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得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就小跑着过去,到场时李大河将自己团成一个巨球痛哭的形象,齐菲菲觉得自己真是永世难忘,突然就有点明白军伍说的那种先打再说是怎么一回事了,看到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壮汉抱膝流泪的画面,真的会很让人有想揍人的冲动。

    “呃……李哥你没事吧。”虽然实在很看不上李大河这胆量,不过齐菲菲第一个动作就是低头道歉,之前如果不是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把李大河推到电梯里,李大河也不至于受这份罪,幸好幸好的是人没有事。“这次是我对不住你,我没想到上面四层楼这么凶险,害了你受苦了。”

    “啊?齐同学?”李大河看见齐菲菲就跟小奶狗看到亲娘狗一样,眼泪流的更狠了,“没事……没事我,我才是……我真没本事,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电梯就不好用,我就来到这一层了,整个楼上虽然看着没有人,但感觉特别可怕,我一想到这里是精神病住院区,我就随便找了个房间,你也知道我的能力吧,我关了门也没有人进得来,反正……我也没受什么伤害。”

    “哦哦,那就好……”

    其实是有人进来过的。至少安秉仁在这个房间里吃掉了一个人格,只不过想来李大河在被附身的时候不会有自己的记忆,所以不知道罢了。

    没有人进入的房间都已经把他吓的泪流不止了……

    那么李大河曾经被人格附身还被人闯进来吃掉再将晕过去的他扔在这里并且跟一位食脑丧尸擦肩而过这事吧……齐菲菲觉得就别他说了。

    “总之,你没事就好,你能站起来吧?你先跟着方哥吧,这楼里……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齐菲菲扶着李大河慢慢的站,腿软的经验她有,还是很会体贴人的。

    在她们被困顶上四层的这段时间里,这栋楼里,野生的丧尸除了一个跑掉的吴玲玲之外,其它都被大兵们消灭了,一旦从军伍那里掌握了杀尸先砍头的有效方法之后,大兵们又搜索到了一些灭火器、还从保安部拿到了各种保安装备,这一下午的时间医院里除了还在观察中的打过疫苗的人之外,丧尸已经绝迹了。而那些打过疫苗的人则处于大兵们的观察中,这种家养的丧尸一旦有丧尸化的迹象就会马上被杀掉,应该也造不成什么危险。

    齐菲菲是先一步跑过来的,按她的要求,军伍这支小队再次汇合之后就不能分散开走,这个命令直到与大部队汇合后都被遵守着,之前齐菲菲来看李大河,军伍步离不离的跟着,其它大兵在门外等她,还顺带捎上了押上了安秉仁和扛上了莫望云,谁让齐菲菲和军伍往20楼往的时候没对这两个人的安排做出指示呢。

    如今20楼也是诸事已定,不但顺利救回了李大河,还找到一伙幸存者,连莫望云都醒了。

    先发觉不对劲的是方景,醒过来后的莫望云,无论说话办事都完是另外的一个人,之前那种儒雅老师的气质荡然无存,一股子中年失意活不下去的落魄感,而且还自称是谢新胜。

    对于这一点,齐菲菲倒是早有所料,之前她第二次离开莫望云的房间,就开始怀疑对方别有目的,后来在安放11床丧尸的房间翻到了谢新胜的照片,才敢大胆猜测19、20两层楼有关精神体与的关系,如今谢新胜肉眼可见的除了长相,跟莫望云的老师的气质大相径庭,倒也可以从侧面证实,安秉仁所说的大约为真吧。

    也就是说,除了莫望云,20层楼上解救出来的这些幸存者,也都重新拿回了自己的身体,成为本人了吧。

    齐菲菲之前没想到过,有一天,当丧尸末世真的来临时,最危险的不是丧尸,而是……

    “走吧,不管怎么说,先找到莫远山再说。”齐菲菲瞪着安秉仁。

    “没问题啊文文,你说怎么样咱就怎么样,哥听你的。”安秉仁大力支持。

    齐菲菲忍下了想甩他一巴掌的冲动。

    没错,如果安秉仁说的是真的,现在危险的是不是什么丧尸,反而是齐菲菲身体中的一堆人格了。只要想到无论是那个少年的人格还是卜布英或者莫望云,如今都很可能就藏在她的身体里,齐菲菲感觉自己好不了了。

    当然,安秉仁可能也说的不对,因为齐菲菲自己并不能感觉到身体里有其它的人格的存在。但是无论对不对的,总得先找到莫远山,带着安秉仁这人质来个三方对质吧。

    事到如今也不能弄死他再叫他归还小齐的身体了,莫远山分裂出的人格中,只有安秉仁顺利的得到了新的身体……万一齐菲菲身体里真的多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少不得还得他和莫远山来帮着分析参谋,至少是不急着把人弄死,坏了交情了。

    齐菲菲感觉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打丧尸到人格分裂的,估计古往今来可能也就她一个了。

    “啊,那个莫远山啊。”方景插了话进来。“已经找到了,之前我们的人上到17层时,就先确认他是17楼唯一的幸存者了,如今正在1楼大厅呢。”

    方景手上有小队通讯器,之前因为顶四层被莫远山锁死了,通讯器无法沟通外界,如今能用了,他也是第一时间就联系了一楼指挥部,除了报告吴玲玲逃脱之外,他也没忘记报告莫远山的事,估计这时候人已经被看押起来了。

    “那就好。”齐菲菲说道“一起先下去到一楼吧。”

    20层楼上的大兵们,显然都分派好了任务,何况这一层搜索到了这么多的幸存者,不少事要忙,齐菲菲便带着自己这边的人走安通道下楼。反正打死不坐电梯了,一群人快给搞出电梯恐惧症了都。从20楼一路走到1楼时间不短,少不得众人也得说说话,别的不提,至少小吴的死讯得叫方景等人知道。

    这个消息一时也引得几个大兵悲从中来,特别是方景问小吴是怎么死的时候,齐菲菲根本不敢说半点细节。只能道“是其中一个人格杀得,不知道名字,只知道中年人的模样,性子很暴很凶。”

    “唉呀,是鲍广亮吧,别看是个少年人,好像总是在幻想自己是很会杀人的特种退役兵一类的。”安秉仁高高兴兴的接话,却发现除了一个人外,其它人都对自己怒目而视,才想起来人家死了战友,他不该这样高高兴兴的,更何况凶手还是他24个人的小伙伴之一。

    “那啥兄弟怎么称呼啊?我看你挺面善啊。”安秉仁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一秒内决定转换话题,面对着齐菲菲之外的一群大兵,最安的问题就是同李大河这个保安服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