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死,那估计真的只能变成丧尸了,齐菲菲虽然明知道不该放弃希望,但也忍不住的会想,如果真的要变成丧尸,她希望能够像碰到的第二只钢骨丧尸那样,硬气一点,别跟第一只脆皮丧尸似的,也太容易对付了。

    说起来,第一个丧尸为什么会那么脆皮呢?

    无论是从军伍对末世有限的描述中,还是从莫医生对丧尸的谨慎中,所谓的丧尸都至少也该向第二个钢骨丧尸那样,就算没有一技之长,也应该至少生命力和身体坚硬度更胜人类才对啊,否则末世又凭什么能维持百年呢。

    所以,第一只丧尸为什么会那么脆弱啊?

    齐菲菲也没想到自己在身为人类的最后阶段,想的竟然不是自己的生前身后事,而是在思考一个素不相识的丧尸的尸生,但不管自己的脑子打不住的往那边绕,拉也拉不回来。怎么说那也是齐菲菲五讲四美的人生中杀掉的第一个人,哪怕那个人已经不是真正的人类了,但她最后的一句求助证明了至少在思想上,她还活着。

    是了。

    一个人在思想上还活着,那么就算是变成了丧尸,她不也还是人类吗?一个人的精神如果是人类,那么就算变化了,她就不能算做人了吗?杀死一个没有人类意识的人类算是杀人吗?那么杀死一个拥有人类意识的它种生物算是杀人吗?

    一只丧尸,却可能还拥有人类的思维,那她到底算不算是杀了人呢?万一死后真有个地府或冥府要审判,她得先给自己想好辩解词啊。

    齐菲菲此时已经完感受不到上的任何感受了,不论是慢慢干枯的还是高烧的体温,都仿佛消失了一样,取而代之的是思维的高速运转,就跟一台老旧电脑突然开了八核一样想停都停不下来的活跃。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或许知道为什么最初的那只丧尸那么脆弱了……

    之前最早的一个完的丧尸出现了力大无穷的情况,而第三只丧尸虽然并没有完转化完成,但身体坚硬如钢的特质也已经很明显,也就是说丧尸化会在退化(?还是进化?)过程中加强某一种感官能力或身体素质。

    而军伍曾说过,就算是普通初级丧尸,一旦丧尸化,其身体各项素质也都会优于人类。也就是说丧尸化本身就是一种素质强化。

    所以那只脆皮丧尸如此脆皮是因为——她被强化的是精神。

    所以她可以在丧尸化之后,还能够凭自己的意识用指纹开锁,看到人的第一反应是求救,只在齐菲菲想用消防器砸死她时才出现反击,而且嘴里一直喊着救命。

    因为刑远和军伍包括今天刚见面的莫医生,一直在说齐菲菲是末世唯一的精神系的丧尸王,三人成虎,大家都如此坚定的一再加深这个事实,所以齐菲菲也从来没有怀疑过。

    她想的一直是如何能够逃避开这个现实,但是……如果是他们误会……或者是说他们弄错了呢?

    莫医生明明说过人类中有很多精神系力量者,军伍却说精神系丧尸只有一个,从脆皮丧尸就能够看出来精神系的丧尸在新手期有多么容易扑街,可是谁能保证那唯一的一个长命百岁的丧尸真的是她齐菲菲?或者说,只能是她齐菲菲?

    至少她就完无法从丧尸的脸部看出对方原本的容貌来。

    如果……只是如果……

    她今天没有新亲手杀掉那个女丧尸,那么这个n市,不就有了一只精神系的丧尸了吗?好好的培养、细心的爱护、认真的引导,对方未必不能成长为丧尸王啊。

    一瞬间齐菲菲完理解了军伍对她的那种复杂心情,如果她能早一点发觉,她发誓她会用生命来爱护那只女丧尸的。

    所以……

    齐菲菲慢慢的再次闭上了眼。

    她被骗了。

    或者说她一直活在军伍设下的一个骗局中。

    刑远或许是要杀她,但军伍所做的也未必是救她。

    将近一周的贴身保护,每一次危急关头的伸手救援,军伍从来不跟她说丧尸末世的任何事,唯一告知她的就是她齐菲菲是末世最强的丧尸王这件事。

    这个身份被一次一次的提起,已经潜移默化的植根于齐菲菲的大脑中了。

    当一个人被告知未来会变成丧尸,那么这个人当然会逃避自己将变成丧尸的命运,因为那可能意味着死。

    但当这个人被告知未来会变成丧尸之后,进化成唯一无可比拟的丧尸王,其实是给这个人留下了一条退路,就算变成丧尸也不会死,还会很强大哟。

    军伍陪在齐菲菲身边所作的一切,其实都一而再再而三的向齐菲菲强调着,你未来变成丧尸后是如此的强大,我不能放任不管。

    哪怕是齐菲菲在最初是如此坚定的想逃避开变成丧尸的命运,但刚刚被咬的那一瞬间,不也在内心里断定自己马上就要变成丧尸,为了逃避被抓而藏身于此,想给自己转化成丧尸王多争取一些时间吗?

    所以……

    军伍这特么的哪里是在保护她啊,这根本是在养成她啊。

    退一万步说,就算百年后那只丧尸真的是她齐菲菲,不也只是说明了她被强化过的是精神系吗?也就是说她首先是一个异能者,至于是丧尸还是人类……不过是物种有些不一样罢了。

    不……她本来就是人类,只不过如今体内水分有些蒸发的厉害而已。是的,只要她的身体能补上水份……

    水份……

    在哪里有水份吗?

    她记得她躲进了洗手间洗漱台边的垃圾桶里。

    既然是洗漱台,应该会有很多的水吧?

    虽然不知道自来水能不能成为身体中的水份。

    但只要有水她就想试试……

    水……

    突然之间,整个洗手间以一种三维模型的方式立体呈现于齐菲菲的脑中,从一个个单独门的厕所隔间到洗漱台、再延伸到垃圾桶以及拖把池,所有的一切都如同光扫描后反馈到电脑中的图纸一样,线条虽然简单但是内件齐,齐菲菲甚至能看到头顶着垃圾们蜷缩在大型垃圾桶底部的自己已经尽乎干枯的,幸好今天这刚刚天明,垃圾桶里都是医疗垃圾包装,这要是过了中午吃饭的点,齐菲菲都得觉得自己这么泡着,有可能会跟水煮肉片挺像。

    此时的齐菲菲就像是上帝一样,在旁边着以一种超然的视角观察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她突然有些明白了莫医生曾经说过的领域,如果说所谓的领域就是以思维来解读一个自己所能掌握的空间的话,那么此时的卫生间无疑就是齐菲菲的领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