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少尉见到莫医生的时候,直接一拳就把人给打飞了。“你给他们注射的疫苗,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最可怕的是,这家伙还忽悠着他也差点主动去注射了。

    孙少尉之前因为听到枪声,跟军伍分开去了一楼疫苗大厅。

    卫少尉彼时已经拿枪处理了一个发狂的士兵,就像军伍说的,直接爆头。

    第一批接种过疫苗的大兵们,有十分之一的出现了发烧现象,大约20多个人吧,而这三分之一的人里,又有3个人陆续的出现了狂化现象,第一个人发狂时,同伴们还不明所已的想要制服住了他,有喊急救的,有要报警的,有去找护士的,还有来关心体贴送热水的,等到第二个人狂化时,第一个人的丧尸化已经开始出现水份油脂排出的情况了,所有的人才意识到这不仅仅只是个传染病这么简单,物种都变了啊。

    正好军伍路过,二话不说就把人给爆了头,那时候军伍因为要找齐菲菲,只能简单解说了一下丧尸病毒的发作和制止方式,最重要的是,丧尸化后是无法治愈的,只能杀掉。

    等到卫少尉赶到时,第三个人已经丧尸化一半了,卫少尉听了大兵们的解释,也意识到了这种传染病的可怕性,因为第三个人丧尸化之后动作速度变得极快,普通大兵反而都不是他的对手了,被他伤到了好几个,卫少尉开的一枪原本是想爆头的,不过能打到丧尸也很不容易了,受伤的丧尸速度一放缓,就被几个大兵联手拿下,这第三只丧尸可以说是在众人的围观中完成了丧尸的转化。

    再点数一下人员,当孙、卫两个人发现所有发烧和狂化的人都是第一批打完疫苗的人员后,就算再傻也该知道疫苗有问题了,这个时候莫医生自己撞上来,当然会挨一顿好打。

    只不过孙医生一拳将之打飞后,再想追上打第二拳时,发现莫医生在地上打了个滚就不见了。

    “这……人呢。”

    “唉,有话好好说啊。”

    突然间莫医生撑着医生大褂出现在刚才消失的地方,但声音一消失,他人也再次消失了。如果仔细看,其实可以看到隐约一团白色的阴影浮动在他消失的地方,不过因为这种事情第一次见到,太过于匪夷所思,所以孙少尉反而不敢追着过去了。

    “这是疫苗没有错啊?”撑着白色大褂的莫医生一说话就又出现了,“你们不知道吗?你们部队被政府部门确认为要培养成特殊兵种了。这个疫苗是政府那边批准注射的啊。”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上级的下文也就是一周之前,但这跟疫苗……等下,特殊兵种不是指的特种兵,而是……像你这样的吗?”孙少尉问道。

    这一支部队被批为特种部队也就是近期的事情,但很明显,看着莫医生一会儿现身一会儿消失的情况……好像有什么孙少尉并不知道的情况?

    “原来你们来到这里,却什么都不知道啊……也怪不得5号不高兴,好歹他也是军部的人,估计多少还是有些看不惯吧,反正你要是不打人,好好说话,我就都告诉你。”莫医生说道“齐菲菲还等着你派人去找呢。真倒霉,我就是个研究员啊,为什么事事都找到了我头上了?”

    “你说什么?这些兵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姓齐那小姑娘怎么了?”

    “这个吧。”莫医生想了想,齐菲菲是丧尸王的事情,是不能说的,不然很难说别人不会出现先把boss干掉的想法,那样他就没有研究对象了。

    “这个是传染病没错啦。”莫医生离的孙少尉远远的,笑着解释道“由空气和血液来传播,每个人只会感染一次,如果疫苗能在体内产生抗体,当然最好,如果产生不了,就会被传染,当然,一旦发病就永远好不了了。所以疫苗是真的,只不过有些人天生的体弱,也可能是天生的倒霉,也是没办法的。注射疫苗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将发病的人在最虚弱的时候处理掉,当然,还有一部分的人会生出像我这样的超能力,也算是一种福利了吧。怎么样,很赞吧,是不是有种圣诞老人的礼物的感觉。等等等……别生气,这是未来的末世通行的防疫办法啊,并且……真的是政府部门同意的哟。虽然没有提前经过你们的同意……不过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毕竟是空气也传播嘛,早晚所有的人都避不开啊。”

    莫医生的解释虽然有些啰嗦,但孙敬国还是听得懂了,疫苗就是传染病者的血液。

    因为这病本身是通过空气也可以传播,所以理论上谁也躲不过传染,那么与其让空气感染,不如直接注射血液,这样就可以将人群集中起来,反正是治不好的病,一旦传染就可以将病发的人集中处理掉,这样其实是相对减好了未发病的人们的危险。

    可是……这在之前谁也没有征求过这些大兵的同意啊?

    孙敬国身为一个领导者,在听了莫医生的解释后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做法是最方便保险的,可是……被人欺骗的感觉也一样不能让人轻易原谅眼前的这个人……或者说是……做出这个决定的政府主导者?

    “所以……你们现在能不能分出些人手去找找齐菲菲那姑娘,怎么说呢?她或许是唯一能够拯救这些狂化的人吧……”比如建立丧尸王朝,让丧尸有计划的进攻而不是个体发狂……什么的……

    莫医生觉得自己的表述没问题。

    “她?她能治这种病?”孙敬国急忙问道。总感觉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太过于偏离正常常识,不是刚说过这种病没法治吗?但是想一想之前军伍对齐菲菲的看重和寸步不离,孙敬国现在想想也确实不像是男女朋友分不开那种态度,也就是说……

    “军先生也跟你一样是知情者?齐菲菲真的有办法阻止她们病情恶化?”

    “……”怎么说呢?莫医生觉得齐菲菲这会儿不知道自己窝在哪里病情恶化呢,当然更不可能治疗别人什么的。但他想要的,本来就是丧尸化之后的齐菲菲。“她不是能治,而是能减轻这种情况。”如果能控制n市未来最强的丧尸王,当然也是阻止n市丧尸基地化的一种手段。

    “所以希望你能派人去找她,哪怕是她出现了狂化,也请一定要确保她的安,交到医部……我是说交到我这里来哟,关于她的研究真的可以救很多人。”莫医生真诚的说道。

    这句应该也是真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