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本善良之崛起 > 第38章 都是摔的
    离开王者别墅的赵爷爷与李黑风,此刻面对着怒眸圆睁的洪伯,表现出两种不同的表情,赵爷爷端着烟袋,意态闲暇的吐着烟圈,而站在他身边的李叔李黑风,却在那平日里憨厚老实的脸上,浮现了一种浓浓的期待。

    “没有想到,曾要轰动北方的赵无敌,竟然还活着,当年败在你的手中,我洪刀心服口服,但这三十年来,我却是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一败,赵无敌,我要向你挑战!”

    烟在嘴中,吐出了烟圈,赵爷爷抬起头来,脸上有一种对往事的回味,但很快的,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三十年了,好多事,都已经过去了,洪刀,我们都已经老了,你为何还看不透,如此的执着?”

    “哈哈哈----”洪伯一向淡然如水的脸上,浮出一种狂动的愤怒,还有愤怒。

    “忘记?”洪伯厉声的说道:“败了,我洪刀认,但你要让我怎么受得了如此的屈辱,当年,我连你的三招也接不下,跪在你的面前,要不然,我洪伯怎么会入了范家,甘心为仆三十年,人生,有几个三十年。”

    “我本以为,这一辈子,只能带着屈辱死去,却没有想到,你赵无敌还活着。”

    赵爷爷看着激动的洪伯,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三十年了,你仍是根基未稳,如此心态,又怎么能变强,就算是修习了范家的功法,洪刀,你仍不是我的对手。”

    洪伯大声的叫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就算是在败,我也要败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洪刀,你不要不自量力,赵爷三十年未曾出手了,一出手,非死即伤,看在范家小姐对小河的这份情义,我们也不会为难你,要不,老娘陪你玩玩。”门口,一抹有些鬼魅的身影,慢慢的走了进来。

    正是现在在别墅当厨娘的玉婶,手里托着木盘,盘上放着一杯茶,送到了赵爷爷的面前。

    李叔回头,笑道:“玉娘,你也不要抢我李黑风的生意嘛,这么多年,难得碰上如此的高手,让我李黑风来试一试。”

    洪伯脸色有些黑,冲着李黑风,玉婶,还有赵爷爷喊道:“你们欺人太甚!”

    赵爷爷没有说话,但玉婶眉头一皱,不悦的说道:“洪刀,就凭你,欺负你又怎么样,要不是楚家解散隐居,大家不问世事,就凭你敢向我楚家人挑战,今日你就得死。”

    “不要以为我楚家不出世,就不把我等放在眼里,哼,老虎不在家,个个都当老大了,不知所谓。”

    李黑风有些受不住的说道:“洪刀,别废话了,我陪你玩玩。”

    说罢,身形一个转身,如箭般的,从门口窜了出去,而洪刀眼里怒火狂烧,叫道:“你想死,我洪刀成你。”

    说着,也跟着身形一闪,从窗口消失了,很快的,外面传来“劈啪”作响的打斗声,你来我往,似乎十分的热闹。

    玉婶说道:“赵爷,李黑风好些年没有出手了,怕是有些生疏了。”

    赵爷连眉头也没有抬一下,说道:“黑风的炼骨也差不多火候了,打几掌死不了人,由着他吧,这些年,憋坏了。”

    玉婶笑了,说道:“说的也是,李黑风也是暴脾气的人,这些年,当一个农夫,整日拿着锄头,的确亏了他。”

    赵爷爷却是没有在意两人在外面的切蹉,而是突然的问道:“那范家的丫头怎么样?”

    玉婶立刻点头,说道:“身子骨不错,虽然比不上悠悠那女人宜男之像,但天姿聪慧,很适合与小河结成生死爱侣。”

    “她能在这样的时候,给予一份力,心性还是不错的,镇南范家虽然实力一般,但那范老头,却是一个聪明人。”

    玉婶一愣,问道:“世人知我楚家的,皆一副畏虎之态,这范老头却没有阻拦范丫头的行事,倒的确让人意想不到。”

    赵爷爷喝了一口茶,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知道我楚家的人已经不多了,但范老头却应该知道一些,因为当年为了拿到千年河参救少主,我们在北方闹了一场,记得当时范老头,也是当事人。”

    玉婶又问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小河的事,好像闹得越来越大啊!”

    赵爷爷沉默了,说道:“随小河心意,闹大就闹大,只要天塌不下来,谁又敢对小河不利,我现在担心的,是小河没有自保能力。”

    “赵爷不用担心,任何靠近小河身边的人,都有我们盯着呢,没有人能伤害小河。”玉婶说到这里,像是有些犹豫的问道:“赵爷,小河这样子,楚家是不是要出世了?”

    赵爷爷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吧,先等等再看,其实我还是愿意看到小河平平安安,快快乐乐一生。”

    这是老人的想法,算是对孙子一般看待的楚河一种爱意方式,但孩子大了,终究不是由人啊!

