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完不明白这种种植在脑子里的能力该怎么消除掉,也不太相信这一楼的病人里真的有可以相信的好人,但是……看方景那么信任对方,以他现在反射情绪的情况来说,不就说明对方也是信任他的吗?那么能去面谈一下也是好的。

    “那……你们跟着我……先说好了,不许再背后偷袭了啊……”方景的状态同样也有犹豫和怀疑,顿了一下说道“要不你们走前面?”

    走前面就走前面。

    齐菲菲拉着军伍,她率先走出了房间,这样方景就算真偷袭也离军伍比较近,挨打的也不会是她。

    只是两个人先出了房间,方景却没跟上来,打开的屋门传出“哐”的一声,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回头一看,方景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这又哪一出?

    军伍也快速的折回查看。

    “他晕过去了。”军伍说道。

    “……”之前被连续击打头部都不晕,这时候没人打他,倒晕了?反射孤太长也不是这么个长法啊?

    齐菲菲再次快速扫描了一下方景的头部。

    镜子已经不存在了。

    难道是因为镜子不存在了,所以方景的意识回复正常了?还是身体痛感或是状态正常了?

    之前方景无论怎么受伤都不会觉得痛,极为可能是因为他的思维意识并不是在处于正常范围,他面的反射着军伍和齐菲菲的情绪,所以自身的痛楚反而无法传达给自己的思维,思维感觉不到痛楚,当然就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

    现在莫非是因为镜子消失,所以痛楚一口气都回来了?

    齐菲菲想了想之前军伍下的死手,也不禁是倒吸了一口气,不同于方景的拳是逮哪打哪,军伍那下手可是专挑头部,想一想镜子消失之后,方景可能一口气承担了头部被重击几十下的痛楚……

    齐菲菲突然就觉得自己是千古罪人了……虽然最初是军伍提出的“先打再说”,给军伍暗示要求打人的可是她。

    谁想到镜子突然就消失了呢?

    之前罗高的抑郁情绪呈照片式出现在方景的脑袋里,在罗高晕倒后其能力也是逐渐淡化下去的,甚至就算是能力消失了,小吴本身因为被引起的悲观情绪都无法靠自己彻底疏解。

    莫望云也说过,仅仅只是晕倒并不会影响精神系能力者的力量,只要思维还在,就算在沉眠状态下其能力也有存续的时间。

    那么镜子会突然间消失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

    能力的主人死了?

    “小吴和小牛,还在那个能力者那里呢。”齐菲菲有些欲哭无泪的说道。如果真的是能力者死了是小吴小牛下得手还好,若是碰上了其它危险可怎么办?时间更紧张了。“可是我们还不知道他们在哪个房间。”之前以为有方景领路,也来不及问是哪个房间,但如果他们去找人,总不能就放着方景就这么躺在这里啊?军伍倒是能扛上他,可是难道出危险时让齐菲菲来顶火力?

    “要不……我们把方景也给送到厕所去?”齐菲菲问军伍。

    “好。”军伍根本不参与意见,齐菲菲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还是先到厕所去吧,之前撤了领域,也不知道里面的三个人有没有什么突发情况。

    军伍扛上了方景,几个人刚从厕所这边查了三间房,就又回来了。

    小心翼翼的先拿领域扫描了一下,看线条显示里面的三个人都平安无事,齐菲菲对于这种没有意外发生的情况,竟然有了一种不太习惯的感觉。

    “小艾,我和军哥回来了,小齐怎么样了?”齐菲菲一边开门一边问话,也是提前向里面打个招呼,告知来的是自己人,没想到刚一开门,迎接她的是差点就扑向面门的一拳,要不是军伍单手扛方景,还能余出一只手拉她一把,齐菲菲差点没躺开。

    “咦,嫂子?”小冯也吓得不轻快“你怎么开门前也不说句话?”

    她说了,她嘴里就没停过。

    “你们之前没听着我说话?”

    “没有啊。一点动静都没有,突然门就开了。”

    那也就难怪了,之前军伍和方景“唷嗬嘿呀”的打了半天,那房间离这边也就两间病房,如果声音能正常传递,那么大兵们早该听到外面打斗的声音。

    可是这又是很不应该的,他们之前在莫望云的房间里就听得到隔壁卜布英的尖叫声,而且刚刚方景也说,站在门外就听到了门里她和方景说话的声音。

    整个大楼层的精神封锁会对齐菲菲的领域产生压制,但莫望云的房间就会对她敞开一样,似乎每个房间显示出来的特征也并不都相同,就像每个小房间都有自己的意识和能力似的,或者……该说是房间里的人能力都不相同。

    齐菲菲越发感觉这一整层楼的诡异,还有时间的紧迫。

    小齐泡在水里,不知道是确实是降温有效?还是补水有效?反正丧尸化真的感觉有中止,所以艾发洋和小冯看来是依然要在这里继续守到他醒的,那么看一个小齐是看,再加一个方景也没大问题。

    向小冯和艾发洋大约说明了情况后,军伍将方景留了下来。艾发洋和小冯倒是也有心分一个人帮着他们找人,不过被齐菲菲拒绝了。

    精神系能力者的能力太过于让人不可猜测,说实话就算这边的看守留了两个人,说不定精神系真想出手,也不就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不过莫望云说过,这里的人都会优先对同样是病人的人下手,之前几个兵在厕所就没有危险,那么也只能继续祈祷他们蹲在这里别被病人们注意到了。

    齐菲菲再次带着军伍离开了厕所,这一次依然还是从最靠近厕所这边的房间开始查。

    当时镜子的能力者影响着方景也在一间房一间房的搜索,只比他们晚了一步,其它的病人也想找到彼此吗?

    这样前面三间已经查过的就没有必要再次查看了,齐菲菲和军伍就直接站到了第四间的房间门前。

    推门,门开。

    里面有一个人

    躺在地上。

    最可怕的是,这是他们认识的人。

    “小吴。”齐菲菲几乎是尖叫出声。

    小吴的头歪在一边,瞪着死不瞑目的双眼,已经没有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