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77章 为解决吃饭问题而努力
    今天的冲冠一怒,带着中年玲珑心的吴涛,一点也不后悔。

    和徐加文的嫌隙,其实在葡萄园里就结下来。只是当时安蓉处理得好,他便没有多问。

    今天他们过来评头论足,连教官都觉得犯嫌。

    更别说一点就炸的赵丽了,在宾湖中学的时候,除了自己,没人敢对她指手画脚的。

    何况,专门针对女生阵列,这做派实在是太猥琐,太明目张胆了。

    如果不给他们一个教训,把事情闹大,今后六天的军训都要忍受同样恶心的行为。

    中饭前,陆伟也专门找他谈了话。

    吴涛和面对教官处罚一样,躬身受教。

    带着一身臭汗回到富贵家园,花婶早已经等在家里了。

    这里的钥匙,除了自己,也给了她一把。闲余时间,花婶便负担起了亲自打理这里的重任。

    一进门,花婶正系着围兜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拖地。

    其实刚住了一晚,没怎么脏,偏偏看见花婶躬身忙碌的一幕,总给人一种十分安心舒适的感觉。就像是卸下疲惫,回到家里的那种安心。

    “花婶,这里一周打扫一回就行了,不必那么辛苦。”客气话吴涛还是会说,别的用不管,至少能让人心里舒坦。

    花婶瞠目结舌地笑说:“一周打扫一回,那得脏成什么样,你知道吗?”

    吴涛觉着总比雾霾年代,三天不扫一层灰,要干净吧?

    不过这话没头没尾的,不能说。

    花婶见他浑身臭汗,湿了大半个身子,连忙道:“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洗。”

    带着换洗衣服,洗了个澡,再出来的时候,一身的干爽,看着窗明几净的一尘不染,愈发舒坦惬意。

    从家里带来的饭菜,已经热好摆在餐桌上,四菜一汤,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花婶则是拿着自己的迷彩T恤衫,在阳台上亲自手洗,晾晒。

    没多一会儿,忙完,坐到他的对面,仔细一看,“哎,你嘴角怎么有点淤青?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眼光太毒了,就这么一点点小伤,愣是让他发现了。

    然而不止于此,下一刻,花婶便起身强行把他身上的金毛T恤衫脱了,一寸寸仔细检查。

    感受着花婶那纤指在上身摸来摸去、按来按去,吴涛只能继续吃饭,装作没事人一样,不然又要被她说笑。

    “你这孩子,挨了多少下,还这么一声不吭?”片刻后,花婶一巴掌拍在他背上埋怨道。

    结果吴涛疼的一抽嘴,她又立马温柔地仔细揉揉。

    拧身回屋,变戏法地拿出瓶红花油道:“搽上点,揉揉就好了。”

    这样的接触更加细腻敏感了,吴涛少男之心,实在有些难以抵挡,只好转移话题。

    “花婶,南关中学、西城中学那边你都考察过了吗?”

    花婶边揉边道,“看过了,和你北江中学这边差不多。我后来琢磨了,学生的消费能力毕竟有限,一天三五块钱,饭店里如果真材实料地做菜,利润确实微博的可怜。粥铺、面店可能要好一些,但也没有靠录像吸引人来得简单粗暴。”

    “可这毕竟是舍本逐末,维持生存还行,赚不了大钱。再说若是港台录像没那么大吸引力了,他们靠什么吸引学生?”吴涛边吃着饭边囫囵地说道。

    好像他花钱在校外找不到一顿可口的饭菜吃,是别人多大的罪过似的。

    花婶笑着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又看到了什么商机?不过就为了解决吃饭问题的话,连带着三个中学一起考察,是不是动静太大了点?”

    吴涛喝了口汤道:“动静太小,怎么把花婶你从农家乐中抽调出来?何况,花婶你难道就满足于窝在农村,守着那点小生意啊?”

    “对你来说那是小生意,对我来说,每个月五六千块,已经很好了。”花婶言不由衷地说着,只是眸子里几缕希翼色彩瞒不过吴涛的眼睛。

    如果只是为了把黑蛋抚养成人,现在她守着个农家乐的股份,完够活了。

    但是谁还没有点为自己而活的心思呢?

    这方面的意识,连父亲都觉醒了。更别说花婶这样更加年轻单身、独立女性了。

    更何况,她本来就不是农村里委曲求、逆来顺受的小寡妇。

    所以吴涛也不点破,只是径自说着自己的规划。

    “这次我想弄个三店连锁,花婶你要是不想做店长,我就把巧姐培养培养接班。”

    花婶俏脸羞红,一巴掌拍在他的脊背上道:“谁说我不想做了,花婶真是白疼你了!”

    吴涛咧嘴大笑。

    花婶顿觉自己的性格被拿捏得死死的,除了当年为了爱情有过这种处境之外,再没有过。

    “别笑了,快说打算做什么吃食?这事我可想过,既考虑学生的消费能力,又要达到你说的好吃干净的标准,可没那么容易。”

    吴涛起身回屋那了张纸笔,将脑海里能想到的一股脑写下来。

    “抽空把这些材料买来,我在家里试做看看。另外北江中学东门南侧那俩个小吃铺面,去拿下来。南关中学和西城中学那边也问问看,能买就别租。因为要好好装修一番,确保干净整洁。”

    花婶收起纸条,讶然道:“一下子买入那么多铺面,又要花大钱装修,可得投资不少。”

    吴涛神秘一笑,“这方面你不用担心。”

    金陵的元康公司已经走上正轨,业务套餐的推广,就像是一个资本蓄水池。

    眼下虽然规模不大,但用来投资几个小吃连锁店,完足够了。

    “你小子到底有多少秘密哟,怪不得嫂子总说管不了你了。”话一出口,花婶才发现自己有些多嘴,连忙转移话题道:“这些食材我买回来放在你冰箱里,等家里忙完了,晚上我再过来,看看你葫芦里究竟究竟卖的什么药!”

    夏日的午后阳光愈发炽烈,迷彩T恤衫一会就干了。

    换上带有清香的衣服,吴涛推着楼下的二八大杠一溜烟地回校去了。

    教室里充斥着臭汗的味道,很多男生身上的迷彩T恤,风干的留下了汗渍,一圈圈的,活像是年轮。

    一声尖利的哨响,整栋教学楼犹如蝗虫出洞,下午的军训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