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的心彻底凉了。

    这个时候军伍如果不管她,那她真的就要变成丧尸,然后开启一场《丧尸王的养成之路》。

    “军哥……”齐菲菲带着哭腔的嗓音还没说完,军伍突然猛烈的拉了一下门。

    “军哥……”齐菲菲又惊又喜的轻声又喊了一句。

    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其实哪怕是军伍真的不管她,她也没法责怪对方。

    军伍本身就是带着任务来的,不是英雄救美的任务,而是就近监察,要让齐菲菲这个未来的丧尸王一直被人类掌握住。而军伍也确实从刑远手上救过她一次,并一直保护着她,当初答应她不会主动将她扔进丧尸堆里,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

    军伍只要什么都不做,就足以完成任务,反而若是救她,那就是有违军令了。

    齐菲菲自己就是军人家庭出身,十分清楚对于一个长年从军的人来说,军令如山是一种什么概念,特别是看刑远的反应就知道,末世之时的人命有多么不值钱。

    不值钱的人命,以及军伍不惜跨越时空而来的责任感,其实齐菲菲哪怕之前拼命做饭、买衣服、嘘寒问暖的讨好军伍,也只是赌一种可能性,而并没有打从心里真的相信军伍会在她有危险的时候挺身相救。

    然而既使如此,军伍也依然选择了想要救她。

    齐菲菲这一会也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种什么感触。

    看着军伍不停的在外面敲砸大门,齐菲菲的眼睛突然就模糊了,在她下意识的抬眼擦掉了眼泪的同时,也听来了来自门的另一侧的军伍的声音

    “这门……”

    军伍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怎么开?”

    “……”

    齐菲菲之前只想着,军伍大约可能会对她的危机袖手旁观,却没来没有想过,军伍会在选择了想要救她之后,打不开一扇门……虽然说智能门肯定比普遍木门要坚固一点……

    可是……

    “军哥……”齐菲菲抖着声音回头看了下身后的丧尸,对方从一开始一步三拐的抖着身子走路的不适应,现在慢慢已经能不抖身子的缓步向前了,也就是说,这新生成的丧尸已经开始习惯并掌握正确走路的方法了,虽然这方法是将身体前倾,两只手撑在地下,也就是四肢爬行前进,但真的……比起她一开始用两只脚手路来,稳当多了。

    “你不是风雷双系八级异能吗?”她不求军伍那八级的异能能跟八级的台风一样直接把楼顶给掀了,但是开门什么的……总不至于有问题……吧?

    “那个哟……”也没注意什么时候,莫医生又从休息室的视窗后里露出脸来了。“早听说过军部5号是双系8级的异能,被喻为军中武力第一人,不过即然想要通过时光机传送回来,就得遵守规则,在这个时代还未形成的未来世界的科技和一切,都不能够存在,这不是道德而是科学法则,所以我们这些人在使用时光机回溯时间之间,都是需要先将异能降至一级的。”

    也就是说……此时的军伍的能力,除了他本身所具有的武力和末世生存经验之外,其实也就是相当于一个新手了。

    齐菲菲见过的军伍动手,除了用风把人刮来刮去,就是曾经用风刃折断过小眼镜打向自己的拖把棍,在刑远见到军伍出面保护,都当即退让的情况下,齐菲菲一直以为那是军伍出手的最低境界,现在来讲……那说不定是最高境界?

    至少军伍至今打不开智能门的行动说明了他现在的风力,是刮不断钢板的。

    “你……”齐菲菲苍白着脸,对休息室中的说道“你快点出来,你把智能门打开,军哥救了我,也就是救你啊。”

    “你当我傻啊。”莫医生在里面说道“军部5号是异能系,没有自己的精神领域,看来已经被你给控制了,虽然还不太稳定,但他明显已经不想完成任务了,我可是精神系的,我即不会被你控制,只要不出这扇门,丧尸也发现不了我,我现在放你出去,你跑了怎么办?就算要放,也得先等你变成丧尸,到时没有人控制5号了,我再把他放进来,既能摆脱你的控制,又能抓到你,还能打丧尸,顺便救我。”

    说……说的挺有道理,齐菲菲竟然无话可说。

    如果哀求有用,她这会跪下来求莫医生都没问题,但显然这时候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现状。

    莫医生打定了主意不开门,军伍进不来,她出不去,丧尸还越走越顺溜,这种死局怎么办?

    “军哥……我……我怎么办?”齐菲菲基本上已经是吓的六神无主了。

    就算以前的时候,她刚听说末世将临,能够坚强面对,那也……单纯是因为她身本没有身临其境过,还以为只要跑的够快不被丧尸抓到就行了,哪想到会有一天自己同丧尸就只隔了几米,而且还特么是在这种整个世界仿佛就只有她们两个的环境里。

    “不要慌。”军伍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虽然看他的神情也有些担心齐菲菲,不过还是沉稳指挥道“你试着沉下心来,看能不能用精神控制它,你的领域不需要指定单独的对象,只要在你的身边,就能起作用。”

    这是齐菲菲第二次听到领域这个词,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意思,但是……前提是她得是军伍口中的那个强大的丧尸王,才会有这么个玩意吧,一个两个的都好像她要是认真努力,控制人的精神和丧尸就是分分钟的事似的,但她真的不会啊。

    可是此时此刻,不会也得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