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丧失、生命力下降、出现咬人情况,怎么听都是丧尸病毒的症状,不过就算是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齐菲菲心里就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一样,张口问道“那病人现在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被制服了,但是现在陷入了昏迷,并且高烧不退,暂时移交到了特研室那边,还在观察。”莫医生说道。

    “只是一个病人发病,怎么会需要到动用特种部队的地步?”卫少尉皱着眉头问道。这种情况,一般医院的保安也就能够处理了。

    莫医生也叹了口气道“首长,之前不是也说了吗?那是一位传染病病人。”也就是说,被咬的人也很可能会得同一种病。

    不过即使这么说,卫少尉还是皱着眉头,“那也不过是两个病人而已。”

    “可是第二个人马上就出现了发病反应,并且咬伤了上前救援她的护士。从被咬到病发,时间不超过五分钟。”莫医生说道。

    “这……”卫少尉这一次就有些认真并且吃惊了,“就是说第二个病人的发病时间几乎等于瞬时?并且再次咬伤人,出现了第三名病人?”

    “第二个病人——也就是发现第一个病人发病的护士,她咬伤了当时同她一起值夜班的另一名护士。”莫医生严肃的说着,一边说,一边从办公桌上拿了一个本子,边看边读道。

    “第一个发病的35床病人,发病时间不详,但从摄像头中的录像来看,其在凌晨2点起床上厕所时突然倒在卫生间,凌晨3点左右再次醒来爬起,走路姿势变得奇怪,判断为身体僵硬,可能就是发病确切时间,凌晨3:30分,第一个护士疑似查房时听到房间内声响,开门进入病房,被35床患者扑咬后挣扎逃跑、尖叫求救,与其同值夜班的护士赶来,两个人成功制服住35床患者,用衣服将其捆绑在病床上,并向医院警卫科报警,3:35分第一名护士出现病发反应,咬伤并抓伤了第二名护士,之后昏迷,3:40分第二名护士与医院科警卫汇合,此时,35床患者再次出现发狂迹象,从被绑捆之处挣脱出来,袭击并咬死了一名警卫,医院科警卫无奈将其击毙,并将第一名出现病症的护士送入特研科,而第二名被咬的护士则在经过伤口处理之后一直在入院观察中,大致来说,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这一次不只是齐菲菲和军伍这种心里有数的人,连卫少尉和孙敬国听了也听了一惊。孙敬国问道“等一下,你是说,那个病人病发后不但会咬人,还会杀人?”

    莫医生点头,同时眼神有些疑惑的看着孙敬国道“我之前也说过了,病发时会出现攻击人的行为。”

    孙敬国“……”好吧,你是说过了。问题的是攻击人和杀人,咬人和咬死,根本是两个概念啊。

    然而这样想一想,一个病人,从3点30分看到人的第一时间就发起攻击,10分钟的时间里一刻不停的攻击别人,咬死咬伤两个人,而受到攻击的人,则在短于5分钟的时间里就开始发病,同样出现攻击行为,也就是说,这种传染病简直是跟中世纪欧洲的鼠疫一样,一但蔓延开来,根本就是接触感染者必死啊。

    卫少尉一下子站了起来,问道“那么,现在那个第二个被咬伤的护卫在哪里?你们有好好的控制她吗?这到底是什么病,你们研究出来对策没有?”

    这就怪不得上级会要求特种兵来把守了,一个犯病之后就力大无穷的病人,普通人根本制服不了,所以要出动部队,才能制服。

    等下……制服?

    卫少尉终于想到了一件事。

    “你们医院的警卫杀人了?你刚刚说击毙,这么说他手里有枪?”一个医院的警卫手里怎么会有枪?这是市级疾控中心,又不是国家级医研机构,而且一个医院的警卫怎么会有胆量话都不说一句,就击毙患者,出了这样的事,一般人都是会想到报警,为什么n市警方没有动静,最后接到汇报而出动的,却是从上级传达下来的部队命令?

    在关于这一点上,莫医生一脸的听不懂,他看起来并不太清楚,医院保安的权限里有没有持枪击毙这一项。“原来这边的医院警卫都不配枪的吗?”莫医生还反问呢。

    他这种医院配枪理所当然的态度搞的孙卫两个人都有点恍惚,一般来说谁家医院也没听说过警卫配枪,但是部队和医院也是两个系统,莫非这家医院级别比较高可以配枪。

    结果莫医生补充道“我刚调来不到一周也不太清楚医院警卫科配置,我以前呆的研究院警卫配枪没问题啊。”

    “……”孙敬国忍了忍才问道,“你们医院就没别的医生在了吗?”能不能别给他们扔个上任不到一周的新人来做解说。

    “从我调来开始医院内部就已经戒严了啊。”莫医生说道“再说这个时候正是夜班,谁不回家的?要不是我住在这里,那更没人在了。”

    所以警卫为什么配枪这个问题就得问警卫了,不过现在的重点也不在警卫身上。

    “那个病患到底是得了什么样的传染病?”卫少尉问道。

    这一次,军伍就又不说话了。事情涉及到丧尸的,军伍和刑远都曾表示过,在没有得到政府通知之前,不能对任何人说。

    看军伍不说话,卫少尉那眉头皱的都可以夹苍蝇了,不过部队里就是这样,但凡是需要保密的事情,问了就不能说,都不需要语言拒绝,光是态度就摆在那里。特别是n市军区已经是国家级四个大军区之一,军伍更是部队最高层打过招呼要好好配合的人,那么军伍拒绝回答的事情,说是国家级机密也差不多了。

    卫少尉最终还是对莫医生说道“那个特警,能不能叫来我问些事情?”既然层次已经上升到了国家机密的高度,从军伍这里得不到答案,特警那边却一定是会有些任务安排的,上面既然叫了部队方面配合,也只能是先进行下层接触了。

    莫医生就接了口“我并不知道医院进驻了特警的事,之前的事发经过,也只是在警卫科监控那里调看的,首长想知道具体经过,可以打个电话给警卫科那边,看当时击毙35床患者的是谁,不过因为第二个被咬的护士并没有马上出现发病病症,所以推测这个病种本身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发作时间,甚至有可能是空气传播,所以当时那个时间段出现的在特研病房的人都被带去做观察了,能不能找到人我不保证。”

    这一句话,说的孙敬国、卫少尉两个人的脑袋筋都是一跳“空气也是传染途径?”那他们在这疾控中心里启不是也有被感染的危险。

    特么的不是一直说被咬被咬吗?不管怎么听,都让人觉得,血液传染才是唯一途径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