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之间还因为方景的声音转头向大门的丧尸们,则因为有了这距离更近的声响重新转向了东墙边,其中离的东墙最近的丧尸往这边挪了一步,突然之前拿着鸡腿画sos的保安就一把拉起了女厨,将其推向窗外。

    “不要。放开我,我错了,放过我吧。”女厨尖叫出声。但这完不能阻止保安的行动,反倒引得更多的丧尸向这边涌来,这使得推揉女厨的那个保安更加不安,不但行动上愈发使劲,更是抱起了这女人打横从饭菜窗口递了出去。这倒真的像是丧尸们来排队打饭,工作间里工作人员给往外递饭的场景了,如果递的不是人类的。

    “你做什么。”方景等好几个大兵也被这保安的举动吓了一跳,一起推开门冲了进去。不过比她们更快的是军伍的风,一道风刃将那个还以为能接到午饭的丧尸刮回了西边的丧尸堆里,之后上百号大兵一起动手,连点惊险意外都没有,十几只丧尸很快就被消灭掉了。

    被救下来的女人跪在地上哇哇大哭。

    另外的人类则依然还是窝在东边工作间里发着抖不敢出来,哪怕外面已经是人类大兵了,这些人依然还是不敢动,更不敢说话。

    方景怒气冲冲的将那个推人的保安拽了出来。

    “你为什么推她出来喂丧尸?”方景怒气未消的质问男人。

    “这……我?”被拉出了工作间的男人整个人恍惚的好像刚刚睡醒一样,被方景这么一问,看看跪在地上哭的女人,再看看工作间,突然恍然大悟了似的,跳起来将那个女人抱住,急忙的安慰道“翠花,翠花你没事吗?伤着哪里没有?”

    众人“……”这反应也是没谁了,如果不是你推她出来,她都不一定会有磕伤,当然啦,其实旁观者也都看得出来,似乎只要在没有声音的情况下,丧尸不知道为什么,就不会碰东边工作间,这女人引起了丧尸的注意,别的人想要自保,将她推出来也是没有办法的。

    所以如果男人大大方方的承认他为了自保而不惜出卖别人,大兵们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他此时这种“我为什么会推她?”的行为,就好像刚刚推人的不是他一样,实在此地无银三百两,装的也有点太过了吧?

    “你不是保安吗?你不是有枪吗?”方景大声的问道“你不开枪保护她,你怎么还推她呢。”

    “你推我,你推我。”名叫翠花的女人尖叫着就给了这男人一个巴掌,“你竟然推我。我不要彩礼的嫁给你,我给你生娃,跟着你四处打工干活,是啊,你不是有枪吗?你不保护我,你还推我?”

    行吧,这闹半天还是夫妻两个啊?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典型版本啊。

    男人被自家老婆抽了三个耳光,才迷迷糊糊的说道“对啊,我为啥推你啊,我肯定不是我想推你啊,是……是我在那里面,我一听有声音,我就想着要推你出去,我怎么能推你呢,要是平常,我就算推我自己出去,我也不能推你啊。”

    他这么一说,那尖叫的女人倒还真就不叫了。反而是所有的人都看向了一开始朝着大兵们比“嘘嘘”手势的保安。

    “李大河。”搂着老婆的男人突然厉声朝他叫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指使我推我老婆,大家同事一场,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啊。”

    那叫翠花的女人也反应了过来,指着李大河骂道“李大河,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平时看着挺和善个人,关键时候背后下冷刀子啊。”

    “我……我……”叫李大河的男人呆呆的蹲在工作间里,嘴里也不知道嘟囔些什么,只是没人听得出他在说什么。

    “老蒋……你们两口子少说两句吧。”一个穿厨师工作服的胖大厨小声的劝道“咱们这些人能活下来,多亏的老李。”

    “多亏他?我看是他害的才是。”叫翠花的女人尖叫道“那个变成怪物的不就是他一队的?而且就是他,就是他把我们带进工作间的你们忘了,本来咱们能跑到外面的,是他喊着进工作间关门咱们才进去的,之后又不让人说话,谁说话就推谁出去,一会一个一会一个的往外送人,那些怪物吃完一个再送一个,不都是他吗?他把他哥都送出去了。我看他跟那些怪物就是一伙的,他这是给怪物们留饭呢这是。”

    “哥。”叫李大河的保安似乎也刚刚醒过来一样,听到“哥”这个字,突然就叫着跳起来,冲到了一具已经被丧尸吃的连头都让丧尸啃过一圈的尸体旁边,跪着大哭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方景看着这些人的反应都不太正常的样子,又见这夫妻两个言之凿凿的指责那个李大河,就问其它人。

    “那个人。”莫医生冷笑着蹲在地下,揭起了衣服对身边的齐菲菲说道“恐怕是个精神系吧,你现在知道精神系都是怎么把自己玩死的了吧?这些人被他救了,都还要恨他,你看吧,这还是末世未至,最多就是言语指责一下,之后末世一开始,这种让人丧失抵抗能力的精神系,在第一批就会被杀死。”

    “莫哥你……这求生欲也是挺强的了。”齐菲菲有些无奈的看着莫化亭,在开门见丧尸的第一瞬间,她身边这位两秒种就抽下外套盖在自己头上给蹲了,之后不管外面闹腾什么剧情他都绝不抬头说话,虽然齐菲菲也理解这是他自闭症能力自救的办法,不过……他们身边上百号的大兵,要是还奈何不了十几只丧尸,那估计什么能力也救不了他的。

    “你怎么知道他是精神系?”

    “看反应就知道。”莫医生说道。“如果一群人在不合常理的情境中获救,并且获救后的第一时间,都在指责漫骂一个人,那对方百分之九十九是精神系。”

    “还有百分之一呢?”

    “是决策领导人。”

    “……”看那男人的怂样,跑不了的精神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