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166章 风景这边独好
    一场雪仗,在大黑作为袭扰主力,加入自己一方之后,吴涛很快扳回了局面。

    小江哇哇地哭着跑回家去,找老娘抖落衣服里透心凉的雪团。

    施千雪势单力孤之下,只有被虐的份。

    吴涛也是玩心大起,一时之间,格外的酣畅淋漓。

    他内心的喜悦,其实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满溢,然而却无人能说,只能寄情于这难得的一次放纵。

    直到施千雪嗲着声低三下四地求饶,吴涛方才放过了她。

    举起身前的相机,咔嚓一下,拍下施千雪被雪团轰炸之后的狼狈惨相。

    俏脸绯红,口吐白气,站在葡萄园的凉亭里,施千美透着一番古风美人的婉约俏丽。

    黑蛋戴着手套,摆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雪中行姿态,破有些林海雪原般的飒爽英姿。

    施子恒俩手环抱着胸,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一看就是当老板的料。

    至于嗷嗷叫嚷着要拍照的小江,吴涛把他和大黑合影,倒也捕捉到很多精彩的瞬间。

    贴春联,换新衣,每个人脸上都荡漾着甜甜的笑。

    即便是刚才打雪仗被吴涛虐的挺惨的小江,也乐开了花。很臭屁地和黑蛋、施子恒比着谁的新衣服更好看。

    堂屋里的供桌已经摆上,满桌的酒菜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丰盛。

    红红的春联,映着高挂的红灯笼,照得整个葡萄园都焕然明亮。

    老爷子带着老几个在案前一番跪拜,念念有词,外面吴炳华点燃了鞭炮。

    年夜饭就要开始了,人却还没到齐。

    吴涛提溜着仨孩子,调兵遣将道:“小江,你带着子恒,去看看三叔他们怎么还没来?”

    “黑蛋,你去戴大伯家,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他给我请来。”

    老戴以往逢年过节的,经常给自己提溜几条鱼回来凑盘菜。如今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吴涛自然不能忘了他。

    仨孩子撒欢一般地各自去了,吴涛拍拍手,施施然地走进了花婶家。

    相对于外面的喧闹,这里却是格外的安静。

    花婶一人,独据桌前,面临着满桌热气四溢的饭菜,时不时地看一眼黑蛋爸的遗像。

    “花婶,一起去吃年夜饭吧?”

    “不了……”花婶摆摆手,拿起酒瓶自甄了一盅酒,“一会你帮我把黑蛋叫回来,陪他爸一起过年。”

    “嗯!”吴涛了解她的脾气,也不多劝,背着手走了出来。

    走到门口,就见黑蛋一手提溜着酒瓶,一手揣着眼袋锅子,后头跟着格外素净的老戴。

    而这边小江和施子恒,已经拉着小齐过来了。

    “戴大伯,欢迎你来我家过年。”

    “那多给你们添麻烦哪?”

    “不麻烦,真不麻烦!”吴涛说着把老戴拉了过来,交给姗姗来迟的三叔和三婶招呼。

    等到众人进了屋,吴涛叫过黑蛋,摸摸孩子的脑袋,“回去陪你爸妈去,要是没吃饱,一会再过来!”

    黑蛋有些不舍,可也格外懂事。

    “还有,劝着点你妈,让她少喝点。”

    “知道了,涛哥。”

    回到东屋,年夜饭足足摆了两桌。长辈们一桌,小辈们一桌。

    面对着济济一堂的热闹景象,老辈们最是开心。

    老爷子端起酒盅,满腔感怀,“这么多年了,咱家年夜饭多久没这么排场过了?所以说这一家团圆,看似简单,实际上是真难得啊!”

    喟然间,老爷子眼眶有些湿润。

    二爷爷忍不住提醒道:“大哥,这是高兴的事,你怎么反倒淌眼泪了呢?日后等志文、志武都回大陆来投资,咱们团圆的机会多着哩。”

    这么一说,老爷子忍不住提起道:“对喽,我看那市里来了这么多人,对于投资的事,志文你们究竟是怎么考虑的?”

    施志文神色讪讪地岔开话题道:“大舅,就算咱们不回来投资,以后照样能陪您过年!”

    二爷爷跟着点点头,“也是!”

    可老爷子既然问起来,这事就没那么容易糊弄的。

    况且他也有点私心,表大伯他们不投资,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留下自己儿孙在这吃瓜落,那怎么能行?

    “志文,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不打算回来投资了?”

    吴涛一见表大婶白英欲说还休的样子,就知道这事出岔子了。

    不过也不意外,因为这结果和前世一样,前世他们的考察也是不了了之。

    果然施志文点点头道:“大舅,我们打算再观察观察,再做打算。”

    白英补充道:“大舅,一来,我们对大陆的政治环境有些吃不准,用着你的时候,上赶子可劲地巴结;打倒你的时候,翻脸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二来,现如今大陆的经济环境,是真的不适合投资。运输物流、道路基建,甚至连通信网络,样样都跟不上。真做起生意来,事倍功半啦。”

    小辈们的桌上,施光耀一听这话,顿时有些着急道:“大娘,我觉得挺好的啊!”

    不料秦云玉呵斥道:“光耀你不了解情况,别瞎插嘴。”

    这话一说,顿时有些冷场了。

    施千雪咬着筷子,不说话,一双美眸眼巴巴地瞅着吴涛。

    施光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直捣吴涛的肋下道:“表弟,你怎么不说话,你一定觉得他们考虑不周,对不对?”

    吴涛也是讶然,施光耀如此紧张这事,莫非针对唐燕动了真感情?

    当然这都不是主要问题。

    眼前的主要问题是,年夜饭的气氛有些冷场了,这样下去,饭还怎么吃?

    吴炳华一看这情况,深知自己说不出道道来,可老爷子没台阶下也不行。

    于是话头一递道:“爸,两位表哥,咱们听听小涛怎么说?他现在生意也做得不小了,一点经济头脑还是有的。”

    得,果然皮球踢到自己这边来了。

    吴涛放下筷子,站起来道:“爷爷,我觉得表大伯和表二伯有顾虑,那是人之常情。上赶子的不是买卖,咱们觉得好,是我们熟悉了国内环境。总得给表大伯他们足够的时间,了解了解情况。”

    一番话听不出态度取向,众人都是一头雾水。

    吴涛续道:“但我可以确定一点的是,宝岛作为亚洲四小龙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留在岛内裹足不前,结果只能是日渐衰落。”

    “……而国外发达国家和战乱地带,同样不适合投资和产业转移。相比之下,未来二十年内,只有大陆最有投资潜力。

    “……可以说是,纵观世界风云,风景这边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