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因为之前丧尸撞门的事件,所以再有人撞门第一时间就怀疑是丧尸,却忘了,如果九楼真的有丧尸,那么其它的逃生者当然也会在打不开门的情况下惨烈撞门。不过这时候逃生不该是撞安通道门吗?为什么要撞洗手间门,就算撞开了里面也只有洗漱台和男女厕所啊?即无法反击还会被堵截。

    “他妈的里面的人快死出来,老子要用水,快点,不想死的就给我出来。”

    “老子没带枪,不然崩了这锁。”

    “这楼层肯定还有其它洗手间。洗手间,其它洗手间在哪?”

    “这已经是最近的一个了。”一个声音烦燥道“我又没来这里住过院,哪知道哪里有厕所,只不过一般来说一头就只有一间厕所吗?你有本事到走廊那头找厕所啊。”

    “那就没法过去,好不容易才把这些怪物关在里面。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偏这附近还没有可以通到其它楼层的楼梯。”

    “有也来不及,何况其它楼层也好不到哪去,刚刚的通讯里说10楼以上的小队多数都遇到险情了。”

    “军先生那边……也不知道能撑多久,快点老方,撞开没有。”

    “没看我撞着吗?”

    听着声音外面似乎是一群被丧尸逼到走投无路的人们,想要进来,最重要的是……军先生是指军伍吧?

    齐菲菲飞快的按开锁,拉开门。

    一个熊一样的男人直接冲到洗漱台,大腿虽然被洗漱台卡住,但还是因为冲的太猛,一头撞在洗台上大型化妆镜上,将整面镜子都撞碎了。

    “……”对不起,不是故意挑你撞门的时候开门坑你,不过……

    “你们说的军先生,是指军伍吗?他怎么了?”齐菲菲有些担心的问道。以军伍的身手按说不可能在初级丧尸手下撑不过啊,难道有一大群丧尸?她如果刚变成异能者就碰到丧尸潮那也太惨了点,还不如变丧尸呢。

    “快快快快……水水水水……”门外的人根本也顾不上对答齐菲菲的问话,一开门的瞬间就窜进了好几个人来,其中一个见了洗手间满地的水和灌满的垃圾桶就惊叫道“我的个天,这是老天爷开眼了,水都给我们装好了,快点抬上给军先生送去。”

    几个大兵同时冲进来,七手八脚的抬了垃圾桶就往门外挪。

    ???

    齐菲菲看这情况不像是遭遇丧尸,倒像哪里发生了火灾。

    倒是刚刚撞了镜子的大个子回过头来,还能分出心思骂她两句。

    “大白天的你关在厕所里下崽啊……咦……你这条裙子,你……你不会就是齐菲菲吧?你还活着?还是人类?”

    “那必须的啊。”齐菲菲现在对人类这身份牛掰着呢,马上秒答,然后才反应过来“你知道我?外面这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啊?”大高个跳了起来。“不是为了找你,我们能把那群玩意给放出来吗?”

    “……”

    连锅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发给我背啊?

    齐菲菲怒瞪对方,说起来这人看着挺真有点眼熟。“之前,是你在广场上打的第一套军体拳吧?我记得叫……方景?”早上刚见过的人,齐菲菲多少还有印象,大个子是这支部队里数得上的拳法高手,当时孙敬国亲自点的他名打表演拳,最让齐菲菲印象深刻的是这人是少数体型上能赶得上军伍,像山熊般的一个人。

    “是我。”方景一边点头一边搜索洗漱台,可惜除了被同伴们抬走的垃圾桶之外,能盛水的东西就找到一个矿泉水瓶。

    “快点。”方景一边冲进了男厕所一边喊道“你去把女厕所里的小垃圾桶都拎出来,都装上水。”

    可能是齐菲菲之前皮那一下,开启了这家伙用垃圾桶装水的新思路,哪怕他从男厕所里拎出来的垃圾桶是镂空的,但里面有塑料袋,估计盛上水打个水球仗不是可以的。

    但是……女厕所的垃圾桶里盛的可不会是医疗垃圾及烟头。齐菲菲没有动,看着方景连续扔了二个被烟头烫破的塑料袋,她开口问道“军哥到底怎么了?你们要水干嘛?”

    “说起来还不是为了找你。”方景一边契而不舍的换塑料袋,一边大声说道“上头下了死命令要找你,军先生也要找你,可是谁都不知道你在哪里,大家一层一层的搜索。”

    搜索下面六层的时候还好说,不但没有危险,还陆续收集到一集夜班医生、护士什么的,等到了第七层的丧尸也已经清理干净了,本来第七层的传染病的特研科就是人最少的。

    可是第七层以上都是住院部,这个点护士们刚下夜班,又因为医院封锁,本该在这个时间上岗的护士也没有来,病房里都关着门,没想到大兵们搜索开始后,没查几间,开门之后就发现了一个狂化的病人。

    最可怜的是这丧尸还是之前军伍已经发现并关在里面的。

    8楼的搜索就这么兵慌马乱的结束了,五个大兵打丧尸的声音把同样在这一层楼搜索的军伍炸了出来,本着节省时间的原则,最后还是军伍用风将丧尸刮回病房里继续关着,基本上只要不是钢骨丧尸或者大力丧尸,那么这些初级的丧尸是无法突破病房门的。

    大兵们手忙脚乱的向一楼指挥部那边汇报情况,同时请求支援,却没想到一楼那边传来的消息是无法支援。

    7楼算是特研科,人少的可怜,而8楼则是豪华病房,一人一间,人也不多,并且大部分都已经被军伍搜索过了,不论是病人还是丧尸,只要别出房间门,里外都安。可是9楼以上却是普通病房。

    虽然整层楼的大门是无法自由开启,但里面的小门却是能够由病人们自由打开的。这种情况下,想一想,只要有一个病人丧尸化,那么首先同病房的人就没有几个能跑得了的,然后万一其它病房的病人再听到动静出来看个热闹什么的……

    “所以……”齐菲菲有些浑身发冷的听着方景的转述。

    “你们来到9楼的时候就已经部……我是说整层楼的人都丧尸化……或者死掉了?”

    “……谁知道呢。”

    这汉子沉默了一下,一边用塑料垃圾袋接水一边说道。

    “反正我们刚到达门口的时候,听着9层的病房里就没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