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大河。”老实人李大河老老实实的回答他,“咱们之前该没有见过,我前面两个月才跟着表哥来这里干保安的,没在顶四层巡逻过。”

    “是吗?我也觉得之前没见过你,可是就觉得你看起来眼熟。”安秉仁非常确认,李大河的脸似曾相识。

    “可能是你见得我表哥,我表哥就是在顶四层值班的,我表哥……”

    “哦,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印象了,我就说你一出房间,我就觉得在哪见过,那你哥呢?怎么没跟你一起?”

    李大河又哭了。

    安秉仁这聊天的水平,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最可怕的是他还不是成心的。

    齐菲菲心里吐了个槽,然后站住了脚。

    “你刚刚第一次见他?”齐菲菲转头,皱着眉头问道。

    “对啊。”安秉仁点头。

    “人格附体的时候你不是见过一次?”

    安秉仁说李大河出了房间,他才第一次见他,难道人格附体还会带着本人的样貌也改变不成?可是莫望云自称莫望云的时候,也还是谢新胜的脸啊。

    “没啊。”安秉仁也挺诧异的。“人格附体又没有他。”

    “没有他?可是他一直在20楼吧?你不是说把20楼上的人格都吃掉了吗?”齐菲菲的尖声质问,把安秉仁和一众人都吓了一跳。

    “没有……没有他吧……”安秉仁小心谨慎的求生着“我们在同一个区域里,哪个房间里有可吞食的人格,我们自己都能够感觉到啊。他身上没有人格,就算人在20楼,也跟我们没关系啊,再说我们之间的感应是对于可吞食的人格,跟外人也没什么关系啊……我一个正常大老爷们,谁没事对一个糙汉子有心灵感应啊……”

    李大河也一脸的茫然。“我一出电梯,就觉得四面八方都有危险,就飞速的找了一间房间窝进去了,幸好那是个空房间。”

    李大河的能力确实是能够发觉并在特定空间抵抗一切灾难,没想到这一切里连人格都包括,是如果他没有被附过体……

    这么一说,大兵们也有人反应过来了。

    艾发洋说道“对哦,20楼的幸存者,包括李大河在内是11个人,如果他不是人格附体的肉身,那么就说其它10个人都是人格附体者,也就是说少掉了一个人?”

    11个人格,加上李大河,至少该有12具,如今少了一具。

    齐菲菲无话可说,重点是这个吗?

    大家的小学数学都是怎么学的?

    20楼当然可以出现12具11个人格的情况,可是总数呢?之前明明算的是20个病人加上三个外来者才能凑到23具,可是李大河的如果空闲了,那不就是说虽然两层楼加起来有23个人格,但却有24具吗?这活生生半夜三更多出来一个大活人……没人计较一下吗?

    “那有什么关系呢?”安秉仁耸着肩膀说道“反正20楼的其它11个人格我都吃掉了,就算有一个幸存者跟着那个什么玲玲一起用绳子跑掉了,也没什么关系吧。哦,对了,虽然病人只有20个,不过17楼应该也有个值班医生吧?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19楼的身体我没见着过。”对于安秉仁来说,反正人格凑够数了就行了呗。

    这么一说,是没有什么关系啊。这个幸存者如果被吴玲玲吃掉了,那就早晚找到尸体,如果没有被吃掉,也会有人遇见他,并且就算是病毒携带者,也不会比吴玲玲身上的病毒更浓,充其量就是个赠品。

    算了,跑掉了也没办法,她现在又不是传说中那个心想事成的丧尸王,还能叫人家跑回来不成?

    就是心痛一下李大河,也就是说,李大河被拉上来之后就是多余的了?他在这次人格融合游戏里也是个赠品啊,白白被吓了这么久。

    “总之,还是先去找莫远山吧,见了面我非揍死他不可,被骗的好惨。”齐菲菲说道。

    “这不会吧……”安秉仁笑道“我们这些人里虽然有些是反社会人格,不过有一个大优点,我们都不说谎的,最多就是有点杀人倾向罢了。不过这次的事,那家伙一句话不说的就把大家都放逐出来了,任我们自生自灭,我也气的很呢,等见了面,哥也帮你揍她。”

    “……”杀人倾向难道不比说谎更严重吗?

    最终齐菲菲还是没有能揍到莫远山。

    当一群人下到一楼的时候,孙敬国一脸快哭了的表情,硬是把军伍给拖走了。几个大兵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后,也都涌到了一楼大厅中心疫苗接种处。

    齐菲菲这还是今天第一次落单,一时间身边就算有安秉仁和李大河陪着也是各种安感不足。再于是等她见到了莫化亭对莫远山嘘寒问暖的场面后,也明白今天想揍人怕是不成了。

    莫化亭拥有末世之后丰富的精神系的知识,莫远山则是人格问题的起源,两个人看起来还关系匪浅,只怕她揍哪个都要得罪人。

    那就先把账记下来,等下年后君子报仇吧。

    “莫医生……呃……莫小医生,你们好啊。”齐菲菲一脸堆笑的打招呼道。小医生指的是莫远山,虽然其实看起来他的年纪更大一些,谁让他是实习的的医生来着

    “啊,是你。”莫远山见着了齐菲菲,非常的高兴,一张脸上表情十分真诚的露出了庆幸的模样“你没事吧,我已经听说了,上顶二层的小队出现了伤亡,我一直非常担心你啊。”

    齐菲菲笑容差点崩掉,她以为自己很算演技派了,没想到人家更会演。

    “哦哦,那个啊,没事,要不是您送我们上去,事情也没法解决的这么快啊……”齐菲菲说完想了想,还真不一定。

    似乎他们这一小队上去之后除了伤亡什么也没做,安秉仁和莫望云就已经到了最后对决了,要是没有他们插手,估计已经吃掉了11个人的安秉仁最后胜出的机率也挺大了。

    所以他们这一个小队还真的就是上去送死和收垃圾的了?

    想到垃圾齐菲菲也不跟他这里演了。

    “那我们还是来谈正事吧?”

    “正事?”

    “比如说你分裂出来的那些人格?”

    “人格?”

    齐菲菲还来不及再接话,莫远山和安秉仁已经跳了起来,一个捂嘴一个拖身体,把齐菲菲向一边扯。

    “妹子你怎么说话直奔主题啊,会不会人际交往?”安秉仁只是低声在她耳边单纯的抱怨她。莫医生仗着教过她不少东西,直接恐吓“不该说的话别瞎说,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就是了,再多话别怪我现在就解剖了你。”说完莫化亭还不忘朝着莫远山点头微笑。

    “您别在意,她精神状态一向不太好。”

    特么的说的好像我才是精神病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