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这普通人遇到丧尸固然很惨,但是军伍在这一场打斗中也被丧尸抓的胳膊上净是血道道,相对比他们两个人,莫医生似乎还真的有资格嘲笑一下。

    “军哥。”齐菲菲此时扶着自己一边的肩膀,也慢慢的坐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喊军伍能帮着自己些什么,但总觉得就是习惯喊这么一声。

    “你没事吧?”军伍皱着眉头看她,似乎对于伤患也一副无从下手的样子。“你这样……是要消毒包扎吗?”

    要说没事,齐菲菲身上的肉都被啃了一片,当然不可能没事,但是除了最初被咬那一瞬间的疼痛之外,似乎伤口处也并不是疼到会要她的命。

    “消什么毒啊。”莫医生此时又露出头来说道。“她已经被咬了,接下来给她些时间,就可以变丧尸了,喂,军部5号,你清醒一些,不要再被控制了,你现在把她关到左手边第三间屋子里,等她变成了丧尸,我就可以研究了。”

    “你给我闭嘴。”齐菲菲怒吼了一声,然后撑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来,对着军伍说道“军哥,这个人也是从100年后末世来的。”

    “我知道。”军伍盯着齐菲菲,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说道“莫化亭,医部丧尸科最年轻的博士,这次时光回溯实验,唯有他一个人的自愿的。就算在100年后的末世,也从来没有开发出真正能防治丧尸病毒的疫苗,医部使用的疫苗一直是丧尸的血,用以强制分区新生婴儿是否会进化成丧尸,我警告过你小心,可是你没有听。”

    “……”你那种说法哪叫警告啊,那是完不带解释的命令好不好。

    齐菲菲都快哭了,她想说的不是这个。

    “军哥,这个人也是消极派的,他想让我变丧尸,所以是信不过的,我是想说,你帮我包扎下?”

    就没人觉得她快要血流尽而亡了吗?

    齐菲菲受伤的肩膀正是原本握着簪子的那一侧,因为受到了恐袭,她的簪子在刚刚都握不住掉到地上了。这个状态一般人不都会想先要叫救护车救人吗?

    “包扎什么啊……”莫医生隔着门说道。“你在等个一会就要变丧尸了,别浪费宝贵的医疗用品啊。”

    “……”真有点想咬死他的冲动了。

    齐菲菲看军伍。军伍也看她。

    据莫医生说,前面两个护卫的发病时间,第一个人只有5分钟,第二个人在15分钟后开始出现晕厥发烧情况,如今丧尸化也不过只1个小时。

    “我……”齐菲菲强笑道“我没觉得自己有头晕想发烧的情况啊。倒是再不包扎我搞不好就要因为失血而发烧了。对了,军哥不是也说过吗?被丧尸咬到,不一定只会变丧尸,还有可能出现异能啊,万一我异能了呢。”齐菲菲一边说着,一边尽力稳住身体。

    这可真是有点糟糕了,流血过多本来就会头晕,何况之前无论是身体还是情神都高度紧绷,她这时候觉得头已经开始有点晕了,说不好是失血的原因还是其它原因,但齐菲菲已经清楚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是病发的比较快的那一型。但是……

    齐菲菲看了眼军伍。

    “军哥。”齐菲菲硬扭了一把大腿,想要让痛疼感来刺激自己,但让她冒汗的是这一把掐下去,她并不觉得痛……不光是被掐的大腿,就连着肩膀上明明还流着血的伤口,都似乎并不那么痛了。

    可是血并没有止住,汗也是真的汗,明明失血过多带来的应该是体温下降,但齐菲菲隐隐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

    齐菲菲对着军伍说道“我得包扎一下,可是不能在这里,这里的东西都是被丧尸病毒感染过的。军哥你能扶我到别的楼层去吗?”齐菲菲挣扎着想站起来。

    军伍便像从前一样,每当她跑步累到开始爬,爬完又想站时,顺手扶她一把。

    齐菲菲顺着这一扶就倚在军伍身边,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军伍那边,几乎就是让军伍撑着她在走,但就算弱成这样了,看齐菲菲的意识,也是坚定的不肯让莫医生在七楼给她包扎的。

    军伍看着她这虚弱样,也只能叹口气,问莫医生道“哪层楼还有伤口包扎急救的地方?”

    “你还真宝贝她。”莫医生嘀咕着说道“一楼至三楼都是外科科室,随便哪个诊室里应该都有简单的包扎用品吧,可是她马上就要变成丧尸了啊,还用什么包扎呢,就算不死心也就是5-30分钟的事。”

    可是就算只有五分钟,齐菲菲也觉得自己可以再拯救一下啊。

    既然是一至三楼都有科室,并且还没有门禁,那么当然比起在七楼用一些可能被丧尸病毒感染过的医用品要好得多。

    军伍便扶着齐菲菲,用丧尸手开了侧边门。

    只不过当跨过门的一瞬间,齐菲菲才想了起来。“军哥,我的簪子,那是我妈给我的,我家的传家宝。”

    要不是刚刚肩膀死痛,齐菲菲也不会放开簪子,她挣扎着用没有受伤的胳膊撑着身子想往回走,但却使不出力气。

    军伍也还记得那支簪子,齐菲菲当初跟他从宿舍里搬出来时,是在他面前收拾的行李,确实除了几件换洗衣服,还特意的带了这支簪子,更何况这次齐菲菲能够身而退,也多得这簪子的保护,如今落下了簪子,大约是很没有安感的吧。

    看齐菲菲自己站都站不稳,急的脸红的模样,军伍将她扶到侧边门的门框上倚好。“我去拿。”

    “嗯,谢谢军哥。”齐菲菲红着小验看着军伍道谢,还顺手从军伍手里接过了可以开门的丧尸手,反正有她倚着门也不怕门关了。

    军伍再次走进七楼走廊,弯身刚把齐菲菲的簪子拿在手里的时候,就听见身后的门“啪”一声关掉了。

    军伍回头时,只看到了严丝合缝关闭的大门,以及视窗中毫不柔弱飞奔而去的背影……

    一时间军伍整个人都愣住了……喂,传家宝不要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