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就觉得自己可能是出生时的命格不太好,好不容易她才刚从丧尸的同类里逃脱出来,如今又被精神病人认证为同类了。

    “我不知道远山那孩子为什么要让你上来,上面的环境实在很危险,不过你的存在也许不失为一件好事,要知道这件事,我们自己是无法解决的。只是你现在的问题是,你的精神思维太脆弱,思想不够坚定,这就是我建议你留在这里的原因,你的能力还比较差,需要在我的保护之下,加强练习你的精神力,除非你的精神力锻炼到让你能完美的胜过其它任何人为止,你才有可能解决这里的事情。至于你的伙伴们……”

    “恕我直言,他们没有能力在这里解决任何事,出去也只会有危险。”

    “所以……”莫望云看起来还想再说些什么。

    但正是这个断点上,突然隔壁传来了女人的尖叫与男人的嘶吼声。

    几乎是女人尖叫的第一声,齐菲菲就直接蹦到了军伍身后,打死不出来,方景和其它几个大兵本能的冲到了门前,却发现门打不开。

    于是莫望云未说完的话就变成了“所以建议你们不要多管闲事,又开始了。”

    “开始什么?”齐菲菲藏在军伍的身后问道。

    虽然男人的声音很快就就不再出现,但仅仅从女人一声高过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来看,隔壁显然正在进行着什么惨无人道的暴行。

    “养盅。”莫望云推着眼镜说道“你看过武侠小说吗?或者有些言情小说中也有这一类的内容,将一些剧毒之物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最后只能有一只存活,就是养盅。”莫望云说着这话时,隔壁屋的女人尖叫声就一直没停,搞的齐菲菲差点就听不到莫望云的这几句话,而几个大兵已经冲着莫望云吼开了“快点开门啊。”

    就算莫望云一再的建议他们不要离开这间屋子,不要多管闲事,但是对于当兵的人来说,又有谁能眼睁睁的看着普通人,特别是一个女人就在隔壁遭受暴行而视而不见的。

    “那可不是我的能力。”莫望云嘀咕着。

    齐菲菲才反应了过来,她的领域现在同莫望云是重叠的,那就是说门打不开是她的领域造成的?

    齐菲菲的思维线刚一放开门这个区域,几个大兵就冲了出去。

    “刚说完不要随便离开这间屋子。”莫望云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不会也坚持要出去吧?”

    “……”虽然被人告知只要呆在这里就很安,可是齐菲菲也不可能对着隔壁屋子中正在受到伤害的女人视而不见,如果外面是丧尸围城也就算了,问题在于现在她身边一溜的大兵,她们上来也是为了解决杀人案和受困原因啊,真不是来学习的。

    齐菲菲对着莫望云说了一句“抱歉。”

    莫望云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别的。

    然后齐菲菲对着军伍喊“军哥。”

    军伍也没再说什么别的,拎着莫望云的后脖领子就跟在齐菲菲身后一起往外走。

    齐菲菲当时感动的心都快化成水了,这绝对是睡出来的交情,她跟军伍真的是越来越心有灵犀了。

    “你们……喂……我的能力可只在这房间才有效啊。”莫望云也明白过来,齐菲菲刚才那句“对不起”不是因为不肯听他的劝告,而是根本就打定了主意要拖他下水啊。问题是他的能力只在这个房间才能展开,就算被抓到别处,也不可能再对齐菲菲的领域构成加强啊。

    但这一点齐菲菲就不管了,反正军伍有力气,多带一个莫望云总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于是齐菲菲同军伍莫望云迟了方景等人一会,到达了隔壁房间。

    方景等几个大兵此前早就一拥而上,将房间中间的两个人围住了,似乎看起来原本房间中的两个人正在扭打,更让人担心的是被高大男人压在身下的女人,彩裙上是血,都快染成大红色的了,大兵们都半蹲半跪的正在分开撕打的双方,这期间女人一直不停的尖叫。

    结果等到了几个大兵废劲巴拉的将人拉开,一群人也不由得都傻了眼。

    本来听女人尖叫的如此针凄惨,还当这女人被人怎么着了呢,结果如今一看,这女人一身的鲜血是没有错,却都是被她身边的男人的血给染的。

    因为对方之前趴在她的身上,所以几个大兵也完没有注意到,女人手里持着一把锋利的小水果刀,都浸满了血,但其实女人除了尖叫,至少就外观看来,是没有任何伤口的。

    反倒是一直被小齐拎在手里的男人,仔细一看的话这不是已经死了么。

    “这……是……”几个大兵都还没有回过劲来的时候,女人就尖叫了起来“他想吃我,他想吃我,你们也想吃我是不是?别过来,别过来。”一边说着一边朝向几个大兵挥着手里的小水果刀,她现在的状态似乎天然排斥所有的男人,几个大兵也不由得向后退开,离开那小刀的范围。

    现在人都死掉了一边,谁想杀谁也说不明白了,但看起来在这场杀人的博斗中,竟然是一个女人给赢了,区别大约就是有没有武器吧。

    所以……这里不是精神病住院区吗?哪里来的这么锋利的刀,负责的医护人员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这……都是谁?”齐菲菲问被军伍拎在手里的莫望云道。

    “那个女的,叫卜布英,至于死掉的男人……”莫望云看了一会说道“……我也不确认。”

    好歹都是一个楼层上的病友,你能不能别这么贵人多忘事。

    没想到这个就是卜布英。

    齐菲菲看着她,之前还跟大兵们说过,这个26岁的女人是凶手的可能性最小,结果一上来就是她先杀了人,这脸打的,有点痛。不过泪流满面的女人看着一脸的胶原蛋白,完不像是26岁的样子,配着一条鲜艳的彩裙,说只有16岁齐菲菲也信,这怎么保养的?

    “他是曾庆泰。”女人哭着对着齐菲菲说道“是他先对我动手的,他来我的屋子里,说想要吃掉我,我是不得已才反击的,我是无辜的。”接着女人流着泪将刀子对准了莫望云,大吼道“你也是来吃我的是不是?滚,滚出去,我不想吃掉任何人,也不想被吃掉,快滚,你们都滚。”喊完又哀求齐菲菲“求求你救救我,我是无辜的,我是这里最弱的一个,所有的人都想吃掉我,可我并不想吃任何人啊,我讨厌这些男人,求求你救我出去,我只想离开。”

    “……”啊?

    吃掉本来这么有象征意义的敏感的词,不知道为什么放在纯精神病人的环境里真的给人一种恐怖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