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身世这种东西,对方来头再大,系统不对接,孙敬国也不可能知道,就直接指了刚才跟他说过话,看着就挺能说的那个彩裙小姑娘。

    “唉你……对就是你,你们是这里的实习护士吧?三楼有个莫医生,你们知道他名字吗?还有家里背景什么的?知道什么说什么。”

    “这医院里好多莫医生。”小姑娘说道。“听说我们医学院的一个莫老教授在医院作过院长,他子侄辈里好多的人都在这里当医生,三楼有、四楼有、五楼有、六楼有,七楼这周都新进了一个莫医生。”

    “七楼?”军伍突然插口道。

    “呃……”小姑娘抖了一下,发现这次军伍没有要踹什么东西的趋势,才又大着胆子说道“七楼特研科,新进了一个莫医生,叫什么?”小姑娘问另个女孩。

    “莫化亭,莫医生。”另个女孩回答。

    “特研科?”这次连孙敬国都觉出不对来了。“特研科不就是这次传染病的发病科室吗?那个莫医生是不是办公室在三楼?”

    “不是。”另个女孩摇了摇头回道。“莫医生是我们七楼特研科的,当然办公室也在七楼啊,不过这次的警戒是为着特研科的传染病,这倒没错的,所以我们这几层楼的护士下了夜班,也就都一起下来打疫苗了。”

    可是之前那个莫医生带的他们是去的三楼办公室……虽然他好像确实没说过那是他的办公室。

    不过……他当时说的是七楼是疫苗研发室,而且他先走一步就是要到七楼去,有疫苗的相关工作等着他处理。

    也就是说,其实这疫苗并不是只在一楼疫苗大厅有的,只不过之后那个莫医生说诸人必须在一楼大厅找到吴玲玲安排接种,所以在三个人心里生成一种想打疫苗非一楼不可的概念。

    如果……

    齐菲菲有将这医生的话听在耳里,并且知道一旦逃跑一定会在一楼受到拦截,那么她大可以直接到七楼找到莫医生。

    “那么,七楼是疫苗研发室,同时也是特研室?”孙敬国问道。

    “不是,我们医院没有疫苗研发啊。”先前那个挺爱说话的小姑娘说道。

    这些人都没常识的吧,疫苗研发的工作哪里是一个市级医院的一个科室就能做的活,她们这边特研室,都已经特殊研究了,也就收治几个传染病人罢了。

    就是说,那个莫医生在对他们这次的任务讲解中就存在欺骗?

    军伍扫了一眼电梯,然后就直接冲向了楼梯间。

    孙敬国就又纠结上了,要不他就不跟这七层楼梯了,坐电梯上吧?

    刚纠结了两秒,人还没走进电梯,孙敬国就听着大厅那个方向轰然一声枪响。

    之前军伍虽然说那边生了乱子,但是被他处理的一点声响也没有,孙卫两个人都不觉得是太大的事,外面二百多号的大兵都在现场,两个人比起来更怕传染病,但如今这都用上枪了,那就是出了人命的节奏啊。

    七八个小姑娘都一起尖叫了起来。

    孙敬国也不可能再悠哉的帮军伍找小女友了,跳起来开始往大厅那边跑。

    齐菲菲喘着大气,踩进了七楼的侧门。

    光着脚一口气从三楼爬上七楼,她估计都没用得了一分钟,总感觉人也好身体也好,都有些飘。

    “这里是特殊区域,进门出门都是指纹识别,正好我有事打算出门,从玻璃上看到你了,要不然你想进来也有点难。”莫医生一边笑着说道,一边将齐菲菲让了进来。

    齐菲菲则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跟了上来。

    要知道她跑上来的这个安出口,就位置来讲也仅是个侧边后门,虽然安楼梯都是楼通的,不过当齐菲菲推不开科室门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做好了心理准备,敲了两下门之后,她都已经在打算绕回到6楼重新从主楼梯再跑一次,让护士开门呢,幸好侧门在胸口以上的位置安有玻璃视窗,莫医生刚巧就在此时路过,从门里看到了齐菲菲在砸门,及时给她开了门。虽然觉得这个正好是有点太正好了些,不过想想之间莫医生的办公室位置正好在这个侧边,那么他会选择这个门出入倒也是极为正常的了。

    “那倒是我耽误您的事了。”齐菲菲一边喘着气的客套了一句,一边加急的说道“我不会耽误您太久,你之前说七楼有疫苗研发室吗?那么这里肯定也有疫苗保存着吧?我打个疫苗就走。”

    因为军伍虽然被她甩开了一时,并且齐菲菲希望军伍会第一时间选择在一楼堵截她,但也不得不担心军伍万一真的跟她心有灵犀直奔七楼,那么这时间就很有限了。

    “有啊。”莫医生将齐菲菲让进来后,再次关上了侧门,一边领着齐菲菲往里走,一边笑着看她道“是怕跟你一起的姓军的那位追过来吗?放心,这一层的科室的门都是很坚固的,没有指纹权限的人是进不来的,他就算追上来,没人给开门也进不来。他是不允许你注射疫苗吗?防得挺严的嘛,能把他甩下自己找过来,你也挺厉害的嘛,不过你干嘛这么听他的话,不是该他听你的话吗?”

    “这个……”就算真是小情侣吵架也没有规定必须谁听谁的啊,何况什么叫“防的挺严的”?不是该说“管的挺宽的”吗?

    两个人边说边走,这几句话的功夫就顺着医院长长的走廊来到了离侧门最近的第一个办公室。门也是智能锁,识别了指纹之后,莫医生指着一个座位,让齐菲菲先坐过去。

    “你来的也巧,这个疫苗的数量确实极少,我手里多出来的也就两支,之前正好新拿了一支来办公室,我来给你注射吧,不过我的技术肯定不如护士们来的好,只要你不嫌疼。”血红色的疫苗瓶就放在桌子上,旁边未开封的一次性针管也摆了一支,莫医生也没多说废话,嘴上一边说着,一边就撕开了注射器包装。

    “……”齐菲菲真不想说,她嫌弃的不是技术,她嫌弃的是这么珍贵的疫苗都不用冷藏放置的吗?记得以前去医院打针领药,人家都是从冰箱里往外拿药,要不然不管什么药放常温里也会变质。

    当然啦,这话齐菲菲不好明着说,人家当医生的又是专研疫苗的,总不如比她还不懂吧,既然人家都拿出来了,那肯定不会是在外面留置过期的啊,说不定刚刚才拿出来的就等着她来呢。

    齐菲菲心里突的跳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