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传染病?”齐菲菲问道。“政府出面说明了?”

    “也算……也不算吧。”李玉如接话说道,之前她整个人还恍恍惚惚的,但是一听有人问八卦,本能的就接了下句。“我听人说,昨天突然就来了武警封了校,挡了不少送外卖和快递的小哥也在学校里,反正当时是只准学生往里进,不许再出,反正搞的人心慌慌的,然后等到晚上的时候,来了卫生部门的宣传员在门口解释了半天,说是这次爆发的是会传染的发烧病毒,还承诺所有的人会补偿误工费和其它损失,这些校外的人都觉得万一带着病毒回家也有危险,当时才压了下去,结果很快的学校就断网断信号了。现在看嘛……可能这些人也跟我们一样,是出不去这门的了。”

    齐菲菲擦汗,昨天睡前,李玉如跟她一样一无所知,今天早上两个人一起来上课,这一路虽然她不敢靠近李玉如,可是也没见她跟别人搭话啊,怎么着一路走过来,李玉如就能知道别人都在说的八卦了?

    不过这么一讲,齐菲菲也就明白了,政府听了卫少尉的汇报,觉得有希望在丧尸病毒爆发的最初期将其消灭在源头,于是才下令封校,一开始,政府承诺了包揽补偿,这些校外人士也怕自己带着病毒回去,于是就都听话住了一晚,可是这小哥却不同,他家里老父亲急病住院,如今更是病危了,所以他急着回去。

    政府对学校宣称,爆发的是高烧病毒,一般人怕危及家人,也就听从了,但事涉生死,对这位小哥来说,只要能见父亲的最后一面,家人……不,就算市的人陪着他发个高烧,又有什么了不起呢,所以便闹起来了。

    “呃……不过。”李玉如问道。“学校都断网断信号了,他怎么知道他爸今天早上下了病危通知单的。”

    齐菲菲翻了翻白眼“手机信号断了,座机电话可是连线的啊。别的地方不说,传达室就有一部座机。”李玉如八卦之外的事,都少根筋。

    “啊啊啊……那我们找个办公室岂不是就可以打给家里了?”李玉如高兴的说道。

    估计昨天已经有不少的人想到了,要不然这位小哥不可能随时关注老父亲的病情。

    “唉唷喂,这已经开始爬墙了,厉害啊我的哥。”“啊你看门房大爷也不敢管了,上次我把我女朋友裹在外套里想偷渡进学校,被他徒手把我们给撕开的,现在怂了吧。”“不过这大哥是从哪搞到的梯子?”“体育场吧,昨天这些人都住在体育场里,学校给提供的地铺,我估计从那边的杂物室拿出来的。”几个凑在窗户边上男学生开始实况转播。年轻男老师则哐哐的砸着课桌“上课,上课,你们现在不好好学习,以后找不到工作,是也打算去送外卖吗?”

    “别闹了老师,送外大学毕业挣得钱多得多了……”安秉仁一边蹲在课桌上向外看,一边回了一句。

    班里的学生们哈哈大笑着。

    年轻男老师憋的脸都红了,拿黑板擦当惊堂木一边拍一边骂安秉仁和齐菲菲,“你们两个给我出去,再打扰课堂纪律,别怪我不客气。”

    齐菲菲想着关我什么事的时候,安秉仁已经回怼道“就你这圆形体格能拿哥怎么样啊,哥现在可是特种兵的素质。”有本事你打我?他会怕黑板擦?

    安秉仁话声刚落,一声枪响响彻长空,一时间整间教室都沉默了。

    年轻老师当然不可能拿黑板擦当枪,来打安秉仁。

    在窗户边上看着校门口闹剧的男学生们,好几个腿肚子一软跌在了椅子上。

    别说教室里了,整个学校都似乎因为枪声而陷入了沉默。

    很明显,那个硬要爬墙外闯的外卖小哥,只怕再也爬不出去了。

    接下来是意料之中的尖叫,不只是校门口聚焦的人群,在教室中也充满了死亡和绝望的气氛,学生们完不明白,本来说好的封校隔离高烧病毒,为什么就会突然出现了死亡枪声。

    整间教室中一半的人开始向窗户边涌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另有一半的人则飞奔向教室外,也不知道是要跑去哪里。

    反倒是知晓事情真相的齐菲菲和安秉仁,这会儿谁都没有动。

    过了好一会儿,齐菲菲整清了乱纷纷的思绪,才走到安秉仁踩着的桌子上,捅了捅他。

    “死了?”齐菲菲问安秉仁。

    枪响是枪响,齐菲菲早知道政府不会让这些人轻易离开学校的。但是向天放空枪的警告,和直接往人身上打的子弹,还是有区别的,而且是打伤还是打死,区别也挺大的。

    “死了。”安秉仁的脸色也是不太好,很明显齐菲菲在想的,他也在想。

    “那就惨了。”齐菲菲自言自语的说道。

    校门口死了人,年轻老师也没有心气再继续上课了。

    本来齐菲菲就旷课快一周了,何况封校之后,就只住在单身宿舍里的年轻老师和家在学校的老教授还能开课,齐菲菲之前在医院19楼时发现要对付精神系得先掌握大量的精神心理学知识,才决定回到教室继续上课的,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再看课表,除了这一个年轻男老师,其余课是停的,老师们都被挡在校外了。

    于是齐菲菲想了想,决定先将李玉如送回了小别墅区,虽然这姑娘受到惊吓之后还是软绵绵的表达了想看热闹的心情,不过齐菲菲实在不想把精神集中在她的屁股上,而且医院现在还是病毒扩散重灾区,也不好再往那边带普通人,到底还是死劝活劝的将李玉如塞回了家,她才带着安秉仁向医院进发。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昨天从医院回小院时,齐菲菲还有种大事初定的感觉。

    丧尸被控制的很好,没有发展成规模,唯一存活的丧尸吴玲玲还帮她占下了精神系丧尸的位置,政府的封校在情理之中,等到吴玲玲被抓住之后,肯定就会被严格看管起来,不管那时候政府对这n市唯一一只丧尸的状态是杀是留,总之n市再不会是百年末世的丧尸之城了。到那时莫化亭有了研究对象,军伍有了监督对象,刑远有了猎杀对象,自然就没有人来理会她了,不管是几个月还是几年,等到疫苗接种推广开来,丧尸兴不起来,普通人确认不会变丧尸,也就没有了封校的必要,她就回到家去跟父母玩,简直皆大欢喜。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雨雪霏霏了。

    齐菲菲想过政府会封校,但没想过政府会用这么强硬的手段,封校第一天,就已经闹出了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