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安秉仁之前从来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行为,甚至一直表示出了错认齐菲菲之后的关心照顾,但是齐菲菲对于会吃人的精神病系精神能力者,根本不敢信任,哪怕是安秉仁的能力真的像他说的只有几秒,如果他有心,操纵军伍在这几秒的时间里就足够杀齐菲菲十次了。

    更何况,就算他无心杀人,要是还这样劝架,他们一个小队也得死在这里,毕竟已经丧尸化的小齐可不会听从吩咐。

    说起来,这还是齐菲菲第一次持刀,以自己的主观来决定捅死一个人……先不谈精神上的挣扎了,齐菲菲反倒担心,这小水果刀能不能一刀毙命。

    之前卜布英虽然也用这小刀捅死了曾庆泰,那可是捅了几十刀,齐菲菲怕自己一刀下去万一再没扎对地方呢,讲真,要不是以前看过的电视剧里男女主角伤心时就捂着胸口,她可能连心脏的位置都不太确定。

    所以齐菲菲第一刀就扎偏了,明明瞄准的是心脏那块,但是到底男女的身高还是有差的,因为扑上去的力道太猛,所以安秉仁向后倒下时,齐菲菲手上的小刀倒扎进了他的肩膀,而且是扎在骨头上,目测也就进了个刀头。

    不对……并不是因为她扑的猛安秉仁才倒的,而是在她前扑的时候,安秉仁就主动后倒了,只是这样不是更方便她行刺了?

    齐菲菲根本不敢停,也幸好这几天体力练的好,她就着安秉仁倒下的势,以武松打虎的姿势直接跨骑到安秉仁肚子上,抽出刀来就想再扎第二下。

    正在此时,突然安秉仁直直的坐了起来,齐菲菲没想到自己小100斤的体重坐在对方肚子上,他人竟然还能这样一点不受影响的坐起来,肚子上压着百斤重的麻袋做仰卧起坐?这就体力来讲,根本跟这些大兵也不差啊?这男人根本不似看上去的弱不禁风。

    最可怕的是安秉仁坐起来的速度太快,一瞬间就跟齐菲菲脸对着脸,两个人的脸都直接对到了一起,齐菲菲此时惊叫了一声,明明知道该向旁边躲开,可是身体的反应一点跟不上她的思维速度,此时竟然一动未动。

    于是就眼睁睁的看着安秉仁的脸凑到她的脸前……然后穿过去了……

    穿过去了……

    穿过去了……

    一个大活人从自己的身体中路过……这种堪比聊斋大片的灾难现场让齐菲菲整个人都冷汗直流。

    此时她才反应过来,安秉仁若真坐起,必然要腰部以上一起动作,当然会带动坐压他上半身上的她,向后跌倒,而她即然一动都没有动,当然是屁股下面的安秉仁的身体也没有动。

    那刚刚坐起来跟她差点就一吻定情的男人是什么鬼?

    或者说,那真的是鬼……齐菲菲的领域一直铺开着,刚刚那一幕并不是发生在现实中,而是她的领域捕捉到的图面,只不过速度太快又清晰,她的领域本身就是自己的思维,无法分清肉眼可见的现实和精神中的真实,使得她一时将那男人当做了安秉仁本体。

    此时安秉仁确确实实还被她压在身下,肩膀上血流不止,双眼紧闭,很明显已经没有了意识。

    所以……她这是一刀毙命,让对方死到灵魂出窍了?

    当然不是。

    齐菲菲想到了19层上一直以来,每具身体都有两个名字的事,总觉得自己好像触发到了什么关键点。

    思维铺开的领域中,安秉仁做为活人只有一个白框,军伍等人的人形白框脑中,场记板已经不见了……而小齐……小齐竟然也是一个人形的白框。就在刚刚齐菲菲被吓的思维停滞的一瞬间,那个坐起穿过的男人消失了,而小齐……恢复了?

    齐菲菲猛然转头,眼看着自由之身的军伍又举拳要杀人,不由得高呼道“军哥住手。”军伍已经打了一半的拳头,险险的在小齐脸前面停了下来。

    小齐之前明明已经没有了思维,完接受了被齐菲菲的领域,可是这一眨眼的功夫,小齐又重新变成了白框,也就是说,他还是一个有思维的人类,只是……。

    齐菲菲半是期待半是惊惧的看着小齐,直到小齐再度睁眼,脸上挂着一种很随意的笑容,开口道“好文文,还是你心疼哥。”一边说着,小齐拍来军伍离他极近的拳头,双手插进军裤口袋里揣着,身体的重心偏向一条腿,以一种极为松散的姿势站着。

    明明小齐的身体就算成为了丧尸,想要抓咬活人时,背脊也挺的笔直。

    艾发洋失声道“小齐。”

    齐菲菲的心却说不上失望还是安心,总之并没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

    “他不是小齐。是安秉仁。”

    醒过来的不是小齐,而是安秉仁。

    要是在中国古代,可以叫借尸还魂。

    要是在修仙小说,可以叫夺舍重生。

    似乎这一层上的每个人,都并不是本人,就像卜布英本来是肖丽华一样,一种不知道哪里来的思维附上了一具,然后大家进行着奇怪的杀戮,为了吃掉对方……

    “啊啊。”安秉仁点头道“本来我是再吃一个人就可以稳定住这具身体了,但是……文文你看,正好有这么合适的一具身体,身材高大、体格强壮,身体健康最重要的是已经完没有思维力了,与其我还要冒险再吃一个人,不如直接使用这具身体,反正你们也不要了,正好给我用对不对?”

    他问对不对。

    除了齐菲菲之外的人就一起面带怒容的点头,你是精神系,你说什么都对。

    几秒钟后的场记板消失后,艾发洋跳了起来,满面怒容的扯着小齐军装的领口,“把小齐的身体还来”。

    小齐已经不在了,他们宁可葬送一具没有思维的行尸走肉,好好的安葬战友,也不想让别人来这样随意的使用战友的尸体,似是而非的活着。

    但是对于齐菲菲来讲,比起小齐没有死只是不再是小齐这种事,更恐怖的是她刚刚知道,精神系竟然是还可以随意换身体的,那么她们之前杀死的少年,是真的死了吗?如果这里的每个人都可以像安秉仁这样以纯精神体随意附身的话,刚刚的方景也好?如今的小牛也好,都曾经被附过身,齐菲菲曾经以为杀掉了精神系能力者本人,确认他们思维中的其实能力标签消失就可以了,但是就现在安秉仁的情况来看,精神能力者再度附身后,新身体在她的思维领域中呈现的状态,也同普通人没有区别。那么她又怎么知道方景和小牛是不是本人呢?

    “你……”齐菲菲口干舌燥的擦了把冷汗,说道“你先放开阿仁哥哥。”齐菲菲叫停了艾发洋的暴力行为。这些大兵也真是冲动,明知道打不到还总不死心,在精神系的面前普通人的实在太过于乖巧,齐菲菲都怀疑军伍说的那种先打不犯法,到底是指的谁?谁能直接上手打精神系啊?

    所以精神系的事还是交给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