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齐菲菲扔东西还占据着优势,比起少年想扔东西还得先去捡敌人扔过来的东西这一点,齐菲菲离着衣柜近,手边的东西有的是,这使得刚刚还想将旅游箱也捡到手的少年躲了两次之后,终于还是被电水壶砸到了头。

    但让齐菲菲无比失望的是这次的攻击也没能砸出暴击。反而打出了少年的狂化状态。“贱人,老子灭了你,真以为我不打女人啊。”少年一边狂叫着,一边举起椅子绕开了房间中间的战场往齐菲菲这边跑。

    齐菲菲吓的脸都白了,瑟瑟发抖的往衣柜的另一边缩。只是房间总共也就30多平,少年举着椅子绕过来也就只需要十几秒。更重要的是,齐菲菲这边的衣柜里东西也都扔得差不多了,到最后一开始她开不上眼的黄色杂志都被她扔光了。

    眼看着齐菲菲手里没有了可扔的东西少年终于雄起了,“我叫你砸,砸的很爽是不是?”少年一边大骂着,一边绕开了军伍两个人,一走到了房间的墙边,少年直接便贴着墙角迅速往这边来“小贱人,老子今天……”明明是少年人,说起浑话来却老气横秋的,齐菲菲一边在心里想到了曾经在小牛脑中看到的那个中年人的脸,一边注视着少年的脚步,因为精神高度集中的铺展领域,她都没注意少年嘴里骂人的话了。

    一步、两步。

    当少年高举着椅子,此时已经一步踏到了衣柜的正中央时,之前因为齐菲菲将不能砸人的衣服扔的满地都是,所以少年这一脚至少也踩到了五六件衣服上。两个人的心里都明白,只要再踏前一步,少年的椅子就可以砸到齐菲菲了。

    动啊……

    齐菲菲紧张的脸色都白了。她只能操纵领域内轻质量的物品,想控制一两件衣服是没问题的,但是被人踩到脚下的衣服算不算轻质,她就没试过了。

    少年举着的椅子眼看着就要砸下来。

    然而谁也没想到先倒下的会是少年。

    他脚踩的衣服就如同被人突然向前抽走了一般,少年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手里的椅子当然也就不能顺利砸向齐菲菲了。

    “喝啊。”齐菲菲本来就紧缩在衣柜的另一侧,如今眼看着少年突然摔倒,也是使出了身的力气,猛的将衣柜推向少年。虽然说只是个12米宽的单人铁皮柜,但之前的衣柜里装满了东西,齐菲菲是推不动的它,多亏得少年之前怕被打架波及,迟迟不敢近战,使得齐菲菲有机会和时间将衣柜中的物品都清空了,其实齐菲菲之前扔东西也只是想让少年觉得她害怕近距离打架,很多东西齐菲菲都只是就近扔着,如今只是一个空的柜子,她还是推的动的,别小看每天围着院子跑十圈的怪力美少女的体力啊坟蛋。

    “痛……救……救人啊我xx你xxxxxx。”少年被衣柜压倒了,一时间之间痛的冲口而出的各种词汇连马赛克都救不了了,然而这衣柜到底是空的,齐菲菲既然能推动,那么同她体力差不多的少年自然也能推开起身。只不过齐菲菲当时是背靠着墙向前推,比较容易,而少年却因为手里举着椅子而呈现双手投降的姿势被压,想推开横在胸口的衣柜就不那么容易了。

    所以少年的第一反应就是喊人救命。

    受他操纵的小牛,本来在与军伍对拳的过程中就处于下风,如今虽然接受到了少年的求助,可是他转身的空档又挨了军伍一拳一脚,被踢翻了后直接让军伍按在地下猛揍,如今也不足为虑了。

    齐菲菲深吸了一口气,紧跑了几步,将少年落在地下的椅子捡了起来,而此时的少年还在推着胸前的衣柜子,到底是2米高的大柜,少年想平安推开柜子并爬起来,估计得一分钟,但齐菲菲举砸椅子只需要几秒,这场近战,友方大胜。

    齐菲菲深吸一口气举起了椅子。

    这次慌的想流眼泪的人变成了少年了。

    “等……住手,我知道错了,放过我,放过我吧。你们不过是些外人,又不能吃掉我们,杀了我也没好处啊,你们是不是误闯进来的?我有办法放你们出去。”少年看来是怕了,可是他嘴里求的是齐菲菲,眼神却看向了另一边的丧尸。

    齐菲菲举起的椅子犹豫了一秒钟。

    眼看着哀求有效,少年的眼神都亮了,高喊道“只要你别伤害我,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

    哐当一声。齐菲菲犹豫后还是运起椅子,照着少年的头狠砸了下来。

    反派一般死于话多,齐菲菲不能让这少年有一点反击她的机会。

    这一次少年终于晕死了过去,看着少年头上被椅子角磕到的地方还流出了血,不知道怎么的,齐菲菲甚至能感受到这一次胜利带给自己的那种内心的充实,这可真是在对付精神系能力者的第一次无伤亡胜,而且还是齐菲菲做为主力的战役,总觉得精神上的快感源源不断的涌向大脑,感动的都快虚脱了。为了保险她又再次扩展领域到少年的身,少年的脑内思维中空空如也,整个人都呈现排斥扫描的空白状态,说明他在晕迷的状态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齐菲菲感觉这一次的扫描,能够铺开的领域更大了,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又觉得这少年如今普通的模样也很难办,虽然她之前也用簪子戳死过一个丧尸,可是丧尸毕竟已经与怪物是同种了,砸死一只看起来就很可怕的怪物,和砸死一个完是人类模样少年人,心里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不过,在面临着你死我活的选择下,齐菲菲最终的选项也是不会改变的,为了自己和同伴活命的机会,也少不得要牺牲掉那么几个人了,更何况这少年杀了小吴,已经算是仇人了。

    “军哥……行了,那啥,你先住手吧。”

    齐菲菲再三的确认少年是真的晕过去了,便将领域铺到了小牛的身上。被军伍压着打的小牛如今也没什么腾挪的空间,齐菲菲的扫描进行的很顺利。

    小牛头脑中的人脸还在,但或许是因为少年晕倒的原因,人脸变得模糊不清,根本看不出相貌来。小牛的双眼也呈现出了呆滞的情况,已经没有再向军伍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