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管这种私人物品,存在于小齐体内,齐菲菲的领域扫描过去,那也是空白区,别说齐菲菲看来没权限使用,就算她能用,她也不是医科生,谁知道哪根血管要朝哪个方向流多少血才合适啊。

    无法输血,就先止血包扎吧。

    “床单。”小牛叫着想去撕床单,手还没碰到床,齐菲菲就大喊道“住手。”

    在小牛伸手的一瞬间,齐菲菲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卜布英的方向传来的精神波动,影响的她的领域内的线条都有点扭曲了。齐菲菲刚刚探查小齐的情况,但领域一直没有敢布置到卜布英那边,没想到领域还能起这样防范的作用。

    如今卜布英的危险度远高于其它任何人,其它人又多数都惊吓或伤害过她,一举一动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刺激到她。

    不能再从这里停留了。

    之前小齐没有伤到卜布英,只是让她受惊,就延迟出现了思维停滞现象,说不好听的,小牛刚才也拿刀对着卜布英过,谁知道她这能力是怎么限定受伤受惊的,万一一会小牛再倒下了呢?齐菲菲可没这个胆量去救人。

    想了想,最终让莫望云将罗高的病号服脱了下来。

    “莫望云,你……你能帮着把小齐搬回你的房间吗?”齐菲菲问道。莫望云可以在他的房间里布开他的领域,并保证没有危险,虽然齐菲菲觉得其实莫望云也不是什么特别让人相信的人,但让莫望云先把小齐搬回去,用病号服先包扎一下,好歹胜过大家都笼罩在卜布英的领域里。

    嗯?

    齐菲菲眼皮子抽跳了一下。

    她们现在是在卜布英的领域里……没错吧?

    之前罗高醒着时,齐菲菲不展探索,找了个机会想试试的时候,罗高就醒了,只能探索到方景和小吴的思维中的一些碎片,可是卜布英是一直醒着的,其能力是一直有作用的,如果说这个房间就是她的领域……那岂不是说卜布英也同莫望云一样,是将领域对她开放的吗?

    齐菲菲张着嘴,都不知道该怎么夸自己了……一瞬间升起的探索一下卜布英的好奇心,让她差点就动手了。她怎么好奇心就这么强啊?

    但问题是……精神力的探索也算是一种攻击吧。李大河当初就是被她探索探的,被动的开启了技能才把自己给搞丢的,如果她探索卜布英,会不会也会出现精神停滞被对方来一刀?

    要是她军哥能醒过来就好了。

    可是军伍就算醒了,想保护齐菲菲也只能攻击卜布英,攻击了卜布英也就会再次陷入思维停滞,这竟然是个无解之题吗?

    总……总之先离开这里,到莫望云的房间再说吧。

    莫望云真的人挺好的,齐菲菲怎么说他就怎么做,齐菲菲说让他来抬小齐,他就真的过来了,像之前罗高拖曾庆泰的尸体一样,拖着小齐一只脚,往外拉。

    讲真,这么好说话的人,自从齐菲菲开启了内定丧尸王的人生之后,这么无条件帮她的好人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搞得她心里……都有点毛毛的。

    而且要是莫望云就这么个拖法,只怕还不如让小齐原地躺平呢。

    “那啥,莫望云,算了你别动了,怪受累的,小牛你把小齐给扶到隔壁去,莫望云你跟小牛换个岗,你来盯着她吧。”

    “哦,那个不行。”没想到莫望云拒绝了。

    “我说过的吧,我们之间可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而且她这能力太让人忌惮了,谁知道她什么时候就受惊了,我不想靠近她。”

    这倒是……卜布英的能力牛逼到什么程度,?就算你不伤害她,如果她觉得你危险,也一样算她受惊,也会引出思维停滞,看小齐就知道了,拉走单人病房都算罪过了。

    “那……那就算了。”齐菲菲叹了口气,莫望云已经是现在见过的几个病人里最和善可亲的一个了,他的能力也好,病房的安度也好,都是现在急需的,没的得罪了他。

    “幸好小牛没事。”齐菲菲小声说道。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小牛拿刀相对为什么没有使卜布英受惊吓,至少还有个帮手什么的。

    然后小牛也倒下了。

    果然真的是伤害较小所以发作较晚吗?

    简直就像是一直都在等着这个机会似的,卜布英跳了起来。

    这次轮到莫望云被她吓了一跳,发一声喊人就跑掉了……

    齐菲菲简直快哭了。“等等等等等一下。”说好的老师学生的人设还在吗?你就这么放着自己学生第一时间跑了。

    这女人特么的太可怕了,这根本不是对她伤害的才会中招,基本上是只要被她看在眼里视为敌人的都躲不掉啊。

    齐菲菲根本不敢靠近卜布英,然而这时候貌似能救人的也只有她了,要是这里离水源近的话至少还能用水冲走对方,可是要现在去找厕所开水龙头就有点迟了,所以到底该怎么办?如果说在她的领域中,水可以使用,那么有没有其它的东西也可以用?至少能有个什么东西能先挡一下的……

    齐菲菲本来就在房间离门口较近的一边,别说是百米冲刺去厕所开水龙头了,就算是现在往小牛那边冲都来不及,那还有没有什么能阻止这疯女人?

    “啪嗒”一下,一个什么东西打到了卜布英的脸上,掉到了地下。

    齐菲菲都快绝望了。

    在她领域中的一切没有生命的无主之物都可以使用,但现在能够被使用的东西的还是被限制的,比如说至少质量得轻,而且似乎一次只能一样,水的话几乎没有重量,更在量大,如今能够被齐菲菲用的这个么……

    一张卡片……

    真的就是一张卡片。

    之前齐菲菲就发现卜布英在这个房间中,除了一个包包之外完没有任何物品,而像床啊柜子啊一类的大型家具齐菲菲平时都搬不动,更何况想用精神力驱动了。

    齐菲菲在刚刚的危急关头唯一能想到使用的就是那个包包,她心里的最理想的状态是想用包包砸到小刀上。

    即阻止了对方行凶,又不会伤害到卜布英,然而没想到实际操纵上,她明明是在操纵那个包包,但最终出来的却只有一张卡。

    齐菲菲真的不想承认她的精神力脆皮到连钱包钥匙什么的都拎不动。

    现在倒好,这张卡是挺听她吩咐的,但她要怎么完成“用一张卡片来阻止一场凶杀”的人生命题?

    齐菲菲觉得自己真的想不出招来了。

    但卜布英也真的停下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