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啦,她在侧门一砸门,莫医生就正好有事要出去;她甩下了军伍刚上来,莫医生的办公室里就正好备下了一支疫苗,明明说这里是疫苗研发室,在一楼好歹还穿了件消毒大袍,却完没有半点消毒防疫就放她进来了,倒是连一次性的注射器都准备好了……

    就像从一开始就打算在这里等她似的。

    齐菲菲慢慢的起身,一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整间办公室,一边向门边踱步。

    “医生这不是你的办公室吧?这怎么是女孩子的东西啊。”仔细打量才发现,这整间办公室里椅子多过桌子,并且每个椅子上都有抱枕,风格各不相同,其中一把椅子上那抱枕还是心型的。

    “哦,这是七楼的休息室啊,给医生护士休息的地方。行啦,你过来吧,我给你把疫苗注射上。”

    那么是得有多么正好,才会有人在休息室里放疫苗和注射器。齐菲菲答应着“哦,好的。”人却已经到了门口,这休息室的门虽然也是指纹开启,却是从里面可以打开的。

    齐菲菲猛的一拉门,直接从门口冲了出来,来到了走廊上。

    不过想像中的莫医生别有所图的追出来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办公室里传来了对方很是莫名其妙的声音“嗯?人怎么跑了?我药都注射好了,来打针啊。”

    这个就有点尴尬了……难道自己真的多心了?

    齐菲菲愣了下,正在进退为难的时候,就听到莫医生冲着门口说道“齐同学?人呢?”

    齐菲菲登时整个人都凉透了。

    再也不敢有半点的犹豫,一口气就冲到了她跟随莫医生进来时的那个侧边门,却没想到办公室门可以从里边开启,侧边门却是里外只能用指纹开启,七楼看来真的是重地,连七楼内部的人,没有权限都不允许随意进出。

    齐菲菲砸了两下门,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打开,又生怕莫医生会随之从休息室门里出来,堵住她,于是马上就下定决心的冲向了长廊的另一侧,无论是什么样的重地,一般医院的设制大差不多,每层至少都会有一个主门,也会在主门附近设护士台,齐菲菲本来就算是擅入,只要能找到值班护士,让对方把她赶出去就行了。

    齐菲菲跑步的速度不慢,七楼这一整层虽然大,但是也比不上n大老科研楼来得广,齐菲菲很快就将这一条长廊跑了一个遍,护士台是有的,主门也好侧门都找到了几个,但是并没有护士值守,整个七楼完她都没看见一个人,更没有一个门能够打开。

    “别试了。”另一侧远远传来了莫医生的喊话,那声音听着特别的真诚,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有意放轻了。“这里一整层都是需要权限才能开门的,里面的人不能够随便出来,外面的人也不能够随便的进,当然了,本来也是有护士值班的。”

    齐菲菲听到了这里,也真的就想明白了。

    本来是有护士值班的,但是……因为一个二个的值班护士都被传染病人咬伤倒下,所以……这一层如今就没有护士值班了。

    七楼,根本不是什么疫苗研发室,就是丧尸病毒最先开始爆发的传染病室,也正是现在n市唯一的丧尸病毒传染源。

    齐菲菲尽乎有些绝望的扑向了窗户。

    七楼这一层,进出的大门都设限,齐菲菲一个没有权限的人,根本无法从门离开,那么当上帝关上所有的门时……窗户都没给她留啊。这一层虽然为了采光也有设窗,但是每个窗都从里面加了防护条。

    这是传染病人又不是精神病人,难不成还有跳窗自杀的?哪至于连窗户都防备上啊?

    齐菲菲硬扯了两下防护条,也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防护条一点没有松动的迹象,只发出“哐哐”的声音。

    “我要是你。”远远的,莫医生又在走廊那一头说话了。“我就不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

    发出声响怎么了?

    齐菲菲还没反应过来莫医生这话里的意思时,突然身后一扇门里传来了“哐”的一声撞击声,紧接着“哐”“哐”的声音不停的响起,门虽然没有被打开,不过就算从外面也能看到随着每一次的撞击,门都会生出一些微动,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撞门,并且伴随着这撞击声,还有不知道该形容为“咕咕”还是“噜噜”的声音,就好像是什么人被人割掉舌头后,又被将断舌塞到嗓子眼堵嘴似的鸣叫。

    齐菲菲差点忍不住的尖叫出声,只是刚发出了一个“啊”音,她就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还算好的记忆这个时候清楚的浮出了莫医生之前说过的情况介绍。

    继第一个病人发病后,后来值班的两个护士陆续被咬伤,而其中一个已经明显出现发病迹象,两个人都被就近安排在特研室做观察了,也就是说……

    这七楼如今至少有一个丧尸、如果不幸的话就是两个,在这一排排的房间里面。

    而按着莫医生所说,第一个病人发病之后被制服过一次,却在短暂的晕迷后再次醒来,展现出力大无穷的特点并且再次啼人,那么,现在在撞门的极可能就是第一个被咬伤的护士已经再次醒过来了……

    她会像第一个病人一样,本来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并不会表现出攻击性,却会在意识到有人在附近的第一时间攻击。

    齐菲菲晃动窗户护栏的声响惊动了她,所以对方现在开始撞门,想要出来攻击她了。

    齐菲菲死死的咬住了牙,轻轻的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她不太了解丧尸的属性,不知道如果对方听不见声音之后,会不会安静下来。她如今能做到的是至少不要再更刺激对方了。

    但很明显的,这么做也没有什么用处。

    门内侧的撞击一点也没有停,丧尸已经意识到了外面有人,想要出来,撞门这样的尝试行为并没有因为齐菲菲的安静而终止。

    齐菲菲眼里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生平第一次她突然想到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如果军伍此时在她身边,以他的老道怎么可能会怕一个新手丧尸。

    之前在三楼好不容易甩掉军伍的时候,齐菲菲还多少有一丝的成功快感,觉得只要有了疫苗,哪怕并不是真正的防丧尸病毒疫苗,只是种过渡的增强免疫的疫苗,至少她能多一分保住自己的希望。

    却完没有想到,军伍不让她打疫苗,也可能并不只是要保证她顺利的变成丧尸王,而是提供疫苗的人本身就有问题……比如,同军伍一样来自于末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