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一向是不吝于把事情都做好最坏的打算的。

    在莫医生打定了主意旁观,军伍又依靠不上的现在,齐菲菲只能自己一个人处理这个丧尸。

    齐菲菲几乎是抽泣着回过头来,跟已经几乎同干尸没什么区别的丧尸面对面站着,此时的丧尸爬的再慢,离她也只有45米的距离了,齐菲菲完不明白军伍和莫医生所谓的领域该是怎么使用的一种东西,只能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走开走开,别过来别过来。”

    然后齐菲菲就一边用意念努力着,一边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丧尸爬到了离脚边不过1米的地方,向着她颤巍巍的伸出早已皮包骨头并泛起些黑色的手,朝着她的脚伸过来。嘴里还发出了“啾啾”似的声音。

    “军哥!”齐菲菲尖叫起来。

    她的意念没管用、她也没感悟到自己的领域、最重要的是这丧尸根本不受控制,再几步就爬过来了啊。

    军伍再不进来,她真的要变成丧尸了。

    “头。”军伍也厉声喝道“攻击他的头,丧尸同人类一样,中枢神经最密集的还是头部,只要能砍下头来,就会彻底停止活动。”

    “军……哥……我……”齐菲菲如今退无可退,已经是紧紧贴着门了。她真的想说她做不到,就算再怎么爱看恐怖电影的人,也鲜少有人会特意到鬼屋去体验跟僵尸互动,何况她本来就不太喜欢恐怖电影。

    如果此时她面对的是一个人类的凶徒,说不定她还能鼓起勇气来反抗一下,但是对着这种活动干尸一般的丧尸,就像小女生明知道毛毛虫并不会伤人,也一样会被突然落到身上的虫虫吓得尖叫大哭一样,实在只是单纯的恶心罢了。

    “你做的到。”军伍在门外高喊“如果做不到,你就会变成跟她一样,甚至……”军伍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再说道“比她更惨。”

    而随着军伍的话音,那只执着的丧尸也终于爬到了地方,不管齐菲菲贴着门有多紧,丧尸伸出的手,也足以够到她的脚了。

    “呀啊啊啊啊。”齐菲菲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尖叫出声了。一边叫着,一边用脚去踢丧尸的手,本来以为丧尸的手臂该如同钢骨一般坚硬,却没想到新丧尸枯骨一样的又瘦又干的胳膊,竟然是一踹之下,那丧尸的手指就咔擦断了一根。这一击而中,连齐菲菲自己都吃惊不小,不是说变成丧尸之后普遍力气会大吗?虽然她自认也确实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但是眼前这好歹是丧尸,也不至于跟根树枝这么容易对付吧。

    “哦哦。”莫医生躲在休息室的视窗边上,有些可惜的说道“是普遍丧尸嘛,没有任何变异不说,连力气和体质都很普通,其怪了,夜班的两个护士虽然我也不太熟,可是看起来也都是身体健康的人啊,第一批丧尸的话,怎么会弱小到这种样子呢?连个没有异能和领域的小姑娘都能轻松对付。以前解剖过这么多的活丧尸,可是弱到这种程度的也少见啊,这种丧尸就算送给我我也懒的解剖,我还是最喜欢你,你可是丧尸史上唯一一只精神系的丧尸王啊,说好了等你变成了丧尸,一定要给我解剖哟。”

    齐菲菲听着莫医生的自言自语,突然明白了军伍话中的意思。

    如果只是丧尸,如果是其它人变成了普通的丧尸,被割掉了头也就死了,跟人一样,也就死了。

    可是她不同。

    军伍一开始会想要保护她,就是希望她能顺利变成丧尸,并被管辖于人类的掌握内,而莫医生则更加明确,让她变成土丧尸,就是为了研究她,或者是剖开胸腹,或者是割下器官,甚至是打开颅脑,100年后的科技,都已经发明出时光回溯的机器了,自然也更是有一万种方法,让她在永远死不掉的情况下,好好的研究她。

    齐菲菲只呆愣了一瞬间的功夫,那丧尸另一只手也冲着她抓了过来。第一只手明明手指都断了,可是依然是不依不饶的向着齐菲菲伸过来。

    齐菲菲虽然用脚就可以踹开这弱小的新丧尸,可是一只脚没法同时踹丧尸的两只手,几脚之后,因为有一脚踹空了,就被丧尸向前倾抓住她支撑身体的那一只脚。

    登时齐菲菲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一瞬间当初被刑远掐脖时,距离死亡极近的那种感觉就完的回来了。

    “军哥……军哥。”齐菲菲尖叫着,突然跳了起来,向侧边门的角落跑去。她虽然被丧尸抓着腿,可是因为丧尸身上几乎所有的油脂和水分都已经丧失,所以仅余下骨架的丧尸,身体的重量也轻的让人不可思议。齐菲菲这一动之下,竟然真的就带着这丧尸也被她拖着走了几步。

    齐菲菲本来就紧贴着侧边门,这走廊统共也就不过二米的宽,这几步之后,就已经被齐菲菲拖着丧尸站到了角落上。

    角落的墙壁上,静静的挂着一个消防器,或者是旧型的老楼的原因,虽然这七层的几个大门是换了新型智能门,但是消防器并没有在外面被套上玻璃罩。

    所以当齐菲菲的心里再也不寄希望于军伍能够突然大发神威的破门而入的时候,她一边踹着丧尸,一边就开始搜索着可以打死丧尸的武器,于是离侧门最近且能够直接被拽下来使用的消防器当然就是最合适的武器。

    齐菲菲这次真的是使出了身的力气将消防器高举过了头顶。

    只要这样砸下来,只要能直接砸到丧尸的头,以这只丧尸踹一脚都能断掉一根手指的强度来说,大约齐菲菲也就能够得救了。

    或许就算是变成了理智无的丧尸,在这生死一瞬也会有生物的本能反应。

    本来只是抓着齐菲菲脚的丧尸,突然嘴里发出了“啾”的尖锐鸣叫,放开了抓着齐菲菲脚的双手后,一扑而起向着齐菲菲扑过来。

    这一来齐菲菲也顾不得砸头还是砸屁股了,直接将手里的消防器照着丧尸砸了出去,好在这丧尸真的是格外的柔弱,扑到一半被这消防器拦胸砸下来,便同消防器一起一秒又回到了地面,并且因为两个人本来离的距离就近,消防器的重量又格外的沉,齐菲菲甚至能听见“咔擦”的声音,或许是丧尸被砸中的地方,有骨头的断残裂吧。

    那丧尸就彻底在地下起不了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