    如果有一天,楚河真的决定出世,想要轰轰烈烈,那么他赵无敌,也要出世了,只是那个时候,怕不会像今天星空集团,一个小小虚拟技术那般的简单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楚河想在站起来,只有血杀成神,可是现在的楚河,还远远不够。

    除非,他能激发楚家传承的血脉力量,但小河都已经二十二岁了,似乎并没有激发的征兆。

    第二天,看到洪伯的时候,范舞儿吓了一跳,惊声的叫道:“洪伯,你这是怎么了?”

    洪伯脸色青紫一片,连眼角都乌紫乌紫的,有些像是熊猫眼,不过只有一只是,另一只很正常,连嘴角都肿了,都整个的变了样子。

    想要露出温和的笑,但扯动了肌肉,手扶在脸上,有些尴尬的说道:“小姐,我没事,只是昨夜人生地不熟的,被摔了一跤,所以成这样子了。”

    范舞儿瞪大眼睛,很明显的不相信,摔一跤成这样子,这一跤摔得也太重了吧,当时怎么没有送去医院?

    “李叔,你怎么了,你不会与洪伯一样的,也摔跤了吧?”看到李叔的时候,楚河也是抖了抖嘴角,这李叔的脸,都肿了一圈,如果不是相处日久的人,怕都认不出来他。

    李叔倒很干脆,也没有尴尬,因为昨天这一战,他心情很是舒爽,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好好的打一场了,虽然他被打了,有些吃亏,但对方也没有好过。

    “是啊,是啊,昨夜关了灯,不小心摔了一跤,老洪,正巧啊,你也摔跤了,摔得挺严重的嘛,疼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洪伯气结,没好气的说道:“不需要你好心,你还是关心自己吧,没有摔骨折腿折吧,我看还是去医院好好的检查检查,免得以半身不遂。”

    两人这说话的怨气,让楚河与范舞儿相视一眼,很是莫名,范舞儿凑到楚河的耳边,小声的说道:“楚河,不会昨晚洪伯与李叔发生矛盾打驾了吧,这么大年纪的人,不像这么不稳重摔跤摔成这样子的。”

    楚河白了这女人一眼,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不是摔的,但两人不说,楚河也不能总追问是不是,这不是让人家难堪么?

    “真是对不起,这新居,大家都很陌生,大家以后小心一些,还好没有摔重伤,不然我的罪过就大了,洪伯,李叔,还是用白药擦擦,伤口散得快些。”

    “不用担心,李叔会自己处理的。”

    至于洪伯,则是冷哼了一声,似乎并不接受楚河的这份关心。

    “小姐,今天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范舞儿摇头,说道:“洪伯,我暂且不准备回去了,我昨晚想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进入星空集团,帮楚河管理公司,顺便震慑那些想对星空伸手的人。”

    洪伯脸色一变,叫道:“小姐,这可不是小事,这个老爷子可有同意?”

    范舞儿说道:“这是我私人的决定,我爷爷早就说过的,我的人生,我自己选择,无论我选择怎么样的一条路,他都会支持的,我相信,他不会反对。”

    洪伯脸黑了,他可不想在这里呆了,昨天与李黑风打了一架,虽然两人在伯仲之中,但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最大的心愿是打败赵无敌,但人家还没有出手呢,他就已经不行了,这几十年的勤修苦练,似乎一朝皆成了白费,他真的没有脸面对赵无敌。

    要是小姐在这里呆下去,他岂不是还得住着,没完没了了。

    “洪伯,要不你先回去吧,有小强小风他们跟着,我想来也无碍的。”

    “这怎么可以,人心叵测,没有我在身边,总是让人不太放心,既然小姐想要留下来,那洪伯也在这里多住几日了。”

    虽然有些难堪,但洪伯可不敢真的回去,把范舞儿一个人留下来,必竟范舞儿可是他看着长大的,真的如孙女一般,而且范舞儿一直待他孝顺,他可做不到无视她的安危。

    镇南范家的确强势,但并不是天下第一家,也有不少敌人与对手的,再说范老爷子一生嫉恶如仇,杀了不少人,范舞儿作为范家的孙女,可是那些暗藏着的仇人最好下手的目标。

    楚河看着范舞儿,问道:“舞儿,你真的决定了,你要想清楚,进了星空集团,麻烦就上身了,到时候,推都推不了。”

    范舞儿瞪了楚河一眼,说道:“我已经决定了,哼,你当我范舞儿是一个怕事的人么?小看我。”

    二楼走下来的两女,正是周紫衣与曲悠悠。

    “这是股份合同,签了这份合同,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作为星空集团的CEO,我代表星空欢迎范小姐的加入。”

    虽然周紫衣与范舞儿两不待见,但这是私人冲突,却是与星空集团无关,所以为了楚河,两女都不会把这种争斗,放到公司上面来。

    公是公,私是私,要分清楚,不然就让楚河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