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丧尸一直在嘴里嘀咕的“啾”,并不是叫声,而是“救”吗?做为一个丧尸,也能够说人类的语言吗?

    应该会的吧,毕竟丧尸原先也是人类啊。

    想一想,确实这个丧尸从出现开始,就并没有很明确的攻击齐菲菲的行为,只是嘴里喊着“救……救”的,爬着齐菲菲不放。

    她一个丧尸,在对着人类喊“救命”?这说来也挺可笑的,不过……这不就是说明了……

    这丧尸还没有完的丧失自己的意识,在她被杀时,还有人类的思想吗?

    换言之……齐菲菲刚刚所杀的……是人?

    在刚刚死之前,这丧尸还留有人的意识?

    齐菲菲猛的反应过来。

    如果说这个丧尸之前还保留人的意识的话……那么……

    比起最早开始想要撞门而出,却到现在还未出来的丧尸。

    这一只明显就脆皮的多的丧尸,又是怎么做到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走廊中的?

    莫医生说的很清楚,这七楼因为是传染病区域,没有权限的人是无法开门的,而有权限的人,当然不会是病人,只能是医生、护士。

    在这一层中,有两个护士今天早上分别被咬后被安置在这里。

    其中一个至今还在撞门,而另一个……

    齐菲菲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抓着丧尸拉住自己脚的那一只右手,右手的簪子猛的刺向胳膊。

    “咔嘣”一声,丧尸的手就被齐菲菲折断了下来。

    “喂喂。”就连在一旁看热闹的莫医生都被吓了一跳。

    “有点常识没有啊。如果你想要她脑里的晶核,得挖脑子啊。”第一次见过杀了丧尸之后拆手的家伙,这是要留什么纪念品啊?

    “军哥。”齐菲菲激动的跳了起来。

    她也没有想到,会有那么一天,自己在发现自己杀了人的第一瞬间,升起在心底不是难过、愧疚、害怕这样的情绪,而是喜悦。

    对于自己能够得救时从内心深处涌起的喜悦,这样的情绪足以压服一切,就像刑远曾经说过的,当末世降临时,不……单纯只是在自己遇到危险时,杀个把人似乎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了。

    齐菲菲拿着那支丧尸断手,将其大姆指按在了侧边门的门禁处。

    第一只丧尸在听到门外有声音的时候,一直在撞门。而第二只脆皮丧尸却可以无声无息的直接将门打开,并且就她死前的遗言来推断她还具有人类的意识的话,那么可以想象,她是通过指纹权限打开了病房的门。

    那么这丧尸的右手,就极有可能也可以打开这侧边门。

    大姆指不行,齐菲菲又换上了食指,在满怀期待的将这丧尸的五指都试了一个遍之后,齐菲菲一腔的热血也不禁冷了下去。

    “没用的。”莫医生又在视窗里幸灾乐祸。“丧尸化的第一阶段就是油脂和水分的排除,就算这个人刚刚用指纹打开过门,但是在行进的过程中,如果手指里的脂肪减少到一定的程度,也会影响,哦。”

    莫医生说到一半突然就又缩头了。

    不过他说的也可能是对的,丧尸的手指虽然并未到枯如树枝的地步,但是眼见的水分流失也已经使得其手指皮肤出现褶皱,但是……

    齐菲菲眼神扫了一眼丧尸的尸体,其护士服上衣右口袋插的钢笔就如同救世主一样映入眼帘,这丧尸生前是左撇子!

    齐菲菲扔掉了手上的这支断肢,立刻回到丧尸身上,又依原样折下了另一支手臂,果然这次只试到了左手食指,侧边门就嘀一声开了,军伍向后退了一步,给齐菲菲让出了开门的空档。

    齐菲菲觉得门开的这几秒真的让她明白了什么叫度日如年,讲真,她从没有这一刻这么的渴望见到一个人,亲爹亲妈都没给过她这种感觉。

    门禁到底是被她给打开了。

    “军哥。”齐菲菲含着泪喊着,刚抬手想推开门店,还来不及纵体入怀来个投怀送抱,就听见了军伍气急败坏的怒吼“小心。”

    “什……”齐菲菲抬起来推门的手还没有落在门上外,就突然被人拉了回来,接着就是肩膀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么……”齐菲菲被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更确切的说是被人压在了地上,压着她的人,面貌是如此的熟悉,是一只丧尸。

    同样是穿着护士服,拿同样的头花盘发,齐菲菲其实无法分辨出同样失掉了水份的女人的脸有什么不同,就如同人们无法区分区一窝新生的同毛色的小猫中其中的两只有什么差别一样。

    但是齐菲菲知道这是另一只丧尸,因为第一只丧尸此时就平躺在她的身边。

    撞门的声音直到刚刚杀死试第一只丧尸手时,还时有传来,只因为用第二只手打开了门,齐菲菲就忽略了她了,不……在那之前,莫医生咽下了说了一半的话时,大约危险就已经临近了。

    所以就在齐菲菲终于打开了锁,向外推门,时齐菲菲被这丧尸从后面偷袭,肩膀上被咬下了一片肉来。军伍在门禁打开的第一时间就送上了警告并从外面拉门,但到底是迟了一步。

    “军哥,军哥。”齐菲菲一边挣扎着一边喊叫。肩膀上的痛,让人痛不欲生,可是比起来死亡的威胁更深,这丧尸的力气比起第一只来可要大出太多,齐菲菲被她压着身体,无论怎么挣扎都并没有什么效果,更何况肩膀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也再没有力气挣扎。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在丧尸偷袭的前一刻,齐菲菲给军伍开了门,并且就算是丧尸的牙齿再尖,想嚼开一块人肉也不是几秒就能做到的。

    也就是这几秒的空档,在丧尸还没有咬第二口之前,军伍就冲了过来,将整只丧尸拎起来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随即是军伍无数的风刃伴着拳头击打向丧尸的头部。

    只是不管军伍的风刃声势多大,拳头砸的多猛,丧尸却完好无损。

    “钢骨丧尸?”军伍有些生气的说道。就算是旁观者也看得出来,军伍的风刃和拳头都对这丧尸似乎没什么效果。

    丧尸这一次是扑向了军伍,军伍不闪不避的伸出左手,直接掐住了丧尸的脖子,任丧尸用同样变尖的指甲在胳膊上、身上留下划伤也毫不动摇,然后将丧尸的脑袋压在地上,弯身拎起了消防器,向着丧尸的头砸了过去。

    两者相撞,发出“哐哐”的声音,叫不知情的人听着,还以为是有人用铁捶敲击电器,几下之后,这丧尸的脑袋就被砸扁了,丧尸也不再动探。

    “军中武力第一人。”此时的莫医生又从视窗里露出脸来了,说道“原来异能一级的时候也这么没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