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算看出来了,这位莫医生不是天然呆,只是副精力都放在研究她这未来丧尸王的身上,一科研起来就没有精力注意常识了,也根本就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安危啊。这算什么……拿生命来敬业?你这种人在春节时用支付宝扫福字,肯定出的是敬业福。

    “你愿意告诉我?”被齐菲菲这么一说,莫医生也挺高兴的。“那你先告诉我。”

    让她告诉……问题是她哪晓得要告诉什么啊。看莫医生这无常识属性,连军伍不是积极派而是消极派小伙伴都能搞错,要是照实给他从常识解释起,估计还没说明结束小命都得玩完。

    也幸好最近齐菲菲编瞎话越练习越溜,张口就来“那个……其实这跟我的属性有关,你看我现在还是人类,所以我就能控制人类,嗯……得等我变成丧尸之后,我才能控制丧尸,至于为什么军哥有时候不听我的……这是……这是我的精神技能不不太稳定,等稳定下来了我一定让你好好研究,甚至你还可以先你研究完我的人,再研究我的丧尸,这样多好。”

    总感觉语法已经有哪里不太对了,但齐菲菲真的很努力再做说明了,而更让人兴奋的是,莫医生竟然信了。

    “原来如此。”莫医生点点头说道“我心里老把你当丧尸看,都忘记了,精神系的异能者本来就是可以控制别人,你因为现在是人,所以才无法控制丧尸,那你还是得变成丧尸才行啊,精神系的异能者要多少有多少,可精神系的丧尸就整个丧尸史来说,你是绝无仅有的唯一一个啊,你自己明白你有多么宝贵吗?那个新丧尸怎么还不出来?真是的,就算不是力量变异,但成为丧尸力量也会高于人类,都撞了好一会了,也该出来了吧。”

    宝贵你妹……出来你妹啊。

    莫医生一脸义正言辞的跟在讲述什么保护国宝行动似的,一边相信着齐菲菲,一边拒绝了开门。

    齐菲菲忍着一口气道“要不我让让,你出来给她开门。”

    她保证只要这混球踏出这个房间门一步,她绝对第一时间冲进门里举把椅子照他头砸,反正开门只要有指纹就好了吧。

    “不用了。”莫医生一边摇摇头,一边说道:“本来就打算给你注射完之后让你离开的,要是现在反而把你放进来我的领域,丧尸也会发现我的。”

    “这什么意思?”齐菲菲愣了下,问道“你说的领域是……”

    “齐菲菲。”

    突然一个如熊般洪亮的声音高喊道。

    因为莫医生苟进去的这间休息室同之前齐菲菲走进七楼的侧门离的极近,所以这么洪亮的声音就如同惊雷一般的炸在只有撞门声回响的七楼,看来这医院的智能门质量也不是太好,隔音不行啊。

    一回头,果然是军伍的一张方脸,出现在了侧门的视窗上。一向没什么更让熊脸,看起来如今也有了点上火的感觉。

    齐菲菲差点就吓得要魂飞魄散了。

    不只是因为齐菲菲完猜不到这声音的主人——军伍,一会儿逮住了逃跑的她会怎么处理,更因为在军伍逮到她之前,这么洪亮的声音绝对就把撞门的丧尸又重新刺激了一遍。

    齐菲菲手忙脚乱的冲到了侧门边,朝着军伍竖一根手指在唇边不停的嘘嘘,再加上精神紧张,今天早上又一直没什么机会上厕所,差点就有点要把自己给嘘尿的错觉。

    却没有想到军伍根本就没接收到她的信号。

    “你后面。”军伍皱着眉头,超大嗓门的吼道。

    说来齐菲菲还是第一次看见军伍这种有些为难的神情,似乎是在犹豫什么,举棋不定的样子。齐菲菲看手势沟通不良,又不清楚末世的手语,也只能趴到门边说道“别出声,别出声。”

    军伍愣了一下,还是很不听话的出声说道“你后面的丧尸在靠近了,小心些,你手边有什么能够当作武器的东西吗?”不过至少这一次他有压低声音。

    嗯,暂时还是安的,因为齐菲菲后面还在不停的传来撞门的声音,所以她身后的丧尸……

    齐菲菲突然转头,刚才还空无一人的笔直走廊上,一个人影在距离她不到50米的地方,两手向前屈伸着,以一种像是想要身体前倾拿到什么东西般的姿势,冲着齐菲菲慢慢走过来。

    对方穿着白色的护士服,散落下来的半头长发上还吊着统一配给的深蓝色蝴蝶结发网,无论是其纤细的体型还是伸出的手腕上粉晶的手串,都再再显示着对方曾经是一位非常爱美的年轻女护士。

    曾经……

    至少齐菲菲一点不觉得现在的人影漂亮。

    完不含一点水分的干裂的皮肤、无论是五官还是皮肉都向内凹陷的肌体、瘦到已经完看不出体型的肢体中,似乎脂肪这种曾在年轻姑娘们恨之心切的东西完不存在。伸出的四肢并不会像传说中的僵尸那样不能变动,反而像身的骨骼都破碎掉又重新被人重组一般,来人站立不直,也无法让四肢协调,如同一个身瘫痪者又重新有了站起来的机会似的,只能这样一边摸索着站立的方法,一边前进。

    身上还不住的滴下不知道是水还是油脂的可疑液体,齐菲菲感觉就像看见了一个人类,活生生的在高温的烘干机里被一点点的排掉体内存在的一切液体,变成了能够活动的干枯尸体。

    丑陋、恐怖、阴暗、死亡。

    如果说将心里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词汇,串起来大约就是“带着可怕的憎恨和诅咒,从墓中苏醒的干尸”这样的形像吧。

    “这……这就……是……”齐菲菲心里很清楚这就是丧尸,但是突然之间面对面的看到一具活动的丧尸在向自己走近,哪怕对方走的那么慢,哪怕以对方现在的速度,很可能要主动走上10分钟才能走到齐菲菲所在的地方,但那种心理上的恐惧,还是在一瞬间让她完忘记了一切,就这么愣愣的看着。

    “那是初级丧尸。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异。”军伍隔着门说道。“但初级丧尸力气也胜于人类,有咬人的本能。”

    当然,是咬成丧尸还是咬成加餐,这个就没人说得准了。

    齐菲菲被军伍的声音喊醒,整个人身一抖才从这种僵硬的态度中醒过来。“我……我不想变成丧尸,我……我得跑了,可是该往哪里跑啊?军哥……军哥救救我啊,你救救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逃跑了,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齐菲菲几乎是在醒来的一瞬间,脑子里转过了三四次跑法,但是……最终也只有向军伍求助这一个办法最方便最迅速最快捷也最安,于是齐菲菲几乎是醒过来后秒认错求助。要不是跪下的话军伍会在小视窗中看不见她真诚的眼,她这会儿肯定就跪了。

    “军哥,我知道我错了,这次是我错了,你帮我开开门,我真的再也不敢了。”齐菲菲小声的说道,两个人就隔着一扇门板,她知道军伍能听见,但她不清楚丧尸能不能听见,丧尸会依着声音找来。

    不过事实上就这种初级丧尸的速度,就算听见也没问题,因为对方并没有像僵尸那样一秒蹦过来,那么齐菲菲也至少还有个几分钟的时间。

    听到齐菲菲的求助,军伍垂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