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哪怕是扫描到军伍、方景等大活人都不会崩,也就是说,她的领域确确实实在房间内,是受到了保护的,甚至不仅仅是保护,齐菲菲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种领域加强。她的领域,或者说那一条条的思维线,在这个领域中更加活跃,更加鲜明,已经不仅仅只是单一的线条了,其展开之后的密度甚至在小型的区域范围内可以联成一片,如果说之前的领域建构类似于素描线体,那么现在的领域建构能够完整的将一切都还原,就可以称得上是照片了。

    此时齐菲菲多少也有点明白了之前为什么她的领域碰到活人就崩,就到同类精神系就被抹消,只能够将丧尸容纳入内了。

    这事她一直谁都不敢说,开始还以为是她跟丧尸同类呢,而事实上,在这个房间里受到了莫望云的领域保护和加强之后,她才明白,是因为她的精神力太弱。

    太过于虚弱的精神力,如果想要解析静物,就好像素描一样直观,但一旦想要解析活着、也就是有同样精神力的人类,领域就会生出不稳定来,之前她的领域想解析李大河的旁观者能力,是被拒绝在外的,所以才会生出一片空白来,以致于她的领域内除了静物就只能解析死物,如今被保护并接纳着,就像一个孩子受到了别人的启发和教育,齐菲菲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莫望云对她的领域的容纳和加持,以至于不但她能解析到莫望云的领域,甚至都可以以此为基本向外伸展自己的领域了。

    这种感觉是很难以解说清楚的,齐菲菲明明是在扫描这个屋子中的一切,无论是杂乱堆在角落的病号服,还是房子上零散的精神病系统的书籍和各种拆袋零食,都显示了这个房间的主人是个拖沓的精神病患者。

    但她却生出了一种自己身处于一间教室的感觉,似乎坐在对面的莫望云就是童年那个中年秃头的班主任,虽然头发不多但也还算细心,正在谆谆进行教导着给自己初习功课。

    齐菲菲连自己的领域都还没有搞清楚,可是偏偏她却能够分析出莫望云的领域——就是教导。对方的领域好比教室,对方的精神力就是这教室中的老师,其中有无限的知识,只要是莫望云会的,只要齐菲菲想要,她真的可以一直呆在这间教室中学习一切。

    这位老师简直可以说是门户大开的对她表示了欢迎和接纳,任着齐菲菲在自己的领域中探索而不加阻挡,并且在其领域中还给予和齐菲菲帮助和支持,别的不说,现在加强给齐菲菲的精神力,肯定是莫望云的。就好比双方明明是初见的陌生人,其中一个却将另一个人带回了自己的家,不但给吃给喝还给钱,不要都不行非塞进手里的那种帮助。

    而且不仅仅是强化,在莫望云的领域内,齐菲菲甚至能够通过解析他的领域而分析出自己的领域所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哪怕莫望云坐在对面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他明白的东西,都允许齐菲菲在空间的过程中复印到自己的知识体系中来,齐菲菲从两个人重叠的领域中得到的莫望云所知的信息,甚至比之前莫化亭讲了半个小时的东西更容易理解和掌握。齐菲菲的领域在莫望云的领域中就如同一个什么都不明白,拼命问着十万个为什么轰炸老师的无知学生一样,面莫望云则将自己的领域面敞开,即没有保留也没有私藏,一边了解着所教育的学生的各种缺点和不足,一边以自己所知道的知识给予学生补充和引导。

    “你这领域……”齐菲菲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莫望云无论言行都表现出了一位知识分子的气质,而事实上在他的领域中,齐菲菲也确实如同一个学生一般,从老师那里学到了自己现在最渴求的知识,改进了曾经出现的错误以及隐约的明白到了如何加强自己的缺点。

    齐菲菲看着莫望云,一边感受着领域中的知识一边扫描这整个房间。莫望云也如同一个操碎了心的老母亲,露出了“终于看到孩子主动写作业”时的微笑,笑着说道“搜索分析?你这能力倒挺有意思的。”

    谢谢啊,其实要叫莫医生来讲,整个末世的精神系里都没她这种类型。不过搜索确实是齐菲菲的能力,估计莫望云在教学的过程中,不仅仅是输出知识,也有反向的了解,就像一个老师首先要知道学生的弱点,才能够有针对性的铺导一样,现在的他对齐菲菲的能力也有所掌握了,虽然齐菲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算是个什么领域。

    如果说李大河的领域是一个目睹恶行而不无动于衷的旁观者的拒绝和自保,那么莫望云的领域可以说是纯然牺牲奉献的圣母玛丽亚了。

    “你这领域……难道能力就是奉献?你信神?佛教徒?观音效应?”齐菲菲问道,这能力简直是专门利人毫不为已,都是利益输出,跟李大河那怂包根本不是一个层次,观音菩萨转世的感觉。

    “佛教徒也算是吧…不过没有观音这种叫法?”莫望云叹着气说道“你知道贝尔纳效应吗?”

    “好像……”前两天确实在书上看到过,似乎真的是个跟老师相关的心理学效应,大约就是说这位老师以伟大的情怀将自己发现并可以深入研究的优秀课提部交给了自己的学生们,以无私的精神引导着年轻人的进步。

    “总之你明白就好,我本来就是一名老师,能力自然也会与此相关,只要在我的贝尔纳效应之内,你就会受到我的保护和启发,不但能自学到相关于自己的知识,也可以加强自己的缺点,更加提升自己的优点。”

    “啊……这个啊……谢谢。”对此齐菲菲也只能说这句话了。有种出门遇贵人的感觉,虽然说她也多少感觉到了,其实莫望云的能力也有副作用,就是在接受了对方帮助的情况下会不自觉的将自己处于从属地位,至少在心理上会出现因为尊敬而引起的不能反对对方言语意见的状态,不过说起来到底也还是齐菲菲得到的实际帮助更多。

    “不客气。”莫望云说道“你跟他们不一样。”这里的他们,莫望云给明显是看着军伍和方景等人说的。“你们是异变开始之后,第一批上来的外人,而这其中只有你,是我们的同类。”

    咱能不能别提同类这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