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一行人跟着无声哭泣的莫远山回到了他一个人呆的17层办公室。

    虽然齐菲菲也觉得这顶四层很可疑,但奈何那部闹鬼电梯停在了17层还真的就一动不动了,即无法关门也不能按键,难不成这电梯非得又要16楼有人按键才能再下去。

    当然啦,或许17层以上可以按,不过这个莫远山拦着死不让按,说上面有人死了。

    而最可怕的是,在17楼,一切的通讯都被阻隔了,方景手上的通讯器完联络不到指挥部了。眼看着一行人还真的就只能继续呆在17楼了,齐菲菲和几个大兵好说歹说才以保证安为前提,将莫远山给劝回了他的办公室。

    一关上了门,莫远山就惊魂未定的说道“你们是军人?不是警察吗?你们已经知道这楼上发生命案了?”

    这个……何止命案啊,地下一层无论人、尸,午饭都开吃过一轮了。

    “嗯,算是吧。”齐菲菲说道,因为这一个小队军伍领头,几个大兵都挺听吩咐的,但因为太听吩咐,所以谁也不出头拿主意,军伍又是个不说话的,结果隐隐约约好像这小队倒是齐菲菲做主了。“其实我们是来找一个人的?”

    “找人?病人?”

    “不是,是个保安,他比我们早两三分钟,也是坐这部电梯上来的。”

    “那没有,不可能,这里的电梯人下面上来的话都是只能停到17楼,上面三层按不了键,只有最靠近西南头的内部电梯才能在这顶四层里通行,我发现出事之后,一直试着想按开电梯呢,可是电梯完打不开,你们之前,绝对没有外人通过这部电梯上来17层,哪知道我好不容易等到电梯开了门,里面的按键又完没法用,今天这电梯坏的太蹊跷了,我怀疑这也是凶手人为损坏的。”

    齐菲菲瞪大了眼睛,这绝对不可能啊。

    从李大河上电梯再到他们上电梯,时间一共不超过3分钟,李大河跟他们也就是前后脚,如果莫远山真的一直守在这边电梯,不可能没有见到他吧?

    有可能是莫远山在说谎。不过李大河人高马大一个保安,莫远山一看又是那种瘦弱体格,就算精神系主动攻击类能控制人,这几分钟里就算能杀人也藏不了尸啊,而且看莫远山这着急害怕的神情也不像假的,虽然没有什么理由,但齐菲菲就是觉得他这个人可以相信。

    因为如果莫远山想要说谎,完可以说他之前不在电梯旁边,没必要说这种一听就能够被拆穿的谎话。而且齐菲菲还有另一个想法,这顶上四层的精神力足够强大,到能够将她的领域都消抹掉的地步……那谁知道有没有办法让电梯停在别的楼层呢?她自己的领域内就可以一切随心,谁知道这里的领域又是什么样子。

    “那这17层就你一个人吗?上面的三层还有其它的幸存者吗?”齐菲菲问道。

    这话问的莫远山直接就打了个冷颤,脸都惨白了。

    “要是就我一个人……”他苦着脸说道“还至于出人命案子吗?就算电梯和电话都没法用,家里人发现我今天也没回去,自然就报警找我,我就在这里等救援了,还用得着拼了命的跑吗?我跑成那样,那不就是因为上面三层还有别的人吗?”

    这么听来,这“别的人”还挺危险的啊。

    齐菲菲有点担心李大河。

    虽然两个人刚认识,但这个人心肠不错,最主要是能力不错,又是因为齐菲菲拿他做试验才误被送上了顶四层,该找还得找一找的。

    “上面都有些什么人?出了什么事?什么样的人命案子,你能给我们说说吗?”

    “说说可以。”莫远山叹着气说道“其实我今天凌晨加完班就想走来着,当时的情况就不太对,我那时就猜着,顶四层这个情况,多少可能也跟上面的那些人有关系,只是没想到,还会出人命啊。”

    “那些……是指多少?”齐菲菲听着这形容词后背都有点泛冷,这里又不是市精神病院,只是防疫中心收治的一个精神科室,不至于有大量的精神病人吧。

    “24个。”莫远山说道。

    这数量还行。

    “其中我数了下,大约12个具有反社会人格……”

    我去,你们这科室才反社会呢,为什么专门收这种人啊?

    “我猜很可能杀人的凶手就在这12个人中……嗯?也可能是几个?”

    “你身为医生,心里都没点数的吗?”哪些病人有袭击行为和倾向的,至少有个大致人选吧?

    “我是实习医生啊……”莫远山扯着自己的胶套工作证叫起了撞天屈“我新调来,对这科室不了解啊。”

    “你不会也刚调来不到一周吧?”

    “不是。”

    “我是昨天新调来。”

    “昨天加班,就是为着连夜熟悉病人资料,早知道就别这么积极主动了,现在没有上司看见不说,还把自己给掉坑里了。”

    “不过我可以把资料都给你,虽然每个人的脸我其实也对不上号,不过每个人的特征和名字和病房都写着。”

    “你们是来部队吧,不还有个同伴没找到吗?那得好好把事查清楚啊,可不能放着这么危险的病人不管,快点把人找出来,咱们大家都安。”

    “好了,这是资料你拿着吧。那你们去查凶手的时候可千万别让他们知道17层还有人啊,我是早上最早一个去到1901号房间查房的,那时候房间里就只有尸体了,我估计那些人可能还不知道17楼办公区有人加班,所以只要你们别说,我觉得17楼总比19和20楼安些。”

    莫远山一边说着,一边将资料塞给了齐菲菲。、

    看来是因为他不再自己一个人了又有人来查,让他没那么紧张害怕,说话也利索多了。

    齐菲菲拿着打眼扫了一遍,一看竟然还是手写,这加班的积极态度还是很值得肯定的,只不过这内容就……

    “编号一号这比利……还是个外国友人啊?”

    “这是代称啦,我们这个科室其实是专业收治一些特殊身份的病人,有些人家,你也明白啦,位高权重的不能让广大人民群众知道自己家里人得那种病吧,所以有人用的是代号啦,但那不是身高特征和病房号都写着吗?你们这先这么凑和着用吧。”

    齐菲菲大约看下了,莫远山给的这资料虽然是他手写,但可能因为他还是实习医师的原因,医生们那种龙飞凤舞除了护士谁都认不出是什么字的毛病他还没有,一手字不但整齐还是正楷,明确显示出了一个高才生好宝宝刚毕业学生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