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99章 第一次洗牌之战
    一场秋雨一场凉。

    举报信的处理结果公布了。

    王玥金的名声彻底臭了,被发配到五角楼顶层的图书馆,像个常年苦守冷宫的大龄宫女。

    而仇笑天却屁事没有,进而赢得了更多学生的爱戴和敬仰,人缘一时无人可比。

    一、二、三班的化学老师换了个新面孔,女老师,带着眼镜,叫颜琳。

    三个班的学生少不了一阵额手相庆、欢呼庆祝。

    经此一事,赵丽在这城里人天下的北江中学,彻底打响了名声,抽屉肚里的情书又多了不少。

    而在暗地里,总有些人知道这事,离不开吴涛的推波助澜。

    比如胖大款吴敌,频频向他示好,各种抛出橄榄枝,想拉他入自己的圈子。

    今天展示一下最新入手的爱立信手机,虽然比大哥大小多了,可看起来仍然像个对讲机。

    吴涛摆弄几下,意兴阑珊地丢给了他。

    明天又摸出一个索尼CD机来献宝。

    吴涛看来看去,和自己的WALKMAN功能上没多大差别,于是同样兴致缺缺。

    不管是爱立信手机,还是索尼CD机,在他的眼里,都是同样的古董。

    而身边充斥着诸如此类的物件,让他总感觉自己生活在黑白色调的录像带里。

    沉淀的旧时岁月,偶尔回忆感怀可以;但时时沉浸其中,感觉便不那么美丽了。

    好在还有身边的人儿,单纯、清新,一如这年代的天空,那般干净美丽,令人眷恋。

    一场风雨过去,一切归于平静。

    吴涛像只刚刚搅动风云的大鳄,慢慢沉下水面,无声无息。

    期中考试一天一天的近了,素质教育没人提了。

    仇笑天的课被抢了好几次,大都是被颜琳抢的。面对女同事,他没本事耍流氓,所以彻底没辙。

    颜琳在北江中学坐了两年冷板凳,好不容易有个进课堂的机会,她自然得积极抓住。

    虽然只是一次期中考,要强的她仍然打算拿出成绩,一洗两年来的憋屈和忍辱负重。

    距离期中考,只剩一周了。

    吴涛一如既往地挤过赵丽的背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抽屉肚,一看愣了神。

    什么时候,里头多了一卷录像带?

    回头看着赵丽,赵丽捏着铅笔,自顾自地练着素描道:“土大款给你的,说是好东西。”

    “一卷破录像带,又当个宝似的送给我?”

    “没准是场精彩的电影,好歹也是人家的心意。”赵丽破天荒地为吴敌说了句话。

    “嘿,你是不是收人家好处了?”

    “好吧,他送了我一盒铅笔,正好我画画用的上。”

    “……”

    中饭的时候,串串香北江中学分店。

    吴涛旁边坐着安蓉,对面坐着李婧、杨光伟、杨自立。

    李婧的确是成为串串香店里的常客了,也就是现在没有VIP之说,否则她早就是当之无愧的超级VIP了。

    至于杨光伟,本来他那点生活费只够在学校食堂里吃些不可描述的饭菜。

    可自打发现串串香的价格,比起食堂也贵不了多少时,他便改了策略,每周头两天靠从家里带的菜撑着,后面几天都端着饭盒,到串串香改善生活。

    不止是他,不少农村来的住校生都这么干。

    无他,有荤有素又美味,傻子才不干呢。

    而杨自立,更是常客。因为他发现吃麻辣烫,比吃盖浇饭和面条更能省钱!

    只吃素菜,比如豆腐、土豆、鸭血、年糕、粉丝,大不了再加份面条,一块钱绝对管饱!

    对于安蓉,顾瑾果然是个严苛的母亲,在她的要求下,安蓉每周只有一次在外头吃饭的机会。

    这伙人坐到一起吃麻辣烫,安蓉的碗里往往是最满最丰富的。

    杨自立拨拉着碗里的土豆片,在辣酱碟里沾了点酱,一边沾一边碎碎念道:“这不是土豆片,这不是土豆片,这是美味虾滑!”

    随后闭上眼睛放进嘴里,露出美美地享受表情。

    正吃着一口虾滑的安蓉,当场笑喷出来。至于吴涛几人,早已习以为常了。

    杨自立不以为意,接着夹了块粉丝,沾了点蒜末又开始絮叨道:“这不是粉丝,这不是粉丝,这是鱼翅!”

    真是个奇葩!

    一桌人都开始忍俊不禁了。

    吴涛直接掏出五块钱,对杨光伟道:“去买几份虾滑,我请客。”

    杨自立一秃噜,将粉丝吸进嘴道:“老大,我不需要你请我吃虾滑。我只希望这次期中考试,你能悠着点,别落我太多分,免得我在班里难堪。”

    提起这事,李婧当即想起来道:“对哦,吴涛,我们班1号任杰,可憋着劲,等着这次期中考超过你呢!”

    安蓉不明就里,“要超过吴涛,最有希望的不该是二班1号韩欣吗?虽然我们班的1号周传文也憋着劲呢,但我并不看好他。”

    大体来说,从一班到十四班的1号,应该是北江中学新一届学生的前14名。

    所以众人才会有此一说。

    “你不知道,蓉蓉。”李婧解释道:“在咱们中考之前的历次模拟考中,任杰都在前三名徘徊,可以说当时他的成绩是最有希望问鼎中考状元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中考没发挥好……”

    杨光伟端着冒着热气的虾滑回来道:“老大,你的确得注意了。这次期中考,憋着劲想超过你的人,多着哩。我们班就好几个……”

    吴涛叉起一个丸子,咕哝咕哝道:“至于么,一次期中考而已。”

    “谁让你前阵子太高调了?”杨自立一边说话,一边把虾滑往自己碗里扒拉,“又是天赋摄影师,又能勾搭上艺校女模特……”

    “吃还堵不上你的嘴!”吴涛笑骂道。

    “其实能考到北江中学来的,哪一个之前不是天之骄子,心高气傲的?而这次期中考,算是第一次洗牌之战,历届都是如此。”李婧解释道。

    安蓉嘟着嘴巴,一副怜悯相道:“被那么多人当作对手,孤家寡人的,我都有点同情你了。”

    “还是蓉蓉好。”吴涛一脸感动。

    不料安蓉话锋一转,“可是同情归同情,这次我也把你当成对手了。无论如何,总不能一直被你压过一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