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在大兵的追问下,其它的幸存者三言两语的就将事情说清楚了。

    早上厨房是5点上班,5点半开员工餐,而除了厨师外,第一波来吃饭的人是保卫科的保安们,保安们6点到岗,6点半才开始病号打饭,不过虽然理论上住院的病号们还没到开饭时间,但也会有很多老病号,因为常年住在这边,考虑到七点开始查房,病号们也是不能乱窜的,就会有上了年纪又睡不沉的老人家,早早的下来聊天,权当娱乐。

    今天早上5点半点,保安和老病号们吃饭时,出现了意外。一个是老病号中的一位老太太,这两天一直发烧,今天早上是已经感觉好些了,才自己下来吃饭。

    在吃饭的过程中,老太太先开始发狂,逮人就咬,保安们初期还以为这是什么狂犬病类的发作,根本没有人敢靠近,这年头谁敢跟个发疯老太太较劲,万一伤着筋骨再被家属给找上呢,管着老太太的医药费那自己一辈子就白混了。

    可是等到老太太将人咬死了一个,那事就完不一样子。别的保安一拥而上的想制服老太太,其中一个保安却瞬间怂的躲到了工作间里。这保安中就是早上那个帮着压制7楼病号的那个保安,本来当时接任务的时候只当是个简单活,却没想到碰上了人命案子,更在制服过程中受了伤,随后觉得有些头晕,就跟同事换了个班,提前下班来吃饭了。

    这老太太丧尸不比之前7楼的那个丧尸,对方是刚发病,保安身上的枪都还有效,打中就能制服,这老太太却是已经发烧几天了,再加上她本来就是老病号,无论是体内的水份和肌肉,甚至整个身体机能都几乎停止运行,这些保安手上的枪也不是真的子弹,而是麻醉枪,麻醉剂打进去进不到血液里,当然就不生效。也就是说老太太其实在身体上本就已经接近丧尸了,只是精神上在狂化之后才开始失去理智。

    所以在这老太太咬死了人之后,李水河发现了苗头不对,不但自己躲进了工作间,还喊了一句,让其它人也快点进来。

    当时他可能就是单纯觉得这里安吧。

    结果他这么喊了之后,本来在工作间里的厨师们当然没有往外跑的,而已经在外面的保安们也有跟着躲了进来的。

    有一个躲了,就有二个躲了,结果越来越多的保多撤到一边来,来不及撤的都被老太太给咬死了。

    幸好老太太那逮着活人就啃的精神头,却就是不碰这工作间,几次逛来逛去的也都不进来。当时进来的人都想着,老太太可能眼神不好,玻璃反光看不到里面,从这里电话报警,警察一会就到。

    却没想到这老太太听力特好,但凡在这里面有点声音,她就能注意到,几次有人试图打电话,都会引起老太太在这附近逛,有一次还差点摸到工作间门,李大河也不断写纸条警告不要出现任何声音,大家便都不出声了,想想现在也已经6点半了,只要有其它病人下来吃饭,看到这厅里的死尸自然也会报警,他们等就是了。

    没想到今天所有的人都跟约好了似的,6点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下来吃饭了,没有人替他们报警不说,更可怕的是,在躲进来的人中,也有人出现了发烧的迹象,李大河脸色惨白的在纸上写纸条,告诉诸人这种被伤之后的狂化病的症状就是先发烧,于是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之间受伤的保安只要出现发烧的症状,就被工作间的人推了出去。

    有的人被推出去就被外面的怪物吃掉了,有的人被推了出去竟然也变成了怪物,结果这一上午的时间,怪物越来越多,增加到十多只,反而工作间里的人类越来越少了。

    “就是……就是这样。”之前那个将自己的妻子推出去的人喊道“本来我们能跑出去的,是他叫我们躲进来,也是他在纸条上写着说受伤发烧之后就会变成这样的怪物,叫我们把发烧的人推出去的,后来连受伤的人都,我们都是听了他的……人家哭着求他救命,他也不理会,结果外面这些怪物越来越多,我……那里的人都是我的同事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己怎么就狠得下心来?可是当时他叫我们把人推出去,我们就推了,真的首长你们相信我,我一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么做,真的,当时就跟着了魔似的,他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是这样吗?”卫少尉拧着眉头问着那个叫李大河的男人。

    “是这样吗?”齐菲菲也小声问莫医生。

    “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李大河一边大声跪在表哥的身边哭着,一边点头“我……我是真的想要救大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就觉得只要别离开工作间,别出声音就能得救,受伤……发烧也会变成那样的怪物,我这都是为了大家,我也不想的。”

    这就是承认了。

    “怎么可能?”莫医生指着那个厨房小工作间冷笑道“这个人是傻的吧,看他能力八成是个无效类精神系,我猜最有可能是“旁观者效应”能力者,这种能力特别好用,只要有个单独空间给他,他就能把一个半封闭的存在做成旁观者区域。这能力在末世很受欢迎,只要把这么个人带在身边,身边有足够的食物,就算是碰上了尸潮都有能获救的,所以有很多的团队愿意招收这个能力。当然了,如果你进不了他的区域,被排除在外成为被害者,那就不太妙了。”

    旁观者效应啊……

    齐菲菲有点了解了,虽然开学不超过一个月,不过刘菲菲好说也是社会学的学生,而且还是担任班长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该读的课外书不但买的挺她还读了好些。

    旁观者效应最著名的案件,是1964年发生在美国的吉诺维斯案件,女孩吉诺维斯在返回公寓的途中被歹徒持刀杀害。在她被害的30多分钟内,38个邻居听到了呼救声,其中许多人还走到窗前去看了很长时间。没有一个人去援救她,甚至没有人行举手之劳,打电话及时报警。

    “那这种能力有控制他人行为的能力吗?”

    “我们无效类。”莫医生很自毫的说道“都是被动类,自己的领域自己用,就算有能够收容他人的领域,也仅是提供场所,不带有规则,不跟你们主动攻击类似的,还带有精神控制,最多……就是其它人进入到他的领域也就会跟他精神同步,思维也变得跟无效类一类消极罢了。”

    刚刚还咱们……这会儿就你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