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少尉这个人,虽然她不太了解,但是之前从他为了整支部队的安,就毅然决定接种疫苗来看,他是个很公正严明的人,能够为了整体的利益做为牺牲的人。这样的人,关键时刻连自己都可以牺牲,更何况是其它外来的危险因素,一定是在第一时间抹灭的。

    消灭丧尸,可以说是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唯一逃跑的丧尸还没有抓到,齐菲菲却提出要放过已经开始丧尸化的新丧尸,那岂不是在人为的制造和增加危险?

    在来这里之前,齐菲菲确实想过,如今还处于观察期的大兵和医护人员还有不少,为什么不能提供给她一两个来安放人格了,大不了到时候再杀掉就是了。

    可是打从进了这医院,看着这里面的从官到兵,每一个人都为着消灭丧尸而认真到事无俱细的样子,齐菲菲突然发觉,自己的要求实在是太自私了些。别人都在辛苦搜索和消灭丧尸,她却要求放一只活丧尸出去?

    这么一想,便很难理直气壮的开口向卫少尉要求,最重要的是,以卫少尉的脾气,只怕开口要求了也得不到允许,反倒浪费了对方在心中对自己的好感度。所以齐菲菲左思右想,只要政府还会给学校解封,那么丧尸泡水的事倒也不着急了,诺大一个n校,5万名学生,10的丧尸率,她等着过几天找到了吴玲玲,想在卫少尉看不见地方弄到一两具丧尸,有两个姓莫的帮她,应该不会太难。

    “这个没问题。”卫少尉点头说道“之前这医院的事,我都已经如实向上面汇报过了,之后也会慢慢的对学生一点点披露细节的,等过一会儿,会先让技术员将学校的内网修复,到时可以接在学校内部发部视频广播什么的,只不过现在对外还是在说整个校区是高烧病毒,你打电话时候注意些,不过说漏了就行。”

    这个简直太简单了,齐菲菲这一周的时间里都在军伍的监视下,最擅长的就是不会说漏嘴。

    “那可太好了。”齐菲菲站起身来说道“打扰到了您真对不住,那我随便找一间办公室打电话了。”

    “那去五楼吧,五楼的小型科室多,每个科室都有座机的,我让人送你过去。”卫少尉竟然还站起来送她,并且亲自到了门外,招了之前守门传旨的小兵,让他送齐菲菲去五楼。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齐菲菲连忙推辞,这是人家守门的兵,走开了只留卫少尉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感觉是不太好。

    “叫他送你。”卫少尉也十分的客气“5楼尽是些小科室,没有钥匙打不开,我们昨天在护士身上找到了一串钥匙,让他给你单开一间。”

    “……”妈啊,终于知道跟国家政府部门攀关系的好处了,连打个电话都要开个单间啊。齐菲菲再度千恩万谢。

    眼看着齐菲菲要出了门,卫少尉突然又叫她道“小齐同学啊,你家是外地的吗?这次的事情结束,还打算回去父母的身边吗?现在这世道……其实国家更需要你啊,你可以考虑看看。”

    “啊?”齐菲菲被问的心花怒放,果然政府封校只是暂时的,别乱爬墙就是安的。于是摇了摇头“我怎么也得先回家,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吧。”要是卫少尉真心的当她是人才,就她这搜救的本事,还是可以考虑回来给政府做事的。

    6楼大约是因为有院长室的原因,其它房间除了两间办公室,还有些茶水间、会客厅、书房什么,想来能用的电话不多,也可能是没有钥匙,齐菲菲跟着大兵开了安通道来到了五楼。

    5楼因为是心内科的诊室,所以小型诊室格外的多,昨天晚上这一层被清理过一遍,非常安,如今大兵们都派到了外面搜索丧尸,医院里没有兵可以逐层守卫了。所以不只停掉了电梯,还将安通道和所有的房间都上了锁。

    看着大兵拿着钥匙先开安通道,再拿门卡开大门禁,挑了一进门第一间,再拿钥匙开小门,齐菲菲都有种自己是来到了监狱探狱的错觉。

    “行的,谢谢您了。”齐菲菲进了房间,先摸起起电话来听了一下,熟悉的“嘟嘟”声传来,确认这电话可以用,才说道“我估计得打好长一会儿的时间,要不然您把房间钥匙和安门钥匙给我留下吧,等着我锁了门,再给送上6楼。”

    n大的学校出了这么大的事,都闹出了人命,齐菲菲估计这一次的电话打起来得天长地久。老妈毕竟是亲妈,这次断她再怎么不关心闺女,也得连环炮轰炸个一会儿。这大兵是卫少尉留在6楼的唯一的一个人,要是为了钥匙什么的,将人留在这里听齐菲菲讲电话,那就太不懂礼数了。

    齐菲菲笑着说,给出了一个最佳方案,她看这大兵之前对卫少尉各种崇敬,应该会同意。却没有想到大兵严肃的摇了摇头“您先在这里打着,等着能离开的时候,我再过来开门。”

    什……什么叫能离开?再开门。

    齐菲菲一愣神的功夫,大兵已经关了门,熟悉的关门声传来后,还有熟悉的锁门声,那道锁至少被人转了两圈,确定再转不动了,外面的人才拨的钥匙。

    “你做什么?”齐菲菲尖叫着扑了过去,哐哐的砸门。“放我出去,你干嘛上锁啊?”同一时间齐菲菲的领域疯了一样的开始,优先建构走廊,一个明显的人形白圈从诊室门口离开,越走越远,人形有脑部并没有显现任何的异状,也就是说,对方不是被哪个精神系操纵了,是按自己的意志将齐菲菲锁进来的。

    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这是为嘛般?

    是这大兵自己的意思?还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指使?卫少尉?可是刚刚他还神色温和的跟自己说话啊?

    齐菲菲一边猛烈的砸门,一边将思维区域扩展到了整层楼上,卫兵的空白人形已经离开了走廊,倒是在走廊的另一头,连续有三个诊室里都显示出了空白的人型,除了她,还有其它的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