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心里跳了一下,试探的问道“这也是我最近听到了这个词,所以想到了,说起来,这不就是这里的实习医生的名字吗?您既然是住在这里,那应该也是认识的吧?”

    “认识啊。”男人点点头,好像想起了什么值得回忆的往事似的,说道“那孩子终于当上实习医生了吗?现在想起来,他小时候一直哭着说想要学画画,不肯学医呢,结果到底也……我们莫家吧,没有办法,不管想不想,要不想的,最后都要走上这条路嘛,家传嘛,没有办法。”

    “嗯?嗯?嗯?您也姓莫。”齐菲菲吃惊的说道。还认识莫远山,一个实习医生和自己的病人是亲戚关系?

    光是这个姓就把刚刚对男人升起来的好感败掉了一半。

    “啊,是的啊,不过……我算是给莫家丢脸了吧。”男人一边一脸的回忆一边苦笑着说道“莫家人都聪明嘛,不过有些人,比如我,聪明也可能会用的不太对地方,所以……就被送到这里来了,莫家估计也不想让人知道吧。我本名叫莫望云,你们可以叫我f,算是代号吧。”

    方景“啊”了一声,差点就要把手上的资料给拿出来看,然后又忍下来了。既然不是齐菲菲点出来过的三个危险人物之一,那么就说明眼前的人不是很危险吧,这样把资料拿出来当面核对跟审犯人似的,就有点失礼了。总之似乎所有的人到了莫望云的面前都会忍不住的讲究些平时并不在意的礼数。

    这个人是24号f啊?

    齐菲菲又打量了两眼一身文青气质的男人。

    顶二层楼24个病人中,除了那个算是外号的比利,有2个人只有代号没有名字,其中一个是2号的j,另一个就是24号的f,莫远山说这种人都是因为家庭很有背景怕让人知道病人的身份才取的,那就是说这个f是很有来头的人了?

    齐菲菲回忆了一下f的资料。

    37岁,聪明、敏感,因为经历了婚姻失败而独自教养孩子,是个极为热爱教学的人,好为人师还热情好客。

    当时看过资料时,齐菲菲还在想,为什么24个人中,只有这个f没有写上患有什么病症?这不会是因为跟莫远山是亲戚,对方整理资料之前就已经对f的事情烂熟于心,所以才没写?

    不过眼前的人看起来一点不像是37岁的样子,光只看面容说是27也有人信,都不知道对方是怎么保养的……呃,坏了,好像又跑题了。

    齐菲菲接着问道“你都知道关于命案的事呢?我们是听说了有人死了,上来搞调查的。”

    在大约三分钟之前,几个人乘坐西南角的电梯上到了19楼,本来打算像说好的一样,三个小队直奔三个房间绑人的,结果电梯门一开,就正好迎面对上了正在楼道里接水的这个男人。

    还不等齐菲菲等人开口,对方就一脸吃惊的问道“电梯能用了?今天早上完按不开啊?”

    几个意思?

    因为西南角的电梯只有17-20层的按键,齐菲菲顿时又开始拼了命的按17和18层,结果刚刚在17层还可以按动的电梯按键,到了19层又按不动了。

    “……”我cao,这家医院的电梯是怎么一回事?莫远山不是说早上发现了尸体还坐着电梯回了17层吗?

    “你们是远山那孩子送来的?”男人推了推金丝边眼镜笑道“来查死人的事?这孩子……还是这么有意思,明明就是他做的……”

    “……”我caocaocaocao,这几个意思,齐菲菲当场都有点想哭的感觉了。“你说的是这里死了一个人,就是莫远山杀的?那他还送我们上来?”

    f笑道“不是他直接杀的,但是与他有关,只是那孩子胆子也太小了,看到了尸体,估计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吧,把有些事忘了吧。”

    杀人这种事还有忘了的吗?

    不过齐菲菲倒也不会这男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因为莫远山是实习医生,而这男人既然住在这一层上,很明显是个精神病人,谁知道是哪根神经有障碍,而且同样是被困,莫远山的反应才是正常人的反应,这男人一派悠闲死了人都能出来没事人似的接水喝,也不值得信赖。

    不过既然他能说明这里有命案,甚至知道莫远山上来过,那么“你知道有关于命案的事吧?”虽然打算一上来先绑了最危险的三个人再一一审查,但是如果这个男人知道什么内情,甚至他有可能就是凶手的话,齐菲菲也完不在意先绑了他。

    “知道啊……”男人接好了水,笑着说道“要不要来我房间喝一杯?”

    水吗?还是精神病人的杯子接的水?这个就不必了,但是进房间还是可以的。

    齐菲菲等人跟着男人进了房间,却没想到男人花了三分钟的时间,就为了画一幅画给她们看,这平时是有多寂寞啊?

    “那啥……莫望云啊,我们不喝水了,也暂时没有时间看画了,您知道什么有关于这一次命案的事情吗?能不能给我们说说?”齐菲菲觉得如果直接问,‘您知道这里有哪个人看起来精神异常吗?’都不一定会得到什么奇葩的答案,所以决定还是先从命案问起吧。

    “知道啊。”f看着几个人对画确实没有什么兴趣,才放下画点着头说道“命案发生的时间是早上大约凌晨4点左右,所有的人都听到了李国华房间中传来的惨叫声,不过因为他本来就有自杀的倾向,所以大家也都没有在意,之后大约凌晨6点,远山上次查看了一次吧,不过看到了尸体又离开了,那之后就再没有外人上来过,一直到你们来这里?”f说道。

    “这个……您知道的还真不少。”齐菲菲听着,f对于命案的了解都细致到了时间点,比莫远山提供的信息可有用的多了。

    “那您还知道些别的吗?比如……凶手是谁?您刚刚说过这个命案跟莫远山也有关系?这是什么意思?”齐菲菲问道。

    她本来是从来没有怀疑过莫远山的,对方的表现就像他是个真正的受害者,但是不管怎么说,电梯上了19层却无法回到17层是个事实,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确实是被莫远山给骗上来的没错,莫非那个才是幕后bos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