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84章 反正钱多赔得起
    仇笑天满怀郁闷地走了。

    原以为他抛出学画画的橄榄枝,作为女孩子,一定会因为仰慕他非凡的艺术气质,而满怀崇拜、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可是赵丽并没有。

    以至于那节课最后十分钟的时间,完是在无比尴尬的氛围中度过。

    课外活动。

    赵丽俏脸上红晕未退,并不是因为当着班同学的面,让一个自以为风骚的美术老师下不来台;而是因为已经好多年没有因为学科上的特长和优秀被这般关注过了。

    “我应该答应他吗?”这话问的是吴涛。

    吴涛不问反答:“你不惜用自己的嫁妆本进到这里来,有没有想过三年之后怎么办?”

    “没想过。”赵丽干脆地摇头。

    吴涛不由无语,真是个耿直的美少女。“呃,好吧。那我就实话实说,你别介意。”

    赵丽用力地点点头,俏脸上竟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以你现在的成绩,三年之后想考上二本,你需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行!但如果你走艺术特长生的招考途径,高考录取分数就可以比同批次低上20分,这对你来说,希望大大增加。”

    “……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掌握了画漫画的本事,将来就算考不上大学,也能够凭借漫画养活自己。”

    “真的?”赵丽淡眉一扬,流露出浓浓的兴趣。

    “当然,不过艺术特长生的高考政策,具体还要再查查,细节方面我也不清楚……”

    吴涛话未说完,便被她打断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好奇的是画画真能养活自己?”

    “能,我保证能!”

    赵丽歪着臻首,点点头:“行,我听你的,学画画。不过,仇老师可靠吗?毕竟他人看起来太……”

    吴涛顿时读懂了她的意思,失笑道:“你是说他不太正经,不太可靠吧?”

    见她点点头,吴涛续道:“没关系,他就是性子风骚一点。搞艺术的人,都会有点怪癖。不过你也没必要主动去找他,放心,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还会来找你的。”

    ……

    翌日中午,徐加文和陈永利从东门小巷的头一家店里出来。

    手里剔着牙,一脸的意犹未尽。

    陈永利献媚般地道:“文哥,我说这场电影劲爆吧?里面女的身材简直正点哟……”

    二人脸上露出心照不宣的奸笑。

    这年代,港台经常有些不分级的影片流入内地鱼龙混杂的小录像厅。看他们的样子,估计刚才看得就是这类。

    就在这时,徐加文忽然双眼一眯,看着吴涛从东门出来,右拐向南,没走几步,进入了一家小店。

    “我记得那家店早没人倒闭了。”陈永利回忆道。

    “走,过去看看。”

    二人路过东门,紧走几步,才发现不止那家挂牌转让的小吃店倒闭了,和它隔壁的那家也关门了。

    而吴涛堂而皇之地走进这里,徐加文心里一动,莫非是他买下的?

    “文哥,难道这两家店都是他家盘下来的?他家底很厚啊,看来农家乐真的挣了不少钱。”陈永利说这话,语气里不无羡慕。

    徐加文不屑道:“就算农家乐挣钱又有什么用?投入到这里,还不是等着打水漂!”

    “不会吧,文哥,你怎么这么肯定?”

    “你想想,自打我们上高一,到现在,这俩小店的老板换了几茬了?”

    陈永利努力回忆着道:“具体几茬我记不清了,但起码有五六茬了。”

    “所以啊,在这边做小吃生意,做一个赔一个!”

    “文哥,万一他家不打算做小吃呢?”陈永利眼巴巴地问。

    徐加文没好气地敲了他脑袋一下,“那就走着瞧。”

    ……

    小吃店内,原有的破旧设施统统敲掉。

    吴涛正趴在桌子上和吴炳华一起看着图纸,听他根据麦当劳的装修风格,来改造这家店。

    就在昨天,花婶已经将三家高中附近的店面部盘下来了。

    而北江中学这家由于是二合一,所以面积最大,一层的铺面达到四十多个平方,而二层加上走廊,差不多同样大小。

    父子俩正商量着,马婶端着两份饭菜从后厨走出来。

    “师父,你们爷俩的饭菜,趁热吃,不够我再添。”

    “谢马婶。”吴涛接过连忙道谢。

    “谢什么!”马婶是赵金怀的老婆,人特热情。

    吴炳华成立了一支施工队,赵金怀作为大徒弟,自然有资格加入。于是他放弃了农家乐看柴油发电机组的闲差,跟着施工队挣大钱。

    这次进城装修,一伙人要吃要喝,所以马婶便跟着过来了。

    吴涛也是知道这事,才在饭点时间过来,趁口饭吃。

    这几天花婶一直在东奔西走地办各种工商、税务手续,一时半会顾不上他。

    父子俩端着大碗,对着大吃起来。

    吴炳华边吃便根据儿子刚才的要求,重新估算了一下成本,琢磨着道:“按你的想法搞得话,装潢成本还要多两成。”

    “没事,爸,钱不是问题。”吴涛囫囵着道。

    “你这三家店开起来,能挣多少钱?照我说,仅是这装潢成本,就得大半年才能挣回来。”

    “爸,你不相信你儿子?”

    “不是不相信你,”吴炳华见惯风雨地道:“做生意,总是有亏有赚的。这里面运气成分也不少,总不能次次都让你摊上大赚特赚的好事吧?”

    得,这没法多说。

    吴涛只好挥挥手,浑不在意地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再说,就算是亏了,这点小钱,也伤不了我的‘筋骨’。反正我现在钱多,赔得起!”

    “那你告诉我,你在金陵的公司,究竟挣多少钱了?”

    其实这个问题,吴炳华上次就想问了。

    吴涛抬眼看屋顶,回忆了一下道:“三天前,飞哥和我汇报的时候,公司账面上富余资金还有万左右。”

    吴炳华一口饭菜顿时就噎在了喉咙口,声音沙哑地道:“多少?万?”

    吴涛点点头,最近两周,公司销售额增长400万,加上原来1000万,除去中海分公司筹备预算、元康饮水机组装厂的建设成本,以及整个元康公司正常运转的流动资金,至少有万富余资本。

    等到中海分公司运转起来之后,吴涛相信,这笔钱将会以更快的速度飞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