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也在狂化?让一个狂化的患者阻止其它狂化的人?

    孙敬国完不知道这是什么操作,但是……“总之只要找到她就行吧?”

    关于传染病的事情,孙敬国想问的太多,但是兵员们一个接一个出现发烧晕迷的状态,他也明白事态紧急,既然身为知情人的军伍和莫医生都如此的看中齐菲菲,那么这个女孩也并必有其重要性。

    “明白了,我会派人去找她。”孙敬国说道。

    “你们的人员分配最好是……呃……没什么。”莫医生话说到了一半就咽回去了。

    最后只问道“那你带的其它兵员,还要继续打疫苗吗?”

    孙敬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其实大兵们负责带队的人是卫少尉。

    孙敬国也不可能越过了他指挥人手。

    在孙敬国同意派人找齐菲菲之后,莫医生又消失在他视线里了。似乎对方只要不说话,就无法以肉眼看到身影。

    就算是特种兵,在亲眼目睹了朝夕相处的战友们狂化并在整整十几分钟里由人类退化成干尸,甚至被当场处决之后也会引起心中的不安。

    孙敬国将从莫医生那里听来的消息转告给卫少尉之后,卫少尉心里的不舒服跟孙敬国一样。

    “你是说,政府同意了普及疫苗,并且由部队先开始?”卫少尉睁大了眼问道。

    一切都只是从莫医生那里听来的,孙敬国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但这次行动是政府下发的命令,并且在事先没有任务说明,从某一程度上也算是一种认可吧。

    “所以,我们现在得就人员分配讨论一下。”

    莫医生曾经想过就这件事给孙敬国建议,但后来还是闭嘴了。

    因为在大兵们现在的分配来说,不可能出现最优的方案。

    “这就有点麻烦了。”卫少尉想了一下说道。

    因为大兵们有一部分接种后出现了发烧的反应,约20多人,而一部分则未出现反应,那么就莫医生所说的,在已经注射的人中,会有机率的出现患者和异能者,所以这一部分已经接种的人,理论上就不能离开了。

    如果他们在离开的时候出现异能也就算了,如果出现了狂化,那就很可能会对其它人造成更大的威胁,而且就现有经验来看,发烧之后狂化的速度比较要快于出现异能的速度,至少在现在在的20多个发烧的人中,狂化的已经有三个人,但其它的人还未醒来呢。

    而狂化的患者比正常状态下会增加一些状态,比如速度,或者身体坚硬度,就算没有增加别的状态,但至于力气会大,这样的情况如果不及时将其杀死在最初的最弱状态,那么一个狂化的特种兵比十个病人还危险。

    虽然第一批注射役苗的大兵里现在还有大部分未发烧,但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不会再发烧还是会延时发烧,所以已经注射的人都不能离开。

    那么能够使用的人手,也就是未注射疫苗的兵员就还有150人,但却需要留下足够的人手来看管之前注射过的那100号人,虽然其实可以让未发烧的人直接看管发烧的人,但因为谁也无法保证未发烧的人什么时候也会开始发烧,并且谁也不知道一旦发烧需要烧多久才能醒来,所以能够保持正常的人员至少也要再留下50人。

    余下的100人,看起来人数足够多,但是这旧楼也有20多层,也就是如果仔细搜索齐菲菲,一层楼只能分5个人手。

    但最可怕的是,既然这病通过空气也能够传播,那么就说明有可能在医院中还有其它的病人出现这种狂化的情况。如果一层楼里有二个以上的病人狂化,那么一个五人小队就有可能压制不了,因为之前没有接到任务通知,所以这些兵员中也只有负责狙击的少数人带了枪来。

    可是莫医生已经留了话,齐菲菲是关键人物,而且极可能此时也正处于狂化状态中,那么又经不得大兵们20人一组,挪动式的安搜索。

    最后卫少尉思量再三,还是说道“那就先抽出100人来,5人一组,一组一层吧。”

    虽然说别的楼层也可能会有病人,不过今天除了疫苗大厅之外,并未听说别的地方有大动乱,虽然之前这医院就因为收到通知,减少了工作人员,但封禁之前的医生和护士也还是有一些的,如果真的有这么多的病人,也不可能这么平静,所以一层5人的搜索小队,应该也算安吧。

    这么想着,100号大兵就迅速被分成了20个小队,一组负责一层,1-5楼直接跑步行进,6-20楼就需要使用到电梯了,好在这旧楼电梯也有几部,一个电梯2个组,几队人分好了楼层就分别行进。

    大兵们之前大排演的时候,齐菲菲虽然出现过,但她不像军伍还下过场,离得远,并没有什么人注意过她,此时孙敬国也只记得齐菲菲穿了条淡色系彩色连衣裙,要是件纯色衣服倒还好说,问题是齐菲菲那裙子还走的油画风,各种花都有点,色彩挺绚烂,所以具体的花色样式的他一个大老爷们真描述不出来,更何况一旦狂化水份油脂蒸发,脸长什么样也做不得数了。

    于是大兵们的目标就被形容成了一个穿彩色连衣裙的姑娘。

    就这样,数个小队分头行动,大约2分钟之后。其它小队都还在等电梯的时候,其中一个小队都已经打发回来人报告了。

    “找到了?人呢?这么快?”孙敬国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齐菲菲这姑娘虽然他也是第一次接触,但看之前的行动不会是这么容易就被人发现的人啊。

    被派回来士兵脸色也不太好看。“报告首长,是找到了穿裙子的女性。人……都死了。”

    孙敬国被这个都字说的愣了一下,这么说找到的不只一个人?

    于是距离见过齐菲菲的孙敬国就被拉去验尸了。

    眼看着地点越走越熟悉,走回到了孙敬国他们下来时乘坐的那台电梯口,孙敬国才想起来,之前同他们一起坐另一台电梯下来可不就是一裙穿裙子的小姑娘。

    当时有七八个人左右,他也没有细看,说是实习的护士,但并没有穿着白色护士服,那么便该是刚下夜班。小姑娘们同他们一起下来,还说了一会的话,后来军伍来了说是一楼有暴乱,孙敬国又听到枪声先一步冲了过来,这群小姑娘可没有跟着来,他也没多想。

    如今看来几个姑娘应该是在孙敬国离开后,害怕一楼的暴乱,一合计便又坐着电梯再度离开一楼,然后……

    孙敬国看着电梯里躺了一地的尸体。

    有点头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