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很明显受到了丧尸的袭击,其实几具的尸体已经被啃的残破不了,不过身上的肉不不妨碍脸部辨认,电梯中的尸体中并没有齐菲菲,是不认识的姑娘,但仔细看的话,之前说话干脆利落的那小姑娘也不在其中。因为几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撕咬和啃食的情况,所以电梯里到处都是血,电梯门处也有一片。

    也就是说

    1这群姑娘有可能遇到了狂化的齐菲菲,受到了攻击。那就说明齐菲菲并没有藏起来,而是已经狂化开始袭击人了,这倒是方便了搜索,可是却无法判定其到底在哪一层楼。依然要一层一层找寻。

    2有可能在这群姑娘中出现了新的感染者。那么就说明在这栋楼里,除了齐菲菲外还有一个狂化的患者存在,其它楼层的人也会受到攻击。

    3而不管是1还是2,无论是齐菲菲还是齐之外的人,都说明了除了被他们管辖的接种了疫苗的大兵们之外,还有其它的人受到空气传播且病发,那么这不受管辖的患者有随时会攻击人类并传染病毒。

    孙敬国长吸了一口气,任务还没有开始,任务目标就加重了。

    “通知下去。每一层楼都仔细排查,一旦找到生存者就马上进行人员集中和保护,所有的楼层完成自己本层的任务后先到一楼中央大厅集合。”

    反正找齐菲菲是要逐层搜索的,那就顺便将能收集到的人员部集中到一楼大厅处,如果放着不管,不知道何时何处何人,就有可能接触空气而出现感染,暴发狂化,再次伤害到未感染人群,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

    孙敬国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

    之前莫医生说给他们这支连队注射病毒血,力求使之转化成一支特殊部队的时候,天晓得孙敬国心里的的愤怒,如果不是莫医生一再强调这是上级认可的方式,他当时就算是手上没枪,也绝对拳头打他到死。

    但是现在……

    将所有人员集中在一处,就可以保证员安,如果部注射疫苗,就能够保证将发病人员第一时间处理掉。毒血疫苗就像是个合格的筛子,能够保证在这座大楼里,只有健康者被筛选出来,从而得到保护,这是最方便的……

    孙敬国深吸了两口气,还是没有将最后心里想的这一条当作命令下达。

    一来今天这部队本来不是他亲自带领,真正能做出任务安排的是卫少尉,二来……孙敬国自己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给自己打这样一支疫苗,所以先这样吧。

    于是各楼层就开始了对包括齐菲菲在内的楼生还者的搜查。

    齐菲菲此时迷迷糊糊的。

    这已经是她所能找到的最好的藏身之处了。

    就算没有量过体温,她也能感觉的到自己身上整个人都能烧起来似的烫。

    莫医生说最快5分钟,她还真就是赶着最快的时间就开始发烧了。当时她骗军伍的时候就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升,整个人有些晕乎乎的,可是体力却迅速的恢复,肩膀的伤也不再疼痛。想拿回簪子是假,想离军伍远一点倒是真,她怕军伍发现她的异常。

    莫医生是不值得依赖的,如果她变成了丧尸,那一定会被抓起来研究。

    通过了之前的事情,军伍是她可以依赖的,可是……如果她变成了丧尸,军伍还会护着她吗?想必是不会的。

    之前说好的,让她活着的前提就是,身为丧尸王的她,一直处于人类的掌握之下,军伍或者是出于一个军人的天性,不能眼睁睁见死不救,但若她真的变成了丧尸,那么会在第一时间负责抓她的一定是军伍。所以当她有一天变成丧尸,威胁到其它人的生命安时,就轮到军伍要为别的人的生命负责了。

    齐菲菲从来没有忘记过,军伍的任务是监视她。

    以前她只当所谓监视,最多也就是终身监禁了,如果能保证她的安,似乎也并不是多么让人排斥的选项,也是今天听了莫医生说才明白,她身为内定的未来最强大丧尸王,当然在监视之外也躲不过被研究。一时间人类在动物身上做过的开膛解剖切片泡器官等各种研究手段,上过生物解剖课的齐菲菲都数不清会有多少种。

    所以哪怕军伍是刚救过她,她还是不敢信任他。

    幸好军伍看她装出来的极度不舒服,按着她规划好的去替她拿回簪子,她才能够顺利跑掉,要不然军伍如果真的让她自己去拿回簪子,自己在门口处守着,以她现在的发病速度,恐怕真的会在军伍面前倒下了。

    可是想想她又骗了军伍一次,还是挺内疚的,特别是这一次不同于前一次,这次军伍不但救了她,还立场坚定的站在她身边保护她,就算是受骗去拿簪子,也是为了帮她。

    齐菲菲都打算好了,要是这一次她能挺过来,没有变成丧尸,那她出去后第一个动作一定是跪在军伍的面前抱着大腿求他原谅她。当然……前提是她如果没有变成丧尸的话。

    发烧使得齐菲菲身体发热、口干舌燥

    而口干舌燥则是因为体内的水份在流失。

    齐菲菲虽然身体已经动不了了,但是五感却没有完丧失,身上的汗一滴一滴的外溢,她整个人就像被放进了蒸笼里高温加热的生肉一样,体内溢出的水份,将她今天所穿来的彩花裙子整个都打湿了。

    齐菲菲口渴到突然想起了咬伤自己的丧尸。

    如果自己也干枯成了那样,估计也会很想喝到一些东西吧,哪怕是人的血肉。

    这样一想,就连眼眶里也滚下水珠来,齐菲菲都有点分不清楚这是发烧造成的脱水还是自己真的在哭了。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变成丧尸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她藏进这里的时候还有一点点的希望,希望自己是像军伍说的那样,感染——发烧——晕迷——然后醒过来之后成为异能者。

    要是早知道要在这种地方变成丧尸,她还不如当时直接从七楼上跳下去呢,就这么死了,即不会伤到别人,也省得被人抓去解剖了。但是……齐菲菲又很清楚,时光如果倒转再重来一次,大约她还会选择躲在这里,因为她从来也都是并不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