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菲菲发现,自己不能听他讲话。只要卫少尉一开口,那种自我牺牲的念头就会充斥她的思维,虽然身体还是有些累,但是齐菲菲悄悄的铺开了一个领域,无数的线条从卫少尉的身体中传递向四面八方,强烈的自我牺牲信仰使他的语言充满了巨大的暗示力量,以致于每一个线条都足以驱赶人们原有的意志,激起他们牺牲精神的同时,连自我保护的人性本能也失去了。

    齐菲菲眼看着线条一条条没入自己的身体中,却没有办法阻止,而身边的孙敬国则然接纳了这些线条。

    不知道这学院里的人们是什么情况,但是在这栋医院里的人们,其思维都慢慢的被同化,每一个都将卫少尉那牺牲自我拯救人类的精神纳入到自己的心中,使得这一暗示成为信仰。

    “是。”孙敬国突然立正向卫少尉敬礼,此时的他也是满眼的泪水,但绝没有一丝的悲伤,而是目光坚定表情严肃的的大声应答“这是我们的使命。”

    只能说是洗脑非常成功了,就算他是精神系的潜力者,现在也仅只是潜力者,无法同已经成为能力者的卫少尉抗衡,并且……卫少尉的精神力能够在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容纳人格,自然也不是普通精神者比得上的。

    齐菲菲等着孙敬国宣誓完成之后,也立刻站起来大声说道“卫少尉,我明白了。我的父母,也在别的城市,之前是我不懂事,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有我的自我牺牲,才能换到父母亲朋的平安余生,学生们那边的组织工作就交给我吧,我怎么说好歹也是个学生干部,请让我为了拯救人类进一分力。”

    “喂……你不是吧?”莫近水挑着眉毛,像是看着疯子一样看齐菲菲,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拍肩。“可真没看出来,你是这么善良的人啊,在20楼上放着丧尸不管的是谁啊?”

    齐菲菲狠拍掉莫近水的手,转头高喊道“我没有疯,民接种丧尸血,10的死亡率,人类同末日病毒共存,代价是14亿的人会因为我们而死的,相比较而言,5万人的牺牲就可以将这种病毒彻底消灭掉,到底是哪种方法更好,你算不出来吗?”

    “有病吧。”莫近水骂道“之前这医院也有不少的医护人员来来回回的进出,有的人不过是昨天没有到岗而已,你以为外面就绝对安吗?如果我们都被杀掉之后,n大之外又出来病毒携带者呢?”

    “你才有病。”齐菲菲尖叫道“你脑子里装的是屎,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就愿意为了人类牺牲,你管得着么?”

    “小武。”卫少尉高声,之前的门卫再次进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些绳子,二三下的功夫就将莫近水的绑起来了。

    “那么……”卫少尉问道“你们两个都同意参与计划了?”

    “是。”孙敬国应道。他本来与卫少尉平级,不只是军二代还是军校高科技专业的学霸,论前途背景都甩卫少尉一条街,之前两个人在一起时完是平等对话,但现在孙敬国对卫少尉的态度,已经完是服从了,满里的崇敬,使得他之前那脾气中温和又圆滑的性子一点显现不出来,反而身充满了刚硬之气,无论是气质还是眼神,齐菲菲都觉得熟悉,简单就像是从卫少尉身上拷下来的程序,安装到了每一个人身上。

    齐菲菲也严肃的点道应是。

    于是在卫少尉的示意下,小武门卫将莫近水以及门外早就绑好的莫化亭重新带回去5楼关押。

    而卫少尉关上了门,这是拿孙齐两个人当心腹,另有任务要布置了吗?

    齐菲菲挺直了腰板,像个军人一样站着军姿,这是当年偷看漫画被亲爹罚站时练出来的,最能体现一个人的骨气。

    果然卫少尉踱回了院长办公桌,然后缓缓拿出了一件物品,递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既然你们都下定了决心,那现在就分配给你们第一项任务,请在这里自裁吧。”

    “是。”孙敬国在齐菲菲圆瞪的大眼中,毫无犹豫的拿起了小水果刀,这是昨天齐菲菲从肖丽华手里缴来的刀子,后来顶四层开启后,由大兵们带回给卫少尉做汇报。

    当初卜布英用这小刀连捅了几十刀在要害上,曾庆泰才死的,可见这刀之小,如果想用这种小水果刀自裁,那么除了直接捅脖子,捅哪都很难一次死透。

    所以在孙敬国拿刀直扎自己的脖子时,齐菲菲终于忍不住的出手推了他一把。

    “孙哥。”

    因为齐菲菲的介入,刀子划到了孙敬国的脸,对方没有怪齐菲菲多事,只是再次举刀,还是往脖子上扎。“孙哥。”齐菲菲一边大哭一边喊,又一次将刀给推开了,到底孙敬国是不一样的,不是数据,而是认识的人,也给过面子,还算是幼儿园小伙伴的亲哥。

    卫少尉叹了口气。“你果然是并没有真的接受我的决定。我只是试探一下你们,你若是真的认同了我的决定,自然就会像他那样毫不犹豫的赴死。或者你眼看着他死,不就可以取信于我了吗?如今他可以不用死了,你反而……”

    “……”屁吧。齐菲菲瞪着卫少尉。

    如果齐菲菲真的眼看着孙敬国死,那么下一个不还是要轮到她自裁?到时她不动手,一样的要暴露。齐菲菲确实在刚刚那一个瞬间被卫少尉的思想打动,可是一个领袖的思维只能认同他、并且甘心追随的群体才能产生效果,齐菲菲并非不认同他的牺牲理念,可是却真的无法做到放弃生命的追随这种行动。这种使得齐菲菲从一开始就游离于这个群体之外,或者说,卫少尉的精神感染就算能一时迷惑她,也无法直接的给予她暗示。

    这一点,身为能力者的卫少尉应该也明白,所以他打从孙齐两个人第一照面没有跟随他的步调时起,就没有再相信过她们,只怕人家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放他们这些精神系真的参与到任务中。

    因为,其实所有的人都理解,卫少尉说的才是正确的,用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利益,和整个人类一比,5万人的性命并不是什么大数,秦赵一战就能坑杀40万呢,这真的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可是道理都懂,齐菲菲就是做不到,卫少尉的牺牲精神起到地暗示再强,她也还是放不下自己的求生,比起人类的整体利益来,她本能的……只是不想死罢了。

    这一点,身为能力者的卫少尉应该也明白,所以他打从孙齐两个人第一照面没有跟随他的步调时起,就没有再相信过她们,只怕人家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放他们这些精神系真的参与到任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