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么的你会用勺子不吱声,早知道你会用,我还蒸馒头做什么啊,齐菲菲在内心狂吼,当然不敢吼出来。

    于是刑远又问,“你们末世前都天天吃这样的饭菜?怪不得我总听人家传说末世前的生活怎么样怎么样的,这确定是极高的享受。”

    呵呵,一顿丰盛点的饭菜都成传说了。

    李玉如很自豪,但也有点伤心。刑远这种人在末世都已经算是个人物了,吃顿丰富点的饭菜都能用上了“传说”,可见得末世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感受到了齐菲菲做这顿饭菜的用意,真的是此时开始倒计时,吃一顿少一少,满打满算也只能再吃90顿了。

    而郭鹏就诚实多了。

    “这个,并不是每天都这样吃的,我们家就过节过年才这样吃,平时也就是和食堂的饭菜差不多的家常菜。而且就算想吃,也不会做啊。”

    这倒是真的,齐菲菲这几个菜,特别是那丧尸脑一般的一品豆腐,已经是名菜级别了,其实齐菲菲这业余水准,做出来的味道并不顶尖,但那扮相摆那,秀色可餐啊。

    李玉如眼泪汪汪的看着齐菲菲,入校一周她竟然都没有挖出来,自己这同床共枕的枕边人还有这技能,这得多贤惠。“菲菲,你连这个都会?”李玉如眼里,语数外科满分算什么,女人的终极技能就是做饭。

    “家学渊源,我爸就干这行的。”齐菲菲说道。

    “可我记得你爸是部队出身啊?”李玉如回忆,她真没记错,貌似昨天打电话还说起来呢。

    “部队炊事班出身、养猪在部队大比中得过奖、兽医自学成才,因此荣立三等功。”齐菲菲给补充情况。

    “……”果然家传。

    军伍程不说话,吃饭速度也是超级快,他没动米饭,但那几个小馒头一口一个就塞进嘴里消失了,齐菲菲和李玉如几句话的功夫,人家吃好了。齐菲菲看着,果然是军队作风,跟自家老爸吃饭一个样,饿死鬼投胎一样的快。

    以前在家时,齐菲菲吃一块西瓜的时间,齐妈妈可以吃三块;齐妈妈吃一块西瓜的时间,齐爸爸可以吃三块。意即一个西瓜里齐菲菲吃一块,齐妈妈吃三块,齐爸爸就把余下的都吃了……

    就这速度,齐爸战友聚会的时候,那些老战友还都笑话他当兵时吃饭最慢,这么比的话,军伍这速度也就正常水平。

    问题是军伍和刑远两个人这都吃饱了,齐菲菲还没动筷子呢,所以说最讨厌部队出身的人了,自己吃的快不说,吃完了还用一种“你无能”的眼神鄙视你慢,能好好吃饭么。

    齐菲菲伸筷子,向排骨进军。

    刑远突然开口道“你以后每天都做这些菜吗?”

    齐菲菲呆了一下,这对话太正常,她突然都有点不适应了,貌似刑远如果不喊她宝贝,两个人就能正常对话了“这就普通饭菜,也不能每天只吃这几个菜啊?再好吃的菜,不重样的吃也受不了。你要喜欢那个……豆腐,我明天再做一次好了。”本来齐菲菲都想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丧尸胆豆腐了呢。

    “你还会做别的?天天不重样的吃?”刑远盯着齐菲菲,有些吃惊,又很认真的问道,神色十分严肃,这种严肃的神色军伍脸上天天见,在刑远身上还是第一次见。

    齐菲菲不禁也严肃了起来“天天不重样,当然不可能,菜式一共就这么几种,但这一个月里,我保证每周不重样,你要真喜欢吃什么,可以说给我。”

    只要别再对我动手,权当谢你不杀之恩。

    李玉如一听这有奸情啊,又开始用手肘捅齐菲菲,那眼神意味很明确你看,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一个男人的胃,有道理啊。

    齐菲菲没功夫理她。虽然两边有默契,刑远不会在军伍在场的时候杀她,但军伍也不是她养的狗,万一哪时候不在呢,别的不说,这两天一夜,她上厕所的时候军伍就只在厕所门前守着,军伍要解决个内急她也会避开,万一被刑远捡到落单的时候呢。

    刑远默了一阵,开口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这一个月里你做饭,我不对你动手,还有你那筷子,别用了,刚才你们不在我抹了点毒上去,换双吧。”

    “……”齐菲菲的筷子直接就扔出去了。你妹。不是官方的杀手么,怎么还下开毒了?

    扔半路被军伍空中拦截,看了眼,又继续扔出去,然后那木制筷子突然在空中就爆了,粉末正好散刑远最喜欢坐着玩手机的椅子上。

    刑选就不乐意了“上面还沾着毒呢,你怎么往我椅子上吹。”

    “没有毒。”军伍说道。“他是水系、电系,不会下毒。”

    军伍这个人,人品还是挺有保证的,哪怕他现在保护齐菲菲是为了能确认她顺利变丧尸并且不要脱离人类的掌握,至少人家怎么做的,人家就怎么说,敢于承认,说的都是实话,是真话。他说没有毒,那应该就是没有毒吧。齐菲菲就想起来上次被刑远拉到手就没法喊话动探的事情来了,电系啊,合着人家是异能自带麻痹技能。

    齐菲菲就在心里狂抽刑远嘴巴子,这是逗她玩?

    果然刑远笑的很开心。

    看齐菲菲吓的脸色苍白,刑远一边笑还一边安慰她“别怕别怕,我就算用毒,也不会是普通毒药,保证见血封喉,一点都不让人难受。”

    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不怕难受,我怕死,麻烦下次给我求死不得的毒药。

    然而这么说又有点贱,就没说。

    齐菲菲铁青着脸,上楼。这饭没法吃了。

    但不管怎么说,齐菲菲做这么丰富的饭菜,除了吃一顿少一顿的心态外,本来倒也就是想着借此讨好两个异能大佬,如今刑远无论真假,给了这话,那么她这顿饭菜也算超额完成任务了。

    李玉如也吃不下了,好在她之前已经吃了个半饱,也追着齐菲菲上楼。“菲菲,你手机借我啊,我给我爸妈打电话。”军伍自然跟进,郭鹏也吃好了,和心目中的精神病人无话可说,上楼。

    因为郭鹏和李玉如现在都是没有手机的人了,所以只要不出这个院,军伍和刑远也就不再随时监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