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启飞扬年代 > 第602章 老油子的职业敏感
    这是要耍横的了。

    这倒是让负责唱黑脸的黄秘书,感到特别新鲜。

    反正他浸淫体制这么些年,倒是头一回碰上求见不成,开始耍横的。

    黄秘书打发完施千美,回到区长办公室,带着玩笑口吻地把施千美的威胁话语重复了一遍。

    在他看来,这种意气用事的行为,只会招来更多的冷遇。

    没想到,一直坐在办公桌后喝茶看报纸的陈区长反倒是抬起头来,饶有兴致地道:“她真这么说了?”

    “哎呀,陈区长,千真万确。”

    “有点意思!”陈区长摸着头发沉吟道:“说明这位台商朋友,真的很有诚意呀。”

    “嗯,啊?”对于上司的态度转变,黄秘书一时没反应过来。

    陈区长放下报纸,深吸一口气,顺手向上提了提腆在肚腩下的皮带头子道:“小黄啊,你也知道。在这事上,不是我摆架子,不见他们。而是外资收购老厂子这种事儿,看似很好,可一个处理不好,就容易出乱子。”

    “……到时候一旦出乱子,台商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到最后责任都我们做官的来担待。”

    言罢叹了一口气。

    黄秘书也是心有戚戚焉地道:“是啊,这几年下岗改制的,这样的事情真不少,咱们得引以为戒。多做多错,少做少错!”

    陈区长看了下属一眼,觉着这下属没体会自己的意思,于是补充了句道:“如果这位台商能把收购的那笔款子,落户到投资新建厂子,这事就好办多了。”

    这一提,黄秘书哪还不明白。

    当即提议道:“不然,那咱们就见见再说?”

    其实突然耍横的施千美,也是实在没了办法,方才选择这么孤注一掷的。

    她知道,只要给吴涛打个电话,这事很快就能解决。

    可是总这样依靠吴涛的关系,她这心里总是有些过意不去。

    换句话说,她始终想靠自己的努力,让施家东山再起。因为这是她的过错,只能她自己来赎。

    的确是有些钻牛角尖了。

    可是,谁还没有个犯倔的时候呢。

    只是眼看着十分钟就要到了,外面根本没什么动静,施千美顿时有些心灰意冷。

    看来刚才那招,并不好使。

    想想也对,台岛的公务部门,害怕舆论的监督和曝光,可大陆不一样啊。

    自己这么做,的确是有些任性和草率了。

    正自琢磨着,忽然一道声音意外响起道:“让施总久等了!小黄,怎么连杯茶都不上?”

    施千美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四十郎当的中年男人,身上的夹克衫掩饰不住发福的身形,皮带扣腆在肚脐眼下面,形象实在有些令人难以恭维。

    跟在后头的黄秘书当即介绍道:“施总,这位就是你一直想见的陈区长。陈区长听了我的汇报,特地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见你,可见他对贵方的重视。”

    这转机来得很意外。

    施千美虽然一直还有些想不通,可既然到了这一步,总还得应付下去。

    走一步看一步吧。

    双方落座下来,黄秘书也看了茶。

    陈区长一看今天这位台商竟然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心下不由活泛了几分。

    反正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该跑的次数也不会少。

    万一对方一个吃不住劲,便从了自己呢?

    “施总,您能回乡投资,我代表政府非常欢迎。不过施总为什么不考虑投资建新厂呢?在这方面,我们地方政府有很多优惠政策,真正算起来,投入资本比收购一个现成的厂子,也多不了多少。”

    如此一暗示,陈区长已经很委婉地把自己的意向性表达出来了。

    但是施千美对于自己想好的方案,自然不会轻易改变主意的。

    “陈区长,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收购友谊服装厂,看中的是对方有一大批现场的机器、人工以及生产线,能够最快速度地投入生产,创造效益。”

    “哦~”陈区长表面上古井不波的,暗地里却是有些蛋疼,这台岛娘们怎么油盐不进呢?

    当下一狠心,嗦了嗦牙花子,开始撂狠话了。尽管是撂狠话,可是表达起来,仍旧是一副痛心疾首、不得不这样子的表现。

    “施总,你的意思我也能理解。但友谊服装厂这种案子,历史遗留问题比较大,又牵涉了那么多的老职工,一个处理不好,那是要闹出大乱子的。到时候,一旦捂不住,连带着我们都要跟着吃瓜落啊!”

    对于陈区长的话,施千美并不是很理解。

    不仅如此,她反倒是觉得,这是对方在故意为难,把事情往难了说,往严重了说。

    所以她反驳的语气渐渐有些不客气了,“陈区长,我觉得这事未必尽然吧?”

    陈区长一听这口吻,当即就心里不喜了,甚至已经给施千美带来的收购案子定下死刑了。

    这个事无论如何不能接。

    否则到时候一旦出乱子,眼前这位台商认识不到自己错误不说,反倒会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

    这种风险怎么能冒?

    好不容易爬到区长位置,陈区长靠得就是熬,小心翼翼不出差错地熬。

    陈区长的想法,施千美不得而知。她犹自据理力争地道:“据我所知,收购+转型升级这种模式,完可以运转得很好。比如北江玻璃厂的项目,现在反响就很好,完是各个方面共赢的局面。”

    施千美在确定收购友谊服装厂之前,是很用心地研究了北江玻璃厂的案例的。

    所以此刻反驳起陈区长时,也是理直气壮。

    “这不一样,施总!”陈区长一本正经地敲着桌面道,“你知道北江玻璃厂的投资方是谁吗?”

    “知道,天启投资。”

    陈区长刚想说说天启投资的背景,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生怕造成不好的影响。于是转而解析道:“就算你知道这些,可是你觉得北江玻璃厂的转型真的像报纸上说得那么一帆风顺吗?这里头的猫腻大了去了!”

    然而这话还是没有唬住施千美。

    “北江玻璃厂前后总计解聘职工86人,都妥善发放了安置款。其他四百多人都实现了培训再上岗,没有造成任何不良社会影响,相反倒是上了内参资料,成为大陆各地企业转型升级的学习样板……”

    起初陈区长听着还有些不耐烦,可一听到上了内参,心里顿时一个激灵。这种事情,一般人是无从得知的。“施总,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表弟亲口告诉我的!”