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身发抖的在撞门声中迅速向回跑。

    之前她为着疑心而想离莫医生所在的那个休息室远点,所以活动区域一直都在七楼的另一头,如今这撞门的丧尸一刻不消停,反倒莫医生这里对于齐菲菲来说是个安区域了。

    至少莫医生还算是人类,并且看起来,是个没什么攻击性的人类……好吧,除了他手上不知道是什么化学成分的可疑疫苗外,至少他看起来不是武力攻击的那种人。

    齐菲菲本来就光着脚,身材也还算娇小型的,这一路跑回来竟然也算是毫无声息的。

    而这期间,显然丧尸撞门的声音莫医生也听见了,谁让这寂静的七楼此时统共就这一种声音呢。对方始终趴在视窗上对外张望,只不过完不敢离开,这就使得视线受到限定,齐菲菲造着墙根溜过来,对方大约也没有发现吧。

    等到她悄悄走到门边时,还听着莫医生在里面自言自语道“怎么没声音了?不会丧尸已经出来了吧?没事吧?没伤着吧?怎么这么莽撞呢?被丧尸咬到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变成丧尸,万一咬死了呢?相比之下还是注射丧尸血液变成丧尸来得安,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前半段自言自语如果说还算是一个正常人面对同类危机的反应,那么后半段这几句毫无人性的话也只能让齐菲菲得出一个确定的结论。

    这个可疑的莫医生,也是来自于未来,并且极可能同军伍一样是个消极派人士,因为比起要齐菲菲的命来,对方似乎更关心她有没有顺利变成丧尸。

    “莫医生。”齐菲菲在门外轻声急喊“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我之前就是听见门外有异响才去查看的,那边的房间,好像很危险,似乎是有病人发病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趁着对方还没有撞开门,你快点出来,咱们走吧,疫苗不急,你带上,进电梯之后再给我注射也行啊。”齐菲菲说道。不管对方那注射器里装的是什么,对齐菲菲来讲总比丧尸好那么一点,因为至少把针管插进血管里还得讲究个患者配合,齐菲菲觉得,在电梯里打架总比在这种密室里面对丧尸好那么一点。

    所以放眼这一整层楼,估计有权限开门的也就是这个莫医生了,齐菲菲要是这会儿没把这莫医生忽悠出来,只怕就真的要沦落到丧尸口里了。

    齐菲菲没想到军伍没干成的事,这位莫医生干的这么顺溜,她到底还是在丧尸病毒出现的第一时间被人给扔进丧尸堆里了,虽然这里面有一半是她不太信任军伍,于是自己努力作回来的。

    “莫医生?莫医生?你在听吗?快点出来啊,这里好危险,发病的病人在走廊另外那头,看样一时半会的出不来,我们趁现在快跑啊。”齐菲菲继续努力的鼓励对方,别管是什么未来派别了,总得保命要紧吧?

    因为刚刚莫医生准备注射的时候,她一言不发的跑了。

    所以这到了响动去查看并发现异状也解释的通,当然啦,至少齐菲菲是希望这样的语言能骗对方先把她放出去,看莫医生的样子一直守在门后都不敢出来,应该也是害怕那个丧尸的吧。

    “啊啊?”对方很明显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唉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就觉得你那样随便摇窗户弄出响动,会把丧尸引来,我们现在可都挺危险的啊,幸好这一个丧尸看来并不是力量变异,应该是出不来的吧。”

    这种态度,简直就跟一个无辜被困的受难者没什么区别,还很抱怨齐菲菲惹事似的,搞的齐菲菲都想吐血了,要不是现在她还求着他开门,这会儿绝对叫她知道中年妇女骂人可以多难听。

    到底是谁把她领进丧尸楼层的?

    “所以……”齐菲菲尽量压低着声音说道“那个丧尸是还没有出来,可是这里太不安了……医生。”

    “啊啊……我说丧尸,你没害怕,也没反驳,还顺着我的话说。”莫医生更加贴进了门,因为每扇门上都有一个小型视窗,这样一来,对方就从视察中直接和齐菲菲对上眼了。

    “你果然已经知道丧尸的事了吧,跟在你身边那个姓军的,就是军部的5号吗?虽然没见过,不过那种身高和块头,还是挺好认的。你看看你,你要是一开始就好好的让我把丧尸的血液注射完,咱们这会都可以离开了,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莫医生抱怨道。

    齐菲菲都快吐血了。“医生……你……咱们先逃出去再说这些不行吗?”

    也不知道这医生是天然呆还是自然白,整个人都有点抓不住重点似的。不管之前他的计划是什么样的,现在的重点是齐菲菲和他都被困在七楼里跟丧尸体做邻居啊。

    大家先装什么都不知道,一起逃出去,然后再翻脸撕逼不是很好吗?

    不过……但是……然而……

    貌似莫医生并不是这么想的。

    “那当然不行。”莫医生隔着玻璃跟齐菲菲小声的说道。“我好歹也是带着任务来的,如果就在这里把你放跑了,让那个5号或其它人把你给杀掉了,我不是白来了吗?我来这边就是为了研究你啊。话说起来那个5号都找到你了,为什么不杀掉你了?是你精神控制他了吗?你即然都能控制他,为什么你还要听他的?是不能完控制吗?可是你以前不是无法直接控制人类吗?只能控制丧尸吗?是因为你现在是人类?那你还能控制丧尸吗?要不然你把那边那个丧尸放过来试试吧,你不用担心我,我有办法不叫丧尸发现我的,你试试吧,试试?我可以帮你给她开门。”

    一连串的问题。

    同层楼的那只正努力的想要脱困的丧尸,突然就不是恐袭人员而直接进化成试验体了,看莫医生那有点小兴奋的劲,他是真的想帮齐菲菲试试。

    “我不试这个,你……你先让我离开,给我打开七楼的门,我就告诉你。”齐菲菲要不是不敢大声喊,都想尖叫。现在不是搞专业领域研究的时候。还一副跟她很熟,一切都是为了她的模样。

    谁特么担心你了,她担心的是自己的小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