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人对着男人和女人时,完是两种态度,看她这意思似乎只有齐菲菲能让她安心放心,可是齐菲菲哪敢真的跟她单独相处啊?

    似乎这里真的是每一个人都明白自己等人会在这个封闭的环境中自相残杀,问题是既然大家都知道,那么为什么不一起找出始作俑者来反抗而是员听从呢?而且齐菲菲考虑的是,为什么在场这么多身强体壮正义感十足的大兵,这个女人求助的对象竟然是自己?难道所有的人都能够像莫望云一样一眼看出自己救世主的命格来吗?

    “那你不还是吃掉了一个人吗?”f推着眼镜说道。

    女人握着簪子没有说话,而是蹲在地下放声大哭了起来。“我不是故意的,是他逼我的,是他逼我的。”

    齐菲菲看着蹲着的女人和地上的尸体,这些人毕竟还是人类,好歹没有像地下餐厅的丧尸真的用餐吃掉,如果只要人死,这就算是在毒盅中被吃掉,那也就是说,这些人是真的相信所有的人都要彼此残杀到只余下一个人为止吗?

    “为什么你们所有的人都会觉得大家要互相杀死……吃掉对方呢?”这就跟一起沟通商量好,达成了共识一样。

    “只要在这个领域内,就能够明白啊。”莫望云说道“为什么要这样,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们有规定,谁也不许向外泄露,泄露秘密的人,就要无条件被吃掉。你不明白,只是因为你是外人,没有接收到相应的信号罢了。”

    精神病人的信号她才不想要呢。

    齐菲菲有些头痛的看着地下的女人,不管对方说的是真是假,情绪崩溃成这样也没法询问什么,而且这场凶杀案也没有什么询问的必要,还是挺明确的,男人闯进来,不管想干什么,都被女人给捅死了,哪怕就不是精神病人,这种行为放在普通人身上都属于正当防卫,这要不是在医院而是在家里,私闯个人房间的情况……嗯?

    齐菲菲打量了一下四周。

    之前因为救人心切,所以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女人的身上,如今一看,这间病房里即没有生活用品,也没有摆件器具,虽然说齐菲菲也听说过精神病人的房间中是不能允许摆放太多的东西,以防有些病人用以伤人或自残,可是这房间别说是女性用品了,无论桌子、窗户、床下都空无一物,甚至连被子都叠成小豆腐包安放在床头,一眼扫过整个房间,只有一个女用包包被扔在床角的地板上,摔出了几样口红眼影粉底什么的化妆品,其它无论哪里,都完找不出一件日用品来。

    这根本就是个无人使用的房间嘛。

    齐菲菲看了一眼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女人,刚才还在心里升起的一点同情都被浇灭了。

    这根本不是卜布英的房间,那个男人也不是挑了卜布英这个软柿子捏,最大的可能性是两个人约在一间空房里见面,那么男人的死完有可能就是卜布英一手计划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说明卜布英这个女人绝对比表面上看来的要危险的多了,而且只要这个精神封锁的领域不解开,处于其中的所有的人都很危险。

    不……在那之前,为什么莫望云不拆穿她呢?因为他们之间有信号,还是两个人根本就是合起伙来在骗她们?

    离开了莫望云的领域,之前那种在教室被老师盯着的敬畏感也消失了,齐菲菲才终于能够顺利的怀疑莫望云,说起来这位老师对她实在太好了点,之前他所给予齐菲菲的精神力加持就算到了领域外也没有减弱,也就是说对方真的将一部分的精神力直接送给了齐菲菲。

    真的是像他说的那样,齐菲菲是外人不参与他们养盅的竞争吗?还有可能解决这里的事吗?还是说他其实也是另有所图?

    不过就这么猜想也想不出答案来,齐菲菲决定还是先把这疑问放一放,反正只要有军伍跟在身上,莫望云有任何坏心,军伍要杀人也就是一个风刃的事。

    “总之,如果真的照你们说的这样,这二层上的每一个都想要杀掉对方,那我看这命案什么的也不用查了吧。”本来上楼前以为危险人物就只有两个,精神力封锁者和凶手,而比起精神力封锁者,凶手的危险度会更高,所以齐菲菲原本的打算是先找出凶手保证人身安,再慢慢找精神系力量者,现在一看根本满层楼都是凶手嘛,怪不得莫化亭说在一个人群中,一出事精神系力量者和事件决策者容易受到攻击,也就是说之前齐菲菲制定的先查凶手顺便找精神力封锁者的计划是完错误的。

    齐菲菲不是精神病人中的一员,她是实在不能理解对方研究接收到了什么样的信号,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认为大家需要自相残杀,但看起来很明显这个被封闭的精神空间本身就是盅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凶手之所以行凶就是因为被封闭在其中的原因,那么这样一来,找出精神系力量者就要提到优先位置了。

    “本来也不用查什么命案,查来查去反倒容易把自己陷进去,早就讲了你们这些外人只要呆在我的房间里最安,等着我们自己的事解决完了这一层就会解锁,怎么就是不听呢。”莫望云一看齐菲菲查案的决心有动摇,马上劝道。

    “所以命案就先放一放吧。”齐菲菲再度决定道“我们应该先把所有的病人都接触一遍,了解一下每个人的情况,先找那个封锁者。”

    莫望云差点喷出来。

    本来还以为这小姑娘是终于决心放手不管了,结果这不是依然没有区别吗?之前是打算接触所有的人找出凶手,现在是接触所有的人找出能力者。

    “都说了这是我们自己的事,让我们自己解决就好了。怎么那么多管闲事?哪来的好奇心啊?”莫望云说道。

    “这怎么能是多管闲事呢?”齐菲菲急道。

    先不提人命关天,光是她们被困在这里,来来回回的在这几层楼间,为了搜索李大河就已经花了1个多小时了,而且很明显这精神封锁从今天凌晨开始到现在也没有解开,如果说精神封锁的解封条件是整层楼只留一个人,那么照着现在这死人的速度,要24个人中死到只留一个,拖个10天8天的也有可能,所以不快点将这件事解决,那么她们就会面临着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