兴,就重新送了一个。

    那次事情,让海珠华的左手受了擦伤,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海珠华最后复习的心态。或许这就是海珠华中考出现失利的原因吧。宋世兴没心没肺,不会受影响,但海珠华就不会了。

    “好吧,是我的错,对门邻居,直接送货上门就完事了。”宋世兴想起了这些事情,还是给海珠华道了歉。然后,他很潇洒地签下了自己的姓名,还是中英双语的。

    “跟那天的事情没关系。”海珠华说,“纯是,为了不让你破坏第一个条约的规定罢了。”

    “有时间多找我爸妈练练武嘛,他们年轻的时候学过武术的,虽然估计他们现在早忘干净了。”宋世兴说,“没让那两个飞车贼死我手里,是我大义道路的一大耻辱!”

    “别‘大义’了,还大意失荆州呢。”

    折腾了半天,最后这三个人还是一起,直接出发,前往往宋政宗所说的,广埠屯女子师专,也就是,华中师范大学。那里的桂香园食堂去了。

    在前往华中师大的路上,海曼莎忍不住又问妹妹:“珠华啊,你跟这家伙签多少条约了?”

    “啊?我数数啊,小学的时候强租他的书桌和椅子,签了野塘秋香的作品的先行阅读权,还有饮食片面最惠国,黑暗料理试验品5年契约,帮拿外卖1年契约,然后还有很多,数不过来了。”

    “这么多条约,要是你忘了哪一条怎么办?”

    “这多简单,忘了就重新签嘛。反正条约这种东西,既然是我写的,那肯定就是给我办事情的条约,这种那就是张口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