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给了齐菲菲一个鼓励的眼神,方景说走就真走了,他本来也没指望齐菲菲能帮上忙,对她的期待也就是做好递水服务的后勤工作就行了,所以这会齐菲菲要求给点私人空间,方景二话不说就照办。

    齐菲菲目送方景又踏出了洗手间,腾腾的跑向战场,立体线条的领域一秒种重新回到了脑海里,水球也再次汇聚。

    齐菲菲长出了一口气,这次没有让门关闭,而是一步一步的慢慢向洗手间门口挪动,到了门口,齐菲菲试着伸了一条腿到门外面,领域仍在。

    然后齐菲菲慢慢的将这只脚落下。

    一瞬间,脑海中的领域就像三维广告片里的线条楼房一样,本来只有洗手间的三维空间突然就开始自行绘画起走廊来了。以洗手间模型为基础突然伸展出的走廊的线条不断的向外延伸,无论是遇到窗户还是临时坐椅,领域都非常尽责的给出了线段,甚至遇到了厕所方向的指示牌,领域都给勾了两个小人的轮廓。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理科生一丝不苟的在用简笔画画一个立体场景,齐菲菲也没有想自己一个感性的文科生,会发展出这么理科的领域。

    线条延伸的很详尽,但不算快,就在齐菲菲觉得自己可以用这种线条版上帝思维将整个医院都看透的时候,线条撞上了一个正在奔跑的人,方景背景一下子闪现在及海里。

    不再是黑白色的立体线条,而是真真实实的一个人的背景,就像是通过手机看到了一幕视频的开场第一秒。

    然后在这一秒……或者说在这一瞬间之后,领域中的线条崩塌了。

    她的领域依然不能让任何人进入。

    外人入侵不行,她主动的收纳也不行。因为碰上了外人,所以正在建构的领域才会消失。

    齐菲菲此时也有一种冲动,想像方景那样跟自己的领域好好说说,害羞什么啊,大大方方的直接画你的啊。

    不过这至少说明了一点。

    领域并不只局限于洗手间,而是以齐菲菲为中心,并且是可以扩展的,这使齐菲菲成功避开了下半辈子只能守着这洗手间过活的尴尬境地,她之间曾经真有过一点担心,要是领域只限于这间洗手间可怎么办?

    领域原来是可以扩展并移动的。

    齐菲菲此时还保持着一脚门内一脚门外的姿势。

    重新建构起来的领域也同样是以洗手间为中心,向外扩展,只不过这次齐菲菲知道了方景的大约位置,在三维线条画到这前的地方时,就及时的停止了。

    领域也可以停止。

    然后齐菲菲试着将思维集中在洗手间的水龙头上。

    水龙头再度无人自开,水哗哗的聚成了一个水球后,齐菲菲将这个水球慢慢的拉向自己。

    随着水球的移动,原来在洗手间建立起来的密密麻麻的三维线条,变得越来越简化,就像是画中的线被一根一根的擦掉一样,最后只剩下代表了水球的线团中,抽出的一根线,牵连到了齐菲菲的身上。

    齐菲菲感动的都快哭了。

    领域可真是个好东西。

    不但可以扩展还可以停止和收缩,特别是光是收缩这一项,就成功的让齐菲菲能够带着水球自由行动了。

    确定了领域的收缩可以保证水球的存在,齐菲菲也就行动了起来,她不确定如果她跑起来,这线会不会断,便直接将水球还是接到了手上,水球的领域跟她自身重新融为一体,齐菲菲便跟个马上要送饭的餐厅服务员一样,一手拖着水球,一边向着病房的方向跑了过去。

    她本来以为她到达战斗现场的时候该是人尸各守一边,一边扔火球一边泼水,必然是要闹的热火朝天的,但是没有想到几个大兵围着军伍守在病房门口……齐菲菲这蹬蹬的一路跑来,反而成为了这附近最大的声音源。不但大兵们,军伍也向她看过来了。

    “军哥……你们这是……”怎么不打了?不打了她怎么美救英雄?军伍要是跟她算之前的两次帐怎么办?齐菲菲心里有点可惜的问道。

    “嗬,妹子,这是克服害羞了?早就跟你说了,有异能多好,大大方方的显摆出来啊。”方景跟齐菲菲打了个招呼。

    本来该是与齐菲菲最熟悉的军伍,反倒一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紧紧的盯着齐菲菲,像是想从她的脸上看出来点什么。

    这什么眼神,她没变成丧尸就这么失望吗?

    “军哥……不好意思啊。”话说她这句开场白是不是也有点硬?没变丧尸也不算是她的错啊。

    齐菲菲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咬之后睡了一觉醒来,就有异能了。军哥你看,我是水系哟。”既然方景让她大方显摆,那她就好好显摆显摆。

    之前刑远说她未来会是末世的丧尸王,当时齐菲菲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神精病吧这人”,但是同样的话军伍也说过,反而齐菲菲就觉得有点相信。

    除了因为军伍怎么说也救了她一命,并且还承诺会保护她之外,更多还与军伍本身给人的感觉有关。

    严格、严肃、严谨、认真到有些迂腐的军人,以自身的任务为使命,齐菲菲从来都没有想过军伍会说假话。所以在军伍一次又一次的强调中,齐菲菲自己都觉得她未来变丧尸的机率50,就算真有幸做了异能者,那也肯定会是精神系的,谁又会想过,她其实是个水系的异能者呢?

    看吧,打脸了是吧,她是水系的。

    “你是……”军伍也是眼神有些发直的盯着齐菲菲手上的水球……

    “水系。”齐菲菲斩钉截铁的说道。

    “哦……”军伍这会吧……光看神情都能看得出他的恍惚来。“所以你是……”

    “我是齐菲菲啊,军哥。”齐菲菲都不知道该向哪个部门吐槽了,因为她不是精神系,所以军伍都不打算认她了吗?她只是变成了异能者,脸又没变?

    “我是水系,你看到了吗?我是齐菲菲,我是个水系异能者。”

    “不……我的意思是……算了。”军伍的眼神突然闪过一道暗光,只是话说到了一半就停了。

    “……”

    特么的什么算了?怎么就算了?

    你之前对我的精神伤害就这样一带而过了?

    齐菲菲本来打算着至少也得让军伍给她倒个歉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