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本来不停流泪的眼睛死盯着那卡片。

    如果说她之前精神不正常,行为倒还正常的话,那么现在来看卜布英的状态也有无思维停滞一般。

    总不会她的能力还会反弹给自己吧?

    莫医生简介精神系时没说过这种情况啊?

    还是说那卡片上有什么很吸引她?

    齐菲菲深吸了一口气,她还是不太敢直接扫描卜布英,不过既然这卡片能听她的命令,就是无主之物。

    齐菲菲只在卡片上展开领域,很快就扫描到了卡片上所有的内容。

    实习护士肖丽华

    旁边配有一张个人一寸照,一个极漂亮的女生,笑的很甜。

    齐菲菲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她扫描出来的是黑白照,但是不管怎么看,照片上的人都是卜布英本人。

    她之前初见卜布英就觉得,这个女人的年纪实在不像是30岁的样子,如今想来,19岁的实习学生的年纪倒刚刚好。

    没有任何生活器具的空置病房……只带了一个包包就入住病房的女子,齐菲菲突然发现了自己一直没想过的一件事,罗高和莫望云都穿着医院中的病号服,可是卜布英……不,该叫肖丽华,却是穿着自己的艳丽裙子。

    那……一个实习护士为什么要假装自己是病人躲到精神病住院区啊?之前莫远山给的资料里确实有卜布英这个人名的,莫望云这么称呼她时,她也没有反对啊。

    “肖……肖丽华?”齐菲菲小声喊道。

    “救……”

    “啊?”

    “救我……”这完不知道是谁的女人突然又开始流泪,一边在嘴里说着救我,一边朝着小牛的腹部,高高的举起了刀。

    “……”这都什么毛病……这种口是心非是不是有点过了。

    齐菲菲不得不再次驱动卡片,这一次瞄准对方手里的小刀,可是砸下去的时候却还是有所偏差,砸到了手腕。

    在女人的狂叫声中,齐菲菲亲眼看着对方持刀的手腕喷出的鲜血洒到了小齐、小牛、小冯和艾发洋的身上。刀子“哐当”一声落地,齐菲菲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用一张实习护士卡打出怎么样的暴击啊?好像不太对,这是……

    “军哥?你醒了?”

    齐菲菲猛的回头看向军伍。

    她的卡片当然不可能砸出这种特效,能够远距离出手,又这么凌厉的只能是军伍的风刃。

    “刚刚我被人休眠了?”军伍问道“我记得上一个瞬间,已经打掉过一次刀子了。”

    休眠这个词总结的好。

    合着您老人家根本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本能先动手啊?

    大约对于军伍来说,就是一秒钏之前已经打掉了一次卜布英手上的刀,但一秒钟之后刀又一次回到对方手中,眼看着刚刚还站立着的伙伴倒下了,军伍那种从末世中训练出来的“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求生欲以及丰富知识,让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只不过因为之前齐菲菲说过不能随便杀掉没有犯罪的精神系能力者,所以军伍做的只是吹了她的手,就结果来说,确实,伤了手就没法持刀。

    只是在这种完没有急救设备,并且就算有设备也没有人敢靠近这个不明来历的女人的情况下,砍手——血流不止——无人照顾,也同杀掉她没有什么区别了。

    于是卜布英(肖丽华)尖叫着痛晕了过去。

    等下……军伍的风因为回溯时间而只有一级,现在这状态也就是算是个不好心切了个微血管,连割腕的伤都算不上,这也能晕?而且都已经伤害到了晕倒的程度,这还有没有反弹啊?

    果然军伍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又再一次的思维停滞了。

    但这一次的好处是至少这个房间里的人没有生命危险了。

    齐菲菲趁着大家都晕着将小刀捡了回来。

    而这一会儿的功夫,方景已经摆脱了抑郁状态、然后是小吴的抑郁情绪得到控制,虽然人还是有些失落,但能正常方法和行事了,接着除了小冯、小牛和艾发洋都慢慢醒了来,这三个人都没受什么伤。

    小齐的伤不能耽误,齐菲菲就安排了艾发洋带着小冯和小牛抬小齐去隔壁莫望云的房间。对莫望云,虽然对方善意满满,并表示自己的房间是唯一安的地方,但齐菲菲心里总有些担忧,所以特意嘱咐了三个大兵留一个在门外听动静。

    军伍还在思维停滞中,就将方景留下来保护他,齐菲菲也不敢离开军伍,好在一直到军伍再次的醒过来,都没再出什么危险情况。

    “也就是说,她的能力是通过自己受伤来进行反弹?”军伍沉思道。

    好像对又好像不太对。不过也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

    因为军伍这次重伤了卜布英(肖丽华),所以他这次休眠的时间格外的长。几乎将近5分钟。

    所以这样一来,哪怕是现在齐菲菲和大兵们都赞成可以杀死卜布英,也没有人敢贸然动手了。

    她这反弹伤害的技能太厉害。砍破点皮是5分钟,谁知道杀掉了她会休眠多么天?万一真就一眠不醒了呢。

    当然如果她能就这样血尽而亡也挺好的。

    齐菲菲万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不敢杀人不是因为良心和公义,而是为着自保。

    “总之我们先去看看小齐的情况吧。”齐菲菲说道“现在大家也算是没事了,情况最严重的就是他,如果不快点把顶四层的精神封锁解开,给他进行急救,那就算他休质再好,也还有消毒的问题呢。”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吃饭的问题,大家忍一忍的还能撑一两天,那么现在小齐这伤情就必须在今晚解决了。

    在这个房间里,罗高和卜布英(肖丽华)都晕着,如今病床床单可以使用了,齐菲菲让方景给撕成了条,动手将两个病人绑起来,绑罗高时就从头到尾捆了五圈,绑卜布英(肖丽华)时他给从头到脚快缠成木乃伊了。

    绑完了人,齐菲菲又将那张让肖丽华清醒了一瞬间的卡片捡了起来,之前扫描时虽然看到过内容,却没想到这证件的材质不是纸板而是金属板,这一来齐菲菲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莫远山那打印出来的实习证简直就是侮辱人的智商,而她正好被侮辱了。

    保证了两个人都无法靠自己挣脱后,齐菲菲和军伍方景才离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