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然知道很多,可以说我在这2层楼是无所不知的,不过我不知道凶手是谁,因为本来大家就都不是很团结人,讨厌到想要杀死对方的那种对象谁都会有三四五六个吧,特别是李国华这种本身就神经质又有自杀倾向的人,说不定是自己杀掉了自己啊。至于这个案子……”

    f说着,一副“坏了我有点忍不住要笑了”一样的表情说道“这里的事同他也是相关的,他躲也躲不过,就算这里的人最后都死了,他要面对的问题还是会再次出现的。”

    齐菲菲感觉自己完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这么说凶杀的事还是与莫远山有关啊?难不成说本来凶手的目标是莫远山,杀错人了?

    像是看出了齐菲菲心里的想法,f继续说道“不是他,他是在这里唯一不会受到攻击的人,所有的人就算不喜欢他,也会自动保护他。而且说杀也不太对,我们想吃掉的只有同样是患者的我们。就算是你们这些外人,虽然不受欢迎,但没有人会想要吃掉你们。当然啦,其实这里大部分的人,都只是想想,并没有真的动手,你们如果想要找出凶手,其实也很简单,只要看最后活下来的人是谁就行了。”

    不是太清楚你特么的特意把我们叫到屋里来做什么?

    而且就其透露的凶手就在患者之间以及之后还会陆续有人死掉的事情,那不是跟莫远山说的一样吗?只是莫远山没说他们做为外人,会拥有不被杀掉的豁免权。

    “你为什么一口咬定还会有人死掉?”齐菲菲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这里的人都想要杀掉别的患者?而且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这些外人不会受到伤害?”

    这里可疑一万点。

    现在想来莫远山之前也是一口咬定还会出现死者,要是说这里的哪个精神病人会出现杀人行为,宣称要把所有的人都杀掉也不是不可能,但凭什么f就能判定他们这些人只会在患者之前自相残杀,而不会伤害她们这些外人?

    “没有人说不会伤害到你们。”f面对着齐菲菲的质疑,继续好脾气的解释道“只是没有人会想要特意的去吃掉你们罢了,如果你们在患者们的相互攻击之间受到伤害,那也是没办法的,所以我才特意带你们到我的房间来,希望你们能相信,我是患者中最没有攻击性也没有恶意的人,只要你们在我的房间,就不会受伤。”

    齐菲菲总觉得……f似乎否认了“杀”和“死”这些字眼,而对于“吃”字比较偏爱。

    “等……等下……你刚刚说要求我们在房间中……”齐菲菲有觉得房间这个词对现在的她来说有点敏感,“你确认只要我们在房间里……就不会受到伤害?你有什么把握凶手不会闯进来呢?”

    “嗯……你问的这个问题很好。”f知性的解答道“不知道你偶尔会不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就是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不仅仅只是一个空间,也就是说它不是单纯用来睡觉的地方,他其实是一个小型的宇宙,是自己的内心所投映在现实中而形成的一个虚拟的宇宙,而我的房间其实就是我自己的小宇宙,是仅为我一个人存在的,由我来制定宇宙的规则,如果我说别人不能进来,那就没有人能够进来。而在这个小宇宙中,我可以自由不受任何威胁和束缚的,与广大的宇宙中无限的神明进行思想上的交流。啊……不过我不会不让别人进来的,我反而希望别人能够进来,好好的进行一下学习,你要知道,这个世上并不是每一个都天生聪敏的,大部分的人只有通过学习才有机会变成明白事理。所以你看,在我的房间里,我就如同神明一样可以主导一切,而你们只要在这个房间里,就会受到神明的护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齐菲菲点头道。

    f的前半段话确认了他是一个已经产生了领域的精神系能力者。

    f的后半段话确认了他是一个有神论、并且是多神论的精神病患者。

    “这个人……”同样的话,军伍也听懂了,皱着眉头看着莫望云,“需要杀掉吗?”按着齐菲菲的原定计划,先把最凶恶的三个人绑了,再慢慢审问其它人精神系能力者的事情,但既然现在莫望云已经承认了自己是一个精神系能力者,那么理论上,现在只要杀掉他就可以破解掉上面四层的精神领域了。

    “噗。”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问,就算是一副学者风度的f也会忍不住的将咖啡从嘴里喷出来。

    “等下。”f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是在救你们吧?你们是被我拯救了啊?为什么话题就直接变成杀人了?到底谁是精神病人啊喂?”

    “你知道自己是精神病人?”方景挺吃惊的,不是说精神病人都不承认自己有病吗?

    “又不是所有的精神病人都不知道自己有病。”f冷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知道一切。所以那边那个跟我们很像的小姑娘,你也不用试探了,我的宇宙就只有这一间房间,一旦你们离开,就无法再受到我的保护了,不过你跟他们不一样,只要你让你的同伴别做傻事,我就会一直让你们呆在这个房间里的。”

    虽然被人当面说自己跟精神病人很像,不过齐菲菲现在也没时间去在意这一点细节了。“不是他,他的领域确实像他说的,只在这一间屋子的范围内,而且……”齐菲菲不知道该怎么跟军伍解释。

    之前齐菲菲在17楼的时候,对方的思维领域扩展至整个四楼,她的领域延伸不到顶四层楼里,只能看见一面空白。

    但是刚刚f承认了自己是精神系之后,齐菲菲暗地里再次试着对他展开领域,却发现只在这个房间内,她的思维领域竟然是可以使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