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门齐菲菲就愣了一下。

    卜布英的房间在莫望云隔壁,之前她还特意的吩咐艾发洋等三个大兵留一个守在门口,但是……根本没留人啊,说好的大家都不是脑力劳动者,都听她的指挥呢。不过到底不是真的上下级,可是大家都担心小齐,一起在房间里照顾他吧。

    可是这里又没有止血消毒的药品,就算留的人再多也帮不上忙啊。齐菲菲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敲了敲莫望云的病房门,敲到第二下的时候就发现,门没有锁。

    这也太大意了吧,在满楼上都是危险的候补精神系力量者的时候,锁门就算没有用也是个保险啊。

    “是我齐菲菲,我进来了啊。”齐菲菲小声喊道。

    “嫂子。”里面的人扑出来开门,“太好了,你们都快点进……”一句话戛然而止“小吴呢?”

    嗯?不在房间里吗?

    齐菲菲看着小牛东张西望的脸,心里有点紧张。“我们从出来就没看见他啊?”还以为是没有人守门,原来是留了小吴守门,可是如今人不在,会不会是上厕所了?

    “这这……他要上厕所也不可能不说声啊,这房门又没法锁,打开气招呼一声也就一句话的事,嫂子这地方太邪门了,你快点进来吧,小齐他情况不太对,你看看有没有办法缓解一下,我实在担心,我去找找小吴吧。”

    “那我也一起去吧。”方景说道“嫂子不是说了吗?大家凑在一起,尽量别有落单的。”

    齐菲菲有些心虚,她是说过尽量别有落单的,不过说让留一个守门的也是她,这也算决策失误吧?如果小吴真的是上厕所还好,万一真的出了事,也是她的责任了。

    “行,我和方哥一起去找下小吴。”小牛应声道“嫂子你快去看下小齐吧,他状况真不太对。”

    可是就算小齐状况不好她也帮不上忙啊,算了……先进去看下吧。

    小牛和方景往外走,换齐菲菲和军伍往里进。

    一进到莫望云的房间,齐菲菲才明白什么叫状况不太好,小牛真够客气的,这哪叫状态不太好啊,这已经是非常不好的了。

    “小齐。”齐菲菲大惊的躲到了军伍身后,“怎么会这样?这样多久了?”

    小齐此时被安置在莫望云的单人病房上躺着,身下的床单已经都湿透了,而小齐原本年轻的脸庞此时还在往外滴着浑浊的汗,无论怎么看都是同样在外体外排出油脂和水份。

    他竟然是已经丧尸化一半了

    艾发洋和小冯此时看到了齐菲菲同军伍,也像是终于有了主心骨一般的喊道“军哥。”“嫂子。”

    “小齐从包扎完之后,血到是止住了,可是很快就开始发烧。”

    “这样已经半个小时了,可是我们又不知道该怎么治疗。”

    “莫望云又不让随意在外面走,而且这里据说也没有急救用品。”

    “在这么下去我怕小齐……咱们可该怎么办啊,总不能在这里干坐着吧。”

    可是丧尸化这种无解之题要是都有治疗手段的话,那末世也不可能持续100年啊。

    军伍皱着眉头说道“你们下不去手的话,让我来。”

    “军哥,小齐还……还没变成怪物呢。”艾发洋红着眼睛,语气里有些哀求,人却是低下了头。

    军伍早就说过,人类丧尸化除了杀掉,没有别的办法,之前军伍就已经动手清理过丧尸化的军人了,小齐现在的情况,也仅仅是没有完成丧尸化罢了。

    “说不定……说不定还有……希望。”小冯也是极不忍心,可是希望两个字,说的极轻。

    “啊,你说还有希望……”齐菲菲惊叫了一声。

    “嫂子,你有办法?”艾发洋和小冯一起喊道。

    呃……也不算有办法吧,不如说是有类似经历。

    发烧嘛,就得降温嘛。缺水嘛,补水就行了啊。齐菲菲在进化成精神系之前也曾经有过一个时间段高烧导致水分和油脂缺失,还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发现了自己的领域,总之办法不怕老,还是很可以试一试的。

    “我也只能试试,莫望云,最近的厕所在哪里啊?”

    “出门左拐再左拐,不过你们要试什么?他这样又没什么关系?又死不了?”

    整个房间中只有莫望云一个人在状态之外,完不明白大家在急什么。

    人都快脱脂脱水到变干尸了,还叫没什么?虽然死不了,但结局不是比死更可怕吗?

    齐菲菲这时候才想起来,莫望云是没有见过丧尸吧,毕竟在身为n市的源头的这一间医院里,也是今天刚出现了病例,虽然f 先生自己也因为丧尸病毒而进化成了精神系能力者,但是他对于丧尸并没有了解。

    “这是一种传染病,感染的人会出现两种进化变异的方向,有一部分人会变成没有意识的怪物,另一部分人就像我们这样……怎么说呢,其实我们现在的状态也是这种病毒的作用,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吗?你为什么会突然拥有以前没有的能力?”齐菲菲解释道。

    “嗯?不是因为上帝的恩赐吗?”莫望云认真的说道。

    之前你还说自己是佛教徒呢。

    “算了先不说这个了,总之先把人给抬到厕所去,只要有一丝可能,就得救。”齐菲菲决定道。

    “又要离开房间?”莫望云极为不赞同的说道“别人就算了,你应该在我的房间里多呆一会儿,好好的进行学习,我不是说了吗?你的力量很特殊,如果你足够强大,或许你就可以结束这里的封锁了。”

    “有空再说,有空再说啊。”齐菲菲打着马虎眼说道,莫望云这种热情劲实在让人招架不住,是看上她还是怎么的?

    因为小齐的情况拖不得,齐菲菲指挥着艾发洋和小冯抬好了人,几个人都已经出了门的时候,齐菲菲才突然想起来还有件事没有问。

    “军哥先别走就等我一分钟。”齐菲菲又从门口冲回了房间,眼神上上下下的将他这房间扫了一个遍,眼神溜到了书架的时候……

    “呃,你别乱动我书。”莫望云有些紧张的喊道。

    谁动书了,谁这种紧张关头还学习怎么着。齐菲菲在书桌上找到的笔和纸,一把塞进了莫望云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