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56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连收了三份大礼,让这次普通的农村生日宴,吃出了些许土豪的味道。

    以至于小姑、二姨、花婶等人的礼物,都没敢拿到台面上说。

    好在对于这一切,吴涛都还兜得住,腰缠万贯咱不怵。

    先说表大伯这份礼,指定是老爷子默许暗示下弄来的。吴涛收着毫无压力,谁让他家在宝岛就是土豪呢?

    而安蓉送的相机,着实是让他惊艳到了。几万块的相机和镜头,如果在这顿饭局上明说出来,估计一桌子人都得吃不下饭。因为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当然安蓉不是为了炫富或者什么,她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会喜欢。至于贵不贵,只要她买得起,都不贵。

    当然,要说下了最大决心的礼物,无疑是那双NIKE鞋了。

    看得出来,经过上次借钱的事,马秀琴的变化不小。这次能花这么多钱,除了歉意之外,不可能毫无所图。

    无妨,谁让她丈夫是自己三叔,她儿子是自己小弟呢?

    小的时候,两家就吴涛这么一颗独苗时,享受的待遇也是得天独厚的。

    每每苦读之余,吴涛想要放松半天,都是三叔带着自己去玩。

    下河游泳,摘菱角,掏龙虾,套黄鳝,捉知了,钓大鱼,这些本事都是三叔教的。

    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冲这些,吴涛也不能和他家老死不相往来。

    何况上头还有俩老头带着,他们可是亲兄弟,血浓于水。

    晚饭过后,分了蛋糕,根本吃不完,于是仨孩子抹得满头满脸都是。

    方媛背着手俏生生地靠近,吴涛不躲、不防,径自到:“想不想要其他款式的金毛T恤衫?”

    “想!”方媛硬生生地止步。

    “那就别抹我。”

    “那我这一手奶油怎么办?”

    吴涛努了努嘴,旁边小江正得意的紧,刚才他一把奶油抹进小齐的耳朵里,直接把那孩子弄哭了。

    “小江?”方媛笑眯眯走近。

    小江一回头,啪的一声,一巴掌的奶油顿时糊了他一脸。

    这可怜的孩子还没弄明白,得意的表情还没褪去,带着哽咽腔道:“表姐,我是小江啊!”

    那言下之意无非是,我不是我哥,你为什么抹我?

    “我知道!”方媛仔仔细细地把指间的奶油抹在小江头发上道:“我抹得就是你。”

    “哇……”

    嘿,又哭了一个。

    吴涛乐呵呵地看着这一切,真实而美好。

    吴炳华点了根烟走出来,对着小江一瞪眼,那孩子立马止了哭,梨花带雨的可怜相,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你三婶的意思是,想让小齐暑假在咱家,跟你补补课。我琢磨着这不是多大的事,干脆把那鞋钱算给他家。”

    腰包鼓了,吴炳华对于金钱过于小心翼翼的毛病,自然没有了。这才是将来干大事的基础,所以吴涛感觉很欣慰。

    但这事如此处理,反倒是不美。

    吴涛琢磨着道:“爸,你这样做,会让三叔没脸的。我琢磨着,咱不如这么着……”

    爷俩的一番交流,让吴炳华顿时大开眼界,儿子这思路太天马行空了。

    “这螃蟹和龙虾,真的会那么紧俏?单说螃蟹,我还能理解。这龙虾,遍地都是,城里人会爱吃那玩意?”

    吴涛笑笑,“当初我弄农家乐的时候,你们也担心过城里人稀不稀罕葡萄这事。”

    吴炳华没话说,闷头思忖着。

    看来还得再加一把火。

    “爸,龙虾也许现在不稀罕,但是经过咱们农家乐这个渠道,就能变得稀罕。更重要的是,咱们农家乐,除了葡萄旺季、草莓旺季,又多了两个,龙虾旺季和螃蟹旺季!你总得给城里人找个下乡踏青的理由,不是吗?”

    “……这样一来,一年之中,至少七八个月时间是旺季,咱们的农家乐一年到头热度不减,这是保持活力的最好办法。另外,把戴大伯家拉进来,一方面让三叔家有点压力,养好龙虾和螃蟹,另一方面也容易形成规模,让两家平摊风险。”

    “行!就听你的。”吴炳华扔掉烟头,再无异议。

    吴涛拍拍手道:“那你赶紧进去,花婶正和他俩谈着呢。”

    谈完事,正赶上安蓉忙完出来,吴涛推出二八大杠,将她送回区政府大院。

    一路上,道旁的两排杨树,在飞快地后退。载着轻盈的安蓉,吴涛蹬起车来,毫无压力。

    “你这礼物,可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等到半个月后你过生日,我给你买什么好?!”

    安蓉偏不上当,俏皮地道:“自己想!”

    半个钟头后,吴涛去而复返,意外发现三叔一家四口还没走。

    一大家子人在院里话着家常,倒也温馨的很。

    吴涛一出现,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吴大华走过来,拍了怕他的肩膀道:“小涛,三叔欠你的。”

    “三叔你说的哪里话!”吴涛潇洒笑道:“二爷爷,你看三叔还跟我见外。”

    众人一阵哄笑,马秀琴看着这一幕,顿觉今天这一千多块花的值。不仅给小齐换来个耳濡目染的机会,而且自家今后的生计也有了着落了。

    “小涛,你三叔一直都是最疼你的。上次那事,主要是我的错。我一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你可别跟我一般见识。”

    “三婶,你这话更见外!”

    就在这时,堂屋里电话铃声传来。

    是顾飞的电话,例行汇报。

    “涛,不是哥不信你,我这一天跑下来,见到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提不劲来。金陵这边的送水站,生意萧条的紧,顶多能勉强维持温饱。听说几家桶装水厂萧条得都要倒闭了。”

    不理顾飞的埋怨,吴涛径自问道:“那饮水机品牌呢?”

    “主要是韩国货,美吉、现代,还有宝岛一些不知名的牌子。国内有安吉尔和司麦特,其中净水器占主流,桶装饮水机很少。”

    看来这个市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原始,吴涛说了句:“我知道了,你继续调研。另外,金陵的连锁超市什么情况?”

    “金陵这边没什么成规模的连锁超市,少数几家联华超市,不成气候。”

    “有叫苏果的超市吗?”

    “没见到。”

    吴涛心下一喜,看来这是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