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齐菲菲卡着电梯的电梯门还留有小30的那一刻闪身而出。

    电梯因为是旧楼中的老式梯,而且还是医院专用的能进手术床的那种安的厚门货梯,所以格外的笨重,无论开关都比正常电梯慢的很,以致于齐菲菲算着点的闪了人之后,电梯门根本没有检测到有阻碍,而继续关门。这时候如果要阻止电梯关门,军伍只需要用手一挡电梯门,电梯门合不上自然会再开,虽然旧楼这边是很陈旧的电梯,而且他们搭的这台还正巧是可以上手术床的那种巨型门,开合的反应速度都超级慢,但总归不会阻着人离开,却没想到军伍的第一反应就是一脚踹在电梯上,看他的模样简直像是想将学突击队将这门踹开似的,问题这是电门可不是木门啊。

    军伍这一脚踹上去,电梯倒也没有被踹坏,依然是慢慢打开,但总觉得这开的速度更慢了,孙敬国十分怀疑军伍那一脚把人家电梯的反应给踹的不灵敏了。

    电梯打开的慢了些,军伍的体格又比别人要宽大些,本来耐心等个十几秒,侧侧身也就出去了,然而,军伍嫌电梯开的太慢,竟然还一度试图用手往两边扒门,好像这样能快些似的。等到了军伍发现这电梯根本不是人力能掰得动,无论如何都得等上这几秒才能冲出去的时候,有了这十几秒的缓冲,旁边的那架电梯都已经在尖叫声中关门了。

    孙敬国制止了军伍再次打砸已经离开的电梯,回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几个人乘坐的电梯,才发现自己刚刚上的电梯竟然是向上的。

    不由得笑道“看来小姑娘是生气了啊。她之前故意将电梯按的这一上一下,把我们诓到了这向上的电梯,算好了时间等着另一部向下的电梯呢。”

    已经走出电梯的卫少尉回头一看,也就明白了。

    因为一开始是齐菲菲主动为众人服务,又是按楼层又是按电梯键,孙卫两个人又是做惯了领导的,军伍……一个来自未来的土老冒,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根本也没有人注意到,当时齐菲菲其实同时按了向上向下两边的电梯,并且将人让进了向上行驶的电梯中。

    因为今天这整栋楼都算是半戒严状态,外人不许进入了,夜班人又不多,所以本来会使用电梯的人就可以预见的极少,几个人进电梯的过程中,向下的电梯也就迟一步到达了,两个电梯本就是并排着的,齐菲菲将几个人让进来,她走在最后,直接可以肉眼看到另一个电梯的到达情况,在她确定了另一部电梯也到达的时候,算好了时间在关电梯的一瞬间闪出来,只要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被拉住,那么,以军伍的体形根本不可能随即追出,同时晚一步到达的向下的电梯也应该是正处于开门或关门的状态,齐菲菲哪怕是冲进去的一瞬间再按电梯门都应该来让电梯离开,更何况军伍因为不会操作电梯,而平白的又耽误了好一会儿。

    这时候如果二层没有人按电梯的话,齐菲菲应该是都已经到达了一楼的疫苗接种大厅了。

    军伍虽然不太明白电梯的工作原理,但至少看得明白齐菲菲上的这一架电梯上显示的楼层已经由“2”转换成了“1”,如果让齐菲菲先一步找到了吴玲玲,军伍一点不怀疑齐菲菲为了保命能痛哭流涕的给对方下跪,何况现在下面一群大头兵在排队,一个个都贯彻雷峰精神,要是真让她插上了队,那注射个疫苗也就是几秒钟的事。

    军伍左右看了一眼,这个电梯间处正好处于旧楼墙体一侧,一共只两部电梯,由他们这一部走过已经到达一楼的那一部,就是安楼梯间的门,不过这个时候走楼梯肯定还不如做电梯来得快,军伍见墙体上有窗户,想都没想直接就从窗户跳了出去,孙敬国惊呼了一声,也冲到了窗户边,亲眼确认了军伍安然跳到了一楼翻窗往楼里冲的画面,才大松了一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一爱起来都这样吗?”孙敬国感叹道。

    虽然他统共也没比军伍大多少,但是他今天的任务是接待军伍,虽然说三楼往下跳一般是死不掉的,但要是在他在场还把人摔出点好歹来,他不好向上面交待啊。

    感叹了一下年轻人的恋爱真不容易,孙卫两个人又回到了无辜被踹的电梯里,孙敬国走的时候还顺便帮齐菲菲捡了那只跑太快掉了的鞋。

    进电梯、按关门、3楼到1楼,也就不到一分钟的事。

    结果孙敬国刚迈出电梯,就看见了齐菲菲的另一只鞋,跟一电梯抱成团瑟瑟发抖的实习大学生女护士。

    “这……”那小情侣光天化日的做了什么?怎么另只鞋也玩脱了?还把人家一群小姑娘吓成这样。

    “这鞋的主人跟刚刚找过来的男的呢?”孙敬国问道。

    “……”电梯里一群小护士,之前也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惊吓,明明电梯门都开开合合好几次了,愣是没有人敢出门。

    如今孙敬国问话,不知道是不是他一身的军装给了姑娘们勇气,群姑娘才敢出一口大气似的,一个小姑娘抱怨道“我们到哪里见过这鞋子的主人啊,我们好好的坐电梯到了三楼,突然临着要关门的时候从外面飞进一只鞋子来,把我们吓了一大跳,结果电梯好容易到了一楼,突然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又用手来扒门,把我们堵在里面,非要找这鞋子的主人,跟他说了三楼时进来的只有鞋子,他愣了好一会,才走。”

    被小姑娘们这么一说,孙敬国也是一愣一愣的。

    在三楼时上电梯的只有鞋子,而齐菲菲本人没上这电梯?

    也就是说,齐菲菲是在冲出电梯的一瞬间就飞快的踢掉了鞋子,一只甩在电梯门外,一只甩进另个电梯,引起了里面人的惊叫,以此给军伍一个错觉,她利用时间差上了另一部电梯,使得军伍追到了一楼。

    而事实上,齐菲菲在踢掉鞋子的同时,应该是路过了去一楼的电梯,直接光着脚跑进了安楼梯间,顺着楼梯跑掉了,本来她就没有穿鞋,脚步就轻,而当时军伍则正在脚踹电梯门,同时另部电梯里还有女孩子在尖叫,自然就没有人能听到她这近乎于不存在的跑步声了。

    孙敬国此里手里拎着齐菲菲一只鞋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小情侣吵个架而已,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至于这么拼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