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那男人哪里去了?”孙敬国问道。

    他的任务是跟着军伍,而军伍很明显一颗心在齐菲菲身上,这感觉就根一根线上拴的蚂蚱似的,早知道这样他从一开始就也盯齐菲菲多好。

    “跑了。”小姑娘没好气的说道。“问我们疫苗接种大厅在哪?指了个方向他就跑了。”

    “哦。”孙敬国点点头,想了想,还是帮着把齐菲菲另一只鞋也拎上了。齐菲菲会同军伍怄气,说到底不过是想打疫苗,甩脱掉军伍,当然会直奔一楼疫苗大厅了。

    不过……

    孙敬国看了看楼梯。

    军伍问完话后直奔一楼,前提就是齐菲菲已经往那里跑了,可是军伍从追着齐菲菲出电梯耽误了点时间,不过之后跳楼那么果断,是从一楼的窗户里翻出来的。如果同一时间齐菲菲是从三楼楼梯上跑下来,那么按时间算两个人差不多应该是前后脚的跑向疫苗接种处。

    就算加上军伍到了一楼还要问话,但一旦开始跑直线,人按着身高来说,齐菲菲那158的小短腿,就算提前开跑两分钟,军伍也不可能追不上。

    但现在外面静悄悄的,也就是说军伍已经追出去好长一段距离了吧……难道他就没想过,齐菲菲其实有可能根本没有到达一楼吗?

    这也是孙敬国刚刚想到的。

    实在是他第一次见着情侣吵架能吵出这种花的,一时间也忍不住的多想了想。

    齐菲菲快军伍半分钟进入到三楼楼梯间,开始向一楼跑,然而军伍虽然慢了半分钟,却是从三楼跑到了一楼开始追。如果说这个时候,齐菲菲并没有离开楼梯间,而是一直藏着呢,或者说,她甚至可以不用藏,她如果不想被军伍追到,还可以由二楼的楼梯安通道离开,然后找另一处电梯或楼梯下来啊,要知道但凡是新型医院综合楼,就不可能只有一处电梯口啊。

    齐菲菲甚至可以从二楼绕到一楼的某处苟着,只要军伍离开疫苗接种那里,就立刻现身。

    孙敬国有些为难的想着,如果军伍真的没有找到齐菲菲返回来,要求他一起找,那他是分散来帮着找啊,还是按上级要求寸步不离的跟着军伍啊,总不能再让身边的卫少尉帮着找吧。

    正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军伍大步跑回来了。

    “我没有找到她。”军伍的脸色不太好看的对孙敬国说道“你带枪了吗?里面有子弹吗?”

    “等……”只是女朋友闹个脾气,用不着枪吧?

    “那你记得,看到不对劲的人,直接往头上打。”军伍说道。

    孙敬国和卫少尉整个人都茫然了,这什么意思?枪不是军伍要的?要枪不是要打齐菲菲的?不对劲的人又是什么人?最重要的是他也没带枪啊?他今天的任务是接待不是护卫啊。

    因为剧情转的太快,孙敬国这边还没有从恋爱剧里反应过来。

    好在卫少尉本来就是接的警戒任务,听军伍这话也听出不对劲来了。“是什么人?危险分子吗?我带着枪了。”卫少尉才是接任务的主,就算普通大兵没有带武器,他是带着的。

    “是……不是人……也算是危险分子……”军伍皱着眉头,完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在政府未公布事态前,所有有关于丧尸的内容都是不能告知民众的,不过眼前两个人也算是政府的人,军伍再犹豫能说多少,不过想想外面的情况,这一支部队都会成为第一知情者,军伍还是说道“是传染人员,之前在大厅接种疫苗的人中,已经出现传染人员了。”

    “……怎么可能?”这也传染的太快了点吧,之前莫医生不是说过,最直接发病是咬伤和抓伤吗?虽然也说过空气传染也是途径,可是他们也没接触过什么病人啊,这里可是医院,里三层外三层的消毒,多强悍的空气就从病房区直奔到疫苗接种大厅来?

    “……那个疫苗……”军伍拧着眉毛说道“很可能是真的疫苗,总之现在我已经要求疫苗大厅停止注射任何疾苗了,刚刚的乱子也压了下去,那边就交给你们了,齐菲菲不在疫苗接种区,我得去找她。”

    孙少尉感觉自己一定是语文没学好,疫苗难道还得是假的才好吗?知道是疫苗大厅有混乱,负责带队的卫少尉就先一步赶过去了。

    孙敬国还得军伍分析齐菲菲这小女友的去向呢,也不知道军伍这到底是对人家疫苗有什么心理阴影,这是女朋友跑了之后连智商也一起追去了?真疫苗反而打不得了?还是说正因为是真疫苗,才有副作用?

    不过本着任务至上,孙敬国还是将自己刚才的判断对军伍说了一遍,今天这队伍本来也不是他来带,疫苗大厅那边有什么乱子,教给卫少尉就是了。既然军伍说要找到齐菲菲,那么他也就帮着一起找好了。

    “也就是说。”军伍也没想到齐菲菲逃个跑也能玩出这么多的花样,毕竟一起睡了这么多天,看着这姑娘除了说谎顺溜之外,其它的生活态度都还挺端正的。“现在她有可能已经潜伏在一楼,也有可能还在二楼了?”

    这话说的。

    要不是你把人家姑娘惹火了,人家干什么要跑,怎么就用上潜伏这种危险词汇了?

    “理论上来说,她可以通过楼梯去到想去的任何一层,不过小姑娘也就是想打个疫苗而已,最后肯定还是会回来到一层嘛,我们就先在一楼二楼这边找找,如果她去到了疫苗区,就由卫少尉拦着她点,说起来如果你怀疑疫苗有问题,早说不就好了?”孙少尉话里有些抱怨的说道。

    军伍要是早开口怀疑一下疫苗,齐菲菲至于跑出这么多玩法吗?何况现在他们部队中的人还出现了疾病传染人员,虽然对疫苗问题这一点孙敬国还是持怀疑态度,但如果事后真的证实疫苗有问题,那军伍这个知情不报的罪过也跑不了啊。

    “我不是很确定,我只是怀疑……”军伍皱着眉头说道“有谁知道那个莫医生的来历和姓名吗?”

    这个谁能知道啊……军队高层,谁会关心一个小医生的背景来历姓名?现在想想,之前几个人互相介绍,对方只说自己姓莫,更是连他们的名字军衔都没问过,这么一想说不定对方这谱也挺大的,莫非来头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