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李大河既然是被齐菲菲弄没的,那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齐菲菲是不能放着他不管的。但不管怎么说,如果顶四层有一堆已经开发出精神系领域的精神病人……那至于说明上面没有丧尸,李大河也可能是看到了还有幸存者,一时心善又救人去了。

    只是……他们可怎么上到17楼呢?按李大河说的,17楼没有权限不能按键,安楼梯又锁,这种时候不管是撬锁还是砸门都会引起16层大兵的注意,她们总不能也试着站进电梯里,看有没有人在17楼按键吧。

    齐菲菲正发着愁,电梯门开了。

    之前齐菲菲让李大河出来时按过电梯键,当时电梯没有下来,如今下来了,不但下来了,还打开了,电梯中温暖柔和的顶灯照下来,很欢迎大家进来。

    “嫂子。”方景挂掉了内部通讯。

    “顶四层的权限除了院长,只有两个医生有,因为没有夜班,所以现在人都不在,其它如病人数量什么的,莫医生说他刚调来也不清楚。他说他不上来了,末世之初的精神系都不好惹,让你小心点。”

    无效类这种关键时刻没点屁用的作派,再次让齐菲菲认清了精神系为什么会在末世之初差点被人清理干净的可能性。

    “那……我们进?”齐菲菲一手挡着门,阻止电梯关死,一边问军伍。

    “进吧。”军伍从电梯里说道“至少没有打斗的痕迹,应该并不是被人强迫带出去的。”

    她们人就在16层,如果上面有打斗的情况,别的不说,至少李大河的喊声不可能听不见,可是就算是这样,齐菲菲心里还是直打鼓,因为如果上面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按李大河天然的怂性,也该是先做电梯下来跟他们说声啊?

    有什么理由会让他一声不吭的就出了电梯没有再回来呢?

    之前方景在通讯中就已经将事情大约报给了卫少尉,底层的大兵们此时都吃完了饭,这样就有足够的人手楼再次搜索那只失踪丧尸了,这样齐菲菲她们小队专门负责搜索顶四层就可以了。

    军伍都发了话,齐菲菲和军伍和6个大兵坐上了电梯。

    电梯门慢慢合上,但是17楼的按钮确实按不亮,齐菲菲按啊按啊,按了半天,一直等到了电梯都默认没有人,灯都灭了,电梯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真是无缘对面手难牵,17楼的人也太没有灵犀了吧,是感觉不到她们想要上去的强烈意愿吗?

    电梯里的灯都灭了,齐菲菲又不敢摸黑乱按,万一按到紧急按键把电梯再锁了呢?展开了思维建构,电梯层楼数字扫描出来17,又不死心的继续按了下去,结果这一按,电梯登时就动了,电梯内也重新亮起来,这时间卡的如此准,害齐菲菲一时间还以为她按的呢。

    不过手上的触感还是按键被锁,按不下去的感觉,也就是说,17楼那人终于帮她们按电梯了啊?可是如果这个人的行动这么安,那他为什么不带着上面的人下来呢?不……在这之前,他怎么知道什么时候电梯会进人呢?要知道在这之前,这电梯可不是停在17层的,对方是使用精神领域来扫描的吗?那么就可能是主动性攻击类了?鉴于精神系的能力特质就是不打丧尸专打人,齐菲菲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等人这么贸然让进入电梯是不是有点危险?

    心中突如其来的一种危险信号,让齐菲菲根本没有时间问军伍的意思,直接就按下了电梯楼层中的1楼,但随着叮一声系统声响起,17层已经到了。

    齐菲菲脸色有些发白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刚刚在16楼的时候,17楼的按键是无法按下的,然而在刚刚那一刻,她很明显能感觉到1楼的按键也是无法按下的,这电梯不会是坏的吧?哪一层也没法按?

    齐菲菲这边的异常引起了同电梯的大兵们的注意,军伍和方景都凑过来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电梯按键上时,突然一个人从电梯外面冲了进来,直接撞到齐菲菲一下就挤开了原本离电梯按键最近的齐菲菲,手指点在楼层上,疯狂的按着,几乎将所有的按键都按了一个遍,然后开始一边按一边哭道“这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电梯开了,怎么这又是不能动了呢?”

    呃……这位大哥就是在17楼帮他们按电梯键的人吗?齐菲菲看着对方疯了一样的按着电梯按键,看他的反应,似乎是他一直在力求让电梯打开,但是电梯始终没有开过。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这种闹鬼一样的电梯,如今虽然开了,却又关不上走不了了,整的是只许进不许出,有来无回的节奏啊。

    “这位医生,想问下你没有看见刚刚坐电梯上来的一位保安……医生?你……莫医生?”齐菲菲一而再再而三的拍肩,好容易才将这位情绪崩溃的医生给拍的回了头,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张熟悉的脸。

    话说莫化亭之下在16楼联络的时候不是还回话说要在餐厅吃饭吗?什么时候这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快他们一步窜到17楼来了?

    不……仔细看的话其实也能认出来是完不同的两个人。

    虽然五官的相似度达到了80,不过气质却截然不同,莫化亭天然一脸的精英高材生样,整个人给人以不通实务的感觉,这个人的样子就和善的多,而且这种哭丧着脸一副“我快活不下去”的表情,莫名其妙有了一点李大河的怂劲。

    因为有了之前丧尸护士长的经验,所以齐菲菲知道这个医院里工作人员都在胸前挂金属铭牌。她的眼神就顺着往这个的胸前溜。

    不过这个人倒有些例外,他胸前挂的不是金属铭牌,而是套着胶皮的打印工作证,上面写着实习医生——莫远山。

    这年纪看着可不像学生啊是实习多少年了?非正式工都只能用打印证件吗?

    并且,他真的也姓莫